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亞洲經濟預測: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有危險

※來源:和訊網

中國低迷將如何拖累亞洲增長?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亞洲首席經濟學家馬德威撰文指出,2016年更大的搖擺因素來自西方,但所有因素對亞洲增長的總體影響很可能是可忽略不計的。我們的2016年增長預測顯示,2016年受到主要經濟體需求的負面影響最大的,將是新加坡、台灣、香港和馬來西亞。這篇文章具有一定參考意義。

即便在全球增長相對低迷的當前,世界各地的經貿紐帶仍在快速演變。在亞洲這個世界上對貿易最開放的地區,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是:哪些主要經濟體對各經濟體對外部門的增長最重要?

如果我們只看哪些經濟體主導全球增長,若回到2000年,答案顯然是美國,尤其是美國消費者。當時美國經濟增量占到了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量的四分之一。與此同時,盡管增長迅速,但當時中國經濟增量僅占世界增量的7%。

然而,到了2014年,美國占全球gdp增量的比重已下降至16%,而盡管增速開始放緩,但中國占全球gdp增量的比重已升到30%。

中國占據了主導地位,原因在於經濟規模增加了,而經濟增速仍遠高於其他主要經濟體。但是,對增長的貢獻大幅提高,是否意味著中國成了亞洲最重要的推動力?

我們分析了四大經濟體——中國、美國、歐元區和日本——對10個亞洲經濟體——澳大利亞、香港、印度、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韓國、台灣和泰國的影響。盡管中國是亞洲經濟活動的最大推動力,但其領先程度沒有你可能認為的那么大。我們采用兩種方法得出這一結論。

首先,我們求助於一個替代訊息源,由其告訴我們:是誰在真正購買亞洲國家出口的商品?我們使用了經合組織(oecd)的數據,該數據按最終目的地(即根據到底是誰在購買產品)計算各國的出口。依照這種方法,美國和歐元區的相對重要性有所升高。這很可能是源於過去15年里供應鏈的發展:商品首先前往各個中間地點(即中國),然后再到達最終目的地。

對於我們研究的7個經濟體——澳大利亞、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韓國、台灣和泰國,最終在中國使用的產品在其出口總量中所占比例,低於官方直接出口數據所表明的水平。[NT:PAGE=$]

其次,我們計算了過去10年里各經濟體對主要經濟體增長率敏感度的變化。我們估算了每個亞洲經濟體增長率的滾動貝塔系數,由每一個主要經濟體的增長率解釋。我們發現,自2011年以來,中國相對於其他主要經濟體的重要性有所升高。

接著,我們構建了模型,看每個亞洲經濟體對每個主要經濟體1個百分點的增長變化沖擊作出多大反應。對於除中國和日本以外的整個亞洲而言,結果如下:美國影響為0.28個百分點、中國影響為0.24個百分點,歐元區影響為0.35個百分點,日本影響為0.11個百分點。

這意味著,如果四大經濟體增速均提高1個百分點,那么歐元區對亞洲的影響將是最大的。然而,動量需要質量和速率兩者,而中國在這兩方面超過其他三大經濟體。

那么,這一切對2016年的增長意味著什么呢?實際上,我們預計美國和歐洲的增長會產生較大變化。我們對2016年的同比增長預測是:美國放緩,歐元區加速,日本小幅加速,中國增速穩定在6.8%。

盡管我們認為,2016年更大的搖擺因素來自西方,但所有因素對亞洲增長的總體影響很可能是可忽略不計的。我們的2016年增長預測顯示,2016年受到主要經濟體需求的負面影響最大的,將是新加坡、台灣、香港和馬來西亞。

盡管美國和歐元區的經濟規模大於中國,但中國更快的增速加上更大的體量意味著,中國對亞洲的影響更大。如今,中國的增速是美國和歐元區的3倍。如果這三大經濟體的增速統統減半,那么對亞洲產生遙遙領先的最大影響的將是中國。(文章來源:ft中文網)

   譯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