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分鐘讀懂 Pledge:從固定利率借貸切入,構建基於 NFT 的開放金融基礎設施

Pledge 希望通過建設去中心化借貸市場,構建基於 NFT 的開放金融基礎設施,加速 DeFi 在人們日常經濟金融活動中的普及。

撰文:Funky

讓任何人無需許可即可參與金融交易享受金融服務,DeFi 正在滲透顛覆傳統金融。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和高淨值人士希望投資 DeFi,但是缺乏固定利率借貸產品和服務,成爲他們進入 DeFi 的第一個障礙。

建設去中心化借貸市場:Pledge 從固定利率切入

從 MakerDAO 到 Compound、Aave,支撐 DeFi 半壁江山的借貸協議都是「浮動利率」類型,主要爲短期投機日內交易的加密貨幣交易者服務,產品範圍窄、時間短、風險高。想要使用這些借貸協議,只能持有(兌換)加密資產,一旦加密貨幣市場出現較大波動,這些借貸產品利率會出現巨大震盪,從而進一步放大貸款風險。以 Aave 爲例,僅在 2021 年 8 月,USDC 的貸款利率就在 1.8% 至 69% 之間波動,這導致借貸雙方很難對未來進行規劃,也不利於投資決策及適當的風險對沖。

相比之下,傳統金融借貸的大部分市場份額則由固定利率類型產品所主導,大約 90% 的美國抵押貸款爲固定利率產品。很多金融產品要麼是固定利率,如債券市場(超過 100 萬億美元),要麼是具有固定利率組成部分的衍生產品,例如利率互換市場(超過 500 萬億美元)。在這種借貸服務中,利率在整個貸款期內均保持不變。由於已知利率是預先設定的,因此固定利率貸款的風險較小,因此吸引了許多範圍更廣、時間更長、風險更低的用例。

儘管目前湧現瞭如 Notional、Horizon Finance、BarnBridge、88mph、Saffron.Finance、Hifi 和 Yield 等固定利率(和固定期限) DeFi 協議產品,日前由丹華資本(DHVC) 領投、完成 300 萬美元融資的 斯坦福教授團隊打造的 Pledge 則着眼於滿足現實世界中的長期融資需求,爲那些希望其投資組合(如加密資產、房地產、股票等)多樣化的投資者降低風險,實現其資產回報最大化。

相比於目前未償債務總額約爲 190 億美元的 DeFi 借貸協議,全球債務市場總規模估計爲 128 萬億美元。因此,Pledge 從固定利率借貸切入,對標的並不是現有的 DeFi 協議產品,而是紐約華爾街的傳統金融機構,希望通過建設去中心化借貸市場,打造基於 NFT 的開放金融基礎設施,加速 DeFi 在人們日常經濟金融活動中的應用普及。

金融 NFT 技術應用

Pledge 是一個由算法驅動、基於 NFT 的跨鏈 DeFi 協議,涵蓋許多主要公鏈上的借貸和衍生品。目前 Pledge 基於幣安智能鏈而創建,目的是充分利用 BSC 相對於以太坊的區塊時間與 gas limits 的優勢進行快速、低成本的交易,並可訪問包裹代幣和流動性的深度網絡。

Pledge 爲目前 DeFi 帶來的最大創新是 NFT 技術在金融的突破性應用。Pledge 用 ERC1155 標準生成的 NFT 可代表每一筆貸款和資產。Pledge 將發行 50 多種代表不同貸款的 NFT 作爲不同的固定評級債券,每個 NFT 都能代表一個金融工具的所有權、義務和收益。這些工具可以用等級(風險差別)來代表「高級→初級」、「長期貸款→短期貸款」和「固定利率→可變利率」。可變利率貸款可以進一步分爲再融資,每筆貸款在抵押品比例和類型方面都是不同的。Pledge 通過這些不同的 NFT 創造出不同的流動性市場,使其流動性易於獲取。在 Pledge 的多維自動做市商模式下,意味着流動池具有 2 個以上的代幣,可提供多個代幣流動性。Pledge 也由此成爲面向大衆市場的一流金融 NFT 生態系統。

與其他 DeFi 項目不同的是,Pledge 專注於提供結構化的固定利率借貸、抵押固定收益產品、再融資、固定利息互換、以及圍繞信貸市場的金融衍生品。這些市場每年約有 500 萬億的交易量。以 NFT 爲代表的固定收益庫、可變收益庫、收益代幣化和債券優先級方面的產品創新,讓 Pledge 平臺成爲具有樂高積木組合性的開放金融基礎設施。

在連續創業者 Tony Y. Chan 和斯坦福大學區塊鏈教授 David Tse 博士的領導下,Pledge 在 DeFi 領域進行了大量金融產品創新,囊括了全世界所有債券工具,同時也利用智能合約製作了利息利率掉期、Monoline 責任保險,用戶由此將 TradeFi (交易金融)融入 DeFi。

架構設計

Pledge 協議的運行離不開借款人、貸款人和流動性提供者三個關鍵角色:

  • 借款人:將由超額抵押資產擔保的 pToken (衍生品,標註了借貸利率以及到期日等要素)存入流動資金池,並獲得相應的穩定幣;
  • 貸款人:將穩定幣存入流動性池,並獲得相應的 pToken,爲協議提供流動性而獲得固定的 APY;
  • 流動性提供者:將穩定幣和相應的 pToken 存入流動性池中,任何一方都可以借出或借用;每次貸款人或借款人進行交易時,他們向其池中的流動性提供者支付交易費。

爲幫助理解,試舉例如下:

  • 愛麗絲手中有 1 個 BTC,但需要借入一些穩定幣進行其他操作。此時,她可以用 1 個 BTC 作爲抵押品,在 Pledge 協議中設置自己需要借出多少錢(假設 2 萬 USDT),以及借款時間(假設 6 個月);此時系統會自動設置借貸利率(假設 10%),並生成一個 pBTC;愛麗絲可以將這個 pBTC 賣給流動性池,獲得 2 萬 USDT;此時的 pBTC 所代表的含義是:愛麗絲需要在 6 個月後,償還本金 2 萬 USDT 以及利息 1000 USDT;半年後,愛麗絲如約還款,贖回自己的抵押品 BTC。
  • 同樣地,貸款人鮑勃可以將自己手中多餘 1 萬個 USDT 等,投入 Pledge 協議中,設置自己存款時間以及存款利率,從而獲得一個 pUSDT;到期後,pUSDT 將兌換回本金和利息。

在上述兩個案例中爲 pBTC、pUSDT 提供兌換交易的,就是流動性提供者,可以獲得每次交易的手續費。

需要注意的是:一,利率一旦固定則不可變動,即鑄造了 pBTC、pUSDT 等意味着協議達成,條款不可變更,即便後續利率上漲 / 下跌都與已經訂立的合約無關;二,利率實時變動,即便上一週期利率 5%,下一週期利率也可能不同。

pToken 爲 Pledge 用戶提供了一種簡單的方式,以承諾在未來的時間點轉移價值。pToken 的交易讓用戶從貨幣的時間價值角度,將現在的價值轉移到未來。爲了促進借貸和清算,這些 pToken 可以轉讓,代表對指定到期的正項的(接受權益)或反項的(支付權益)現金流。Pledge 協議中的 pToken (pBTC、pUSDT 等等)將會演進爲一個標準的金融 NFT,是可轉讓可交換的資產,同時是 Pledge 平臺的基本構建模塊。

雙代幣治理

爲建成生態,Pledge 首創雙重治理代幣模式進行治理:PLGR 用作生態的功能性代幣和治理載體,而 Master-PLGR (MPLGR)則被設計來實現一些高級的治理使命。PLGR 也可以被解釋爲生態系統中的實用代幣,平衡生態系統,幫助鼓勵 Pledge 用戶質押。

貸款人通過將加密貨幣存入流動性池來賺取 PLGR 代幣和利息。PLGR 爲貸款人提供了一個相對固定的年利率(APY)。借款人將其抵押的加密貨幣資產存入流動性池,以對沖加密貨幣市場的風險,借出資金來進行日常活動。

通過 Pledge 首創的「橋接雙代幣」結構,其中一種加密資產可以用作流動性挖礦的工具,而另一種可以用作治理工具:

  • PLGR 是 DeFi 應用的流動性挖礦和應用代幣,首先部署在 BSC 上,接下來將推出 Polkadot、ETH、Polygon 和以太坊的版本。每個環境都有自己的代幣標準,每個版本的 PLGR 代幣都可以在不同的區塊鏈之間互換。

  • MPLGR 是 Master 治理代幣,最初是基於 ERC20 標準建立的,未來將推出 BSC 標準。MPLGR 用於提出整個 Pledge 生態的治理建議,並更新關鍵參數和代幣經濟。

  • PLGR 和 MPLGR 之間的互換比例爲 3:1,總供應量爲 PLGR + 3*MPLGR = 3,000,000,000 (30 億代幣)。PLGR 和 MPLGR 的互換橋樑是去中心化的,基於智能合約實現。從 MPLGR 到 PLGR 代幣的互換比例是 1:3,每個 MPLGR 可以通過互換橋樑即時換成 3 個 PLGR, 從 PLGR 到 MPLGR 代幣的互換是 3:1,有一個 W (等待時間)的延遲時間,以及每月 / 每個區塊的 T 個 PLGR 的互換閾值。這樣可以實現生態內價值捕獲和長期投資持有獎勵之間的動態平衡。

Pledge 創始人兼 CEO Tony Y. Chan 表示,DeFi 最終將在整個金融市場佔有 30% 份額,即 100 至 200 萬億美元。CTO Michael Ren 表示在不久的將來,Pledge 除了在原生加密貨幣板塊推廣借貸產品以外,還會大局進入小微貸市場。現在正在與美國地方銀行及機構談判收購及合作。這就需要 Pledge 用足夠長的時間、足夠久的耐心和足夠多的創新,像 20 年前亞馬遜開始蠶食傳統商業一樣,來顛覆傳統金融業。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