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策顧問金美齡痛心:安倍重情義,貴為首相,朋友一通電話能找到他

(圖:金美齡提供)
(圖:金美齡提供)

撰文 ‧ 金美齡    整理 ‧ 林葉藍

日本前首相、也是最力挺台灣價值的安倍晉三遭遇槍擊不幸逝世,過去極力為台灣在國際舞台發聲的安倍,他的猝逝,不僅國人傷痛,也堪稱是台灣的極大損失。

《今周刊》特邀與安倍交情數十載、情同姊弟的前國策顧問金美齡撰文,在傷痛中,她除了不斷感謝與肯定安倍對台灣的幫助,憶及過往互動時也提到,過去安倍每年都是她家庭派對上的主賓,如今安倍過世,她說,「我也不會再舉辦派對了……。」

我每年都會在東京新宿的家舉辦一到二次的派對,邀請日本的政商與文化界人士來我家吃飯,各方對象中,與我相識數十年的安倍晉三永遠都是主賓……;無論他是不是日本首相,也無論自民黨是不是執政黨,安倍晉三都是主賓。

他永遠是我家派對主賓
但我卻沒有勇氣再辦派對了

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2016 年 11 月 17 日,安倍晉三飛到美國紐約,會見剛出爐的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而出發的前一晚(11 月 15 日),安倍首相與十幾名自民黨國會議員就是在我家的派對用餐。

那次與川普的會面內容,後來新聞都有報導,安倍晉三特別強調了「美日同盟、聯合抗中」的重要性,這段論述,成為日後定調美國與印太戰略的重要里程碑。由於日本首相的行程都必須事後對外公開,而那次訪美前夕的晚餐行程居然是在我家,當時一度引起日本輿論界的騷動。

只要再回想起過去安倍晉三在我家的點點滴滴……,唉!安倍過世了,我應該永遠不會、也沒有勇氣再舉辦這樣的派對了。

我與安倍家族的緣分,其實是始於他的外祖父岸信介。

1960 年,首相岸信介推動「日美安保條約」,美日正式進入軍事同盟的時代,當時引起了左派青年與共產主義者的抗議,傳播媒體也是極力醜化岸信介,在那之後一、兩年,岸信介訪問台灣,我隨行成為岸信介的翻譯人員(當時我還沒被國民黨政府列入海外黑名單),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這位充滿爭議的政治家,我很快就了解到,媒體不管是惡意還是無知,對於岸信介的報導很多都是不實地刻意醜化。

多年以後,我與岸信介的孫子安倍晉三竟然也成為莫逆之交,我常常想起這段奇妙的緣分,能夠與同是擔任日本首相的祖孫結下深緣。

我常常跟朋友強調,「不要說日本首相是我的朋友,其實是我的朋友當上了日本首相!」因為我的年紀比安倍晉三大了約 20 歲,基本上是不同世代的人,再加上我直到 2009 年才入籍歸化日本,但無論我的身分,安倍對我一直相當重情義,即使他已經貴為日本首相,我仍然可以一通電話與他隨時聯絡。

來源:《今周刊》 第 1334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今周刊》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23.89%

$12,389

原投組報酬率

+16.44%

$11,644

投組標的成分

  • 40%

    宜特

    3289

  • 20%

    虹堡

    5258

  • 20%

    健喬

    4114

  • 10%

    晶睿

    3454

  • 10%

    貝萊德中國基金 D2 美元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