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數據顯示經濟取得實質進展,股票型資產吸引資金流入

彭博資訊 ETF 統計:經濟數據鞏固美國經濟強勁成長預測,美國股票型資產最受青睞

聯準會主席鮑爾重申尚未達啟動縮減購債的時機,但美國六月 CPI 與核心 CPI 年增率分別創下 2008/8 及 1991/11 來最大升幅,PPI 年增率更高達 7.3%,加上變種病毒肆虐、七月密西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放緩,所幸六月零售銷售意外增加,顯示消費需求復甦強勁,累計全球股市小幅收低。依據彭博資訊統計,截至 2021/7/16 過去一週 ETF 資金淨流量顯示,整體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入 173 億美元,主要淨流入美國股市 89.4 億美元,全球、日本、中國及新興市場股市亦分別有 48.2 億、14.5 億、7.3 億及 5 億美元淨流入,而亞太及歐洲股市則分別淨流出 3.3 億及 1.4 億美元,拉美及東歐股市亦有小幅淨流出。(附表一)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美國及英國通膨續創波段或歷史新高,英國、加拿大、紐西蘭、澳洲及南韓央行陸續縮減購債或釋出未來將討論升息的訊號,政策緊縮擔憂壓抑股市表現,避險資金重新擁抱債券資產,再度凸顯資產配置的重要性。根據 Factset(7/16) 預估,第二季獲利預估成長 69.3%,將創下 2009 年第四季以來最大增幅,且自六月底預估的 63.3% 上調。而即使面臨上游成本上揚的通膨壓力,第二季淨利潤率預估自前季歷史新高的 12.8% 略降至 12.1%、仍高於五年平均的 10.6%,預期企業強健的獲利表現有助延續股市中長線多頭格局。值此景氣動能、通膨及貨幣政策預期的換檔階段,建議投資人選股須更重視品質與成長的可持續性,核心配置首選產業多元布局的美國平衡型基金,掌握股債收益及類股輪動機會,債券投資宜靠攏可受惠景氣復甦及通膨環境下的美國高收益債及波灣債,股票建議採取逢震盪加碼 + 定期定額策略,涵蓋創新成長及價值循環、美國及新興亞洲布局,並留意可受惠拜登政策的基礎建設及長線數位轉型題材的科技產業,網羅多元投資機會。

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經理人強納森 ‧ 柯堤斯認為,科技公司的品質不斷提升,例如經常性收入來源增加、資產負債表強健且利潤率強勁,科技類股相對大盤應享有溢價。此外,數位轉型才剛開始,科技產業提供參與數位轉型主題的機會,而且與後疫情時代經濟重啟及基礎建設投資活動高度相關,亦將成為景氣循環贏家,我們持續專注於數位轉型的投資主題。

美盛凱利基礎建設價值基金 (本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尼克.蘭利表示,後疫情時代,基礎建設扮演驅動經濟成長的關鍵力量,除了傳統基礎建設,為了達到各國政府設定的積極減碳目標,包括低碳排放的發電設備、電動車充電基礎建設、氫能碳排放較少的燃料等的投資,意味基礎建設及公用事業公司的資產規模將成長,有利創造穩定的股利收益及股利成長,挹注長期股價表現。

亞洲股市外資動向與陸股北上 / 南下資金

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重申寬鬆政策立場,抵減通膨壓力攀升擔憂,加以中國經濟數據持穩與人行意外降準提振市場信心,推動新興股市走揚。過去一週外資於亞洲互有買賣,以買超台灣股市 17.1 億美元最多,其次為買超印尼、越南及南韓股市 1.3 億、0.9 億及 0.3 億美元,而印度、泰國、菲律賓及馬來西亞股市則分別遭賣超 1.7 億、0.7 億、0.6 億及 0.4 億美元
陸股通北上資金過去一週淨流入 16.7 億人民幣,南下資金則為淨流入 10.7 億人民幣。(附表三、四)

過去一週整體固定收益型 ETF 資金淨流入 47 億美元,其中主要流入美國、歐洲及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固定收益型 ETF18.9 億、11.2 億及 2.6 億美元,而全球及新興市場固定收益型 ETF 則分別遭 1.9 億及 0.7 億美元淨流出;以投資信評類別觀察,投資等級債 ETF 近週獲資金淨流入 56.4 億,高收益債 ETF 則遭淨流出 18.1 億美元。(附表五)

富蘭克林坦伯頓穩定月收益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愛德華.波克表示,我們預期下半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日益趨於同步,財政刺激仍然是成長前景的主要驅動力,美國仍處領先,因此我們仍相對看好美國股市,亦認為股票的中期回報潛力仍將大於債券,而通膨水平預期在未來幾年仍將有所上升,但展望五年及更長時間應會有所下降。

富蘭克林坦伯頓波灣富裕債券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莫海迪.柯弗表示,國際貨幣基金七月初的報告認同沙烏地阿拉伯進行的多項改革,對沙國主權債信釋出很多正面訊息,其實不僅沙國,阿聯等國來自於石油以外的成長成效優異,亦有利於繼續強化波灣國家的主權債信,整體而言,看好波灣國家未來五年經濟和石油以外的成長動能,且如世界盃效益在未來 12~18 個月顯現(2022 年卡達舉行),這些是已經有很高主權債信評等的波灣主權債能更上層樓的利基。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中國警語:指掛牌於大陸及香港等地區中國企業之投資比重,現階段法令規定境外基金投資大陸地區證券市場之有價證券以掛牌上市有價證券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該基金淨資產價值 20%,另投資香港地區紅籌股及 H 股並無限制。本基金並非完全投資於大陸地區之有價證券,投資人仍須留意中國市場特定政治、經濟與市場之投資風險。
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固定收益產品之利率風險、流動風險、匯率風險、信用或違約風險外,由於本基金有投資部份的新興國家債券,而新興國家的債信等級普遍較已開發國家為低,所以承受的信用風險也相對較高,尤其當新興國家經濟基本面與政治狀況變動時,均可能影響其償債能力與債券信用品質。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
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行政管理相關費用。
增益配息型類股:股票型基金之配息來源為基金投資標的所配發之股票股利,因投資標的股利發放頻率及日期不一,造成基金每月收到之股票股利收入將不平均。若當期收到投資標的之股利收入大於預計配息率,則基金僅由股利收入發放配息。若當期收到投資標的之股利收入低於預計配息率,則投資經理人得利用前期保留之股利收入,於必要時,亦得自本金配息,使配息率穩定。投資經理人將定期審視投資標的股利率水準及基金績效而調整配息率,使基金配息率貼近股利率,避免配息過度侵蝕本金之情形。增益配息類股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境外基金機構針對本基金配息政策設有相關控管機制,視實際收到股息收益及評估未來市場狀況以決定當期配息水準,惟配息發放並非保證,配息金額並非不變,亦不保證配息率水準。
本公司所提供之資訊,僅供接收人之參考用途。本公司當盡力提供正確之資訊,所載資料均來自或本諸我們相信可靠之來源,但對其完整性、即時性和正確性不做任何擔保,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人因信賴此等資料而做出或改變投資決策,須自行承擔結果。本境外基金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或申報生效在國內募集及銷售,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富蘭克林證券投顧獨立經營管理】投資基金所應承擔之相關風險及應負擔之費用 (含分銷費用) 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 (http://www.fundclear.com.tw) 下載,或逕向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