0

李國慶:電子書不會取代紙書 書店數字化佈局

郭大路

[編者按]剛剛過去的2013年,被噹噹網創始人李國慶稱為數字讀元年。這一年既有亞馬遜kindle入華的標誌性事件,也有騰訊、阿里、百度三巨頭的嚴密佈局,更有豆瓣、多看、拇指等新公司的持續探索。

數字讀越來越流行,“讀的未來”將會有怎樣的演進?

李國慶在本報專訪中認為,至少在5-8年內,電子書還無法取代紙書,他的判斷依據是噹噹網的數據;而獨立書店萬聖書園的總經理劉蘇裏則認為,紙書價格將會是現在的幾十倍。

不過,這一輪的變革已經如此之深,其影響已遠不止消費者。也是在2013年,內容業的價值鏈和生流程已被顛覆。唐建光介紹了《我們的歷史》如何轉型純數字內容品牌;中信出版社介紹了他們的數據和憧憬;拇指讀更試圖將社交與讀緊密融合。

紙書成為奢侈品,電子書以社交的方式讀?在傳統與未來之間,二者應當還有無數種可能,或許他們都能活的不錯。

經緯創投管理合伙人就披露,他們既投資了傳統出版,也投資了數字讀。因為“讀是剛性需求,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沒有很被很好的滿足”。

一如去年此時我們的預測,行業在進化,讀者會有福。這一年來,紙書的設計和印刷越來越精美,電子書的排版和體驗也越來越舒適,整個行業正在向美好的方向邁進。

讀的未來,正是要讓人重新愛上讀。

特約記者 郭大路 北京報導

“過去十年,中國圖書市場‘居然’保持了12%的年增長率。”

李國慶到這個數據時,用了“居然”兩個字。顯然,這個增長率有點出乎他本人的意料。要知道,這十年,正是互聯網迅速普及的年代,電子書將埋葬紙書的論調更是甚囂塵上。但紙書還在增長,李特彆強調,這個統計裏面不包括教材、教輔類圖書。

與此同時,李國慶也感受到電子書來勢凶猛。剛剛過去的2013年,被他認為是“數字讀”元年。2013年度,噹噹網電子書下載數量已達2250萬份,這同樣是一個讓他意外的數字。

如今的噹噹網,依然是網絡圖書業的老大,號稱擁有50%-55%的網絡購書份額,同時也有專門的數字出版事業部,甚至推出了自己的讀器。處在傳統和變革之間,這個出版商人出身的企業掌門,如何看待讀的未來?以及,電子書與紙書的競爭,是不是一場自我革命?

誰中國人讀書少?

《21世紀》:其實紙書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沒落,而是繼續在增長?

李國慶:過去的十年裏,中國的圖書居然是12%的增長,而且這不包括教材、教輔。不光是市場規模,我們可以看,過去的兩年,總的銷售冊數,也是兩位數的增長。

另外,我們看人均讀冊數,有統計是人均讀5-6冊,也是兩位數的增長。

《21世紀》:但很多人感覺,中國人讀書特別少,有一種論調就是“中國人不愛看書”。

李國慶:可能中國人的讀有些功利。其實中國人花在讀上的時間是不少的,但是中國的小沒有國外銷售多。中國主要讀是和職業發展相關的工具書,讀的功利性較強。

至於,“不愛看書”論,也可能是兩個因素。第一,可能中國人的讀習慣問題;第二,傳統出版物的內容本身是否夠好?

《21世紀》:出版社有哪些問題?

李國慶:我們可以參考美國。美國一本書的平均銷售壽命大約是7年,而中國是兩年半,可以看到出版物的平均質量要差。

另外,品的形態是不是需要變化了?第一,要不要那麼長,有的書一篇文章都可以講清楚,出版社在兌水;第二,能不能出些便攜的口袋本,國外很流行。

《21世紀》:即便出版的內容很好,紙書的增長是否可持續呢?估計整個行業的毛利也比較低吧?

李國慶:目前的這個增長,應該屬於“文化紅利”,即中國每年受教育的人口在大幅度增長。

至於,是否可持續,至少目前,噹噹的圖書業務還是盈利的,當然是微利。

未來,紙書的增長幅度也許會放緩,但單價和毛利都會提高。這兩年圖書的單價已經在漲,這個大家應該都能看到。

電子書不會取代紙書

《21世紀》:所以你認為短期內紙書不會被電子書取代?

李國慶:至少,紙書的讀體驗還是沒法被取代,拿紙書看,效率和感覺完全不一樣。比如手機讀時間長了肯定會刺眼,即便是kindle也有翻頁不流暢的問題。

未來5-8年內,電子書不會取代紙書。國外數字讀走得比較前的,比如美國,也是如此。二者會長期共存。

《21世紀》:有什麼數據可以支持這個觀點?

李國慶:噹噹現在有13萬種電子書,2013年的整個下載數是2250萬本,這裏面,免費的書是大頭。即便這個數字很大,那也只是紙書的一個零頭,10%。因為2013年,噹噹的紙書銷售是2億冊。

更有意思的是,在下載電子書的人裏頭,又有三分之一是買了紙書的。

試水電子書

《21世紀》:但電子書的增長勢頭更迅猛,所以你們也已經佈局很深。

李國慶:我們有專門的數字讀事業部在推進這塊。2013年2250萬份下載中,40%來自PC,50%來自手機,10%來自我們自己出的都看讀器。

2013年,我們目標是下載能夠翻番,到4500萬份。

《21世紀》:問題在於,現在電子書還很難盈利。

李國慶:電子書的加工成本太高了,我原來給數字讀部門定了一個虧損額度,因為他們錢用得省,所以只是略虧。我們估計,等我們電子書品種有30萬的時候,可以把電子書加工的錢掙出來。

《21世紀》:有沒有想過繞開出版社,自己做一些內容?你以前自己也做過出版。

李國慶:我們也買了一些作者的版權,比如蔣一談的短篇小。另外,2014年,我們也會做為年輕人服務的原創內容,如網絡文學。

以前這類內容的讀者比較年輕,都是初中生、高中生,這些年輕用戶占我們比例太少。這塊我們想抓住,等他們長大了,會變成我們現在數字內容的用戶。

《21世紀》:專門的讀器還需要嗎?噹噹自己的都看讀器,市場反饋如何?

李國慶:我感覺數字讀行業,讀器本身是一個死扣。Kindle剛出來的時候,也被嘲笑,功能那麼簡單,但還是有需求。所以讀器的體驗很關鍵。

我們的“都看”已經出了兩代,這塊成本不高,所以不會虧錢。但中國的問題在於,電子書價格太低,否則我可以虧損賣讀器,靠內容賺錢。

電子書的未來

《21世紀》:電子書目前來錢太少,收費模式上有沒有一些變革的可能?

李國慶:我們已經開始嘗試按章節收費。其實原創內容,都是按章節收費的。但我們已經開始嘗試,讓用戶直接購買一些精彩章節,也可以讓他們省時間。

《21世紀》:電子書會不會衝擊你的傳統紙書業務?二者之間如何協調?

李國慶:現在來看,電子書不會衝擊紙書。而且二者可以聯合。

比如我們原先想過,讓購買過紙質書的用戶,可以免費獲取電子版,但這塊出版商不樂意。這個我們也理解,Amazon想推的時候,也遇到很大的阻力。

我們或許可以嘗試,在購買紙質書的同時,略微加點錢,就可以購買電子書。

《21世紀》:在商業模式上,電子書有沒有可能突破?比如廣告。

李國慶:廣告是完全可能的。比如Kindle讀器,就是帶廣告的。當然,這得讀器有一定的保有量,目前都看還沒到這個量級。

此外,如果靠大數據和讀內容在書裏精準投放,也是一種可能。

如果單靠內容收費,可能是很難快速發展的,當初音樂、視頻行業,都面臨類似的問題。他們都是在“免費+廣告”之后,才重新發展起來。(編輯 郭大路)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