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列4大因素 直指原油即將飆至100美元

分析師列4大因素 直指原油即將飆至100美元 (圖片:AFP)
分析師列4大因素 直指原油即將飆至100美元 (圖片:AFP)

開年以來,油價不斷上漲,利多因素不斷湧入,將油價推升到 7 年多以來高點,令「原油將達每桶 100 美元」的市場呼聲越來越高。

國際基準原油 Brent 原油近月期貨價格自 2014 年 9 月以來不曾收在每桶 100 美元以上,而美國基準原油 WTI 原油則自 2014 年 7 月以降不曾出現三位數價格。

然而,本週價格大幅上漲,週四 3 月交割的 Brent 原油期貨價格收每桶 88.38 美元;3 月交割的 WTI 原油期貨收每桶 85.55 美元,距離百元已相去不遠。

根據道瓊市場數據,今年迄今 WTI 近月期貨已漲逾 15%,而 Brent 原油也有近 14% 漲幅。

AvaTrade 首席市場分析師 Naeem Aslam 近日報告指出油價上漲背後的 4 大因素。

首先是供應問題。「石油輸出國組織 OPEC 認為沒有必要積極增加供應,也曾表示單靠他們也無法催生出更多供應量。」

OPEC 的閒置產能已從之前的 1100 萬桶 / 日的高位降至 400 萬 / 日桶,「剩餘產能已明顯不多,短期內恐出現供應問題。」

第二是產業轉向再生能源,對化石燃料領域的投資和貸款急遽下降。「這讓未能替項目找到金主注資的生產商倍感壓力。」

第三,Omicron 變種新冠病毒並未像先前預期那樣對石油需求產生不利影響。Aslam 表示:「雖然出現一些旅行限制,但目前也陸續取消中,就算有區域封鎖,也只有短暫出現。」

若疫情即將結束,那意味著石油需求將增加。

第四,地緣政治對全球供應的潛在影響。本月初哈薩克斯坦的動亂引起市場擔憂該國生產狀況,接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UAE) 石油設施遭襲擊,以及位於土耳其東南部的油管附近發生爆炸,使 Kirkuk-Ceyhan 油管流動中斷,這些都是油價上漲的原因。

Aslam 指出,地緣政治局勢日益惡化,美拜登總統對俄國採取強硬立場,揚言一旦俄國入侵烏克蘭,就會予以懲罰。

這些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造成了供應中斷風險,許多交易員認為這是負面因素,但對油價上漲有利。

「對石油來說,我覺得 100 美元油價是定局了,不管局勢會不會更緊張。」Aslam 說。

然而,一些分析師認為,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局勢需要進一步惡化,油價才能達到三位數。

IHS Markit 能源市場分析師 Marshall Steeves 認為,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油價就可能飆升至 100 美元,「因為市場會認為石油出口有風險,或者西方強權的制裁將會衝擊能源進口。」

針對 Omicron 變種病毒,他認為尚具變數,因為「Omicron 病例尚未在全美見頂,就算一些大都市地區已開始出現觸頂跡象。」

「如果美國和其他 OECD 國家的 Omicron 病例在下個月達到頂峰,那麼需求成長可能就會快速返回。」Steeves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