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80萬打工族、臨時工成了紓困4.0「漏網之魚」 生計陷困境

文 / 李佳穎

行政院日前提出「紓困 4.0」方案,看似部部有紓困,細看卻不盡周全,被迫失業的打工族、去年受疫情衝擊的自營工作者、被迫休無薪假的勞工,各有卡關之處。

「老闆直接叫我不用來了!」小琪平日晚間及周末在一家義大利麵店跑外場,北市府於 5 月 20 日宣布餐飲業全面禁止內用後,老闆便取消了她至月底的排班,6 月不用再去上班。少了約 1 萬 8 千元打工收入,房租已捉襟見肘。

在賣場負責理貨的阿國,每月排班 160 個小時,5 月有 2 萬多元的薪水,直到最近賣場採取分流措施,6 月排班被砍到只剩 30 小時,薪水剩 5 千多元。他正考慮離職,但不知道下一份工作在哪裡。

80 萬名計時、派遣者
領不到補助恐衝擊生活

6 月 3 日,行政院宣布紓困 4.0 方案,2600 億元的預算,有 734 億元用於防疫,1866 億元用於紓困,根據國發會估計,將有 730 萬人受惠,光是發給個人的現金紓困就占了 1018 億元。

然而,紓困 4.0 方案看似部部有紓困,卻仍有經濟弱勢族群未涵蓋其中。

第一類「漏網之魚」就像是小琪、阿國這樣的非典型勞工,還有在學校兼職的社團老師、在補習班計時制的解題老師、在藝文場館負責票務的人員等,全台約有 80 萬名部分工時、臨時性或人力派遣工作者首當其衝,他們無法獲得即時的現金紓困。

對此,勞動部勞動關係司司長王厚偉解釋,打工族若因疫情而失去工作機會,甚至對生活造成衝擊,可以選擇 10 萬元勞工紓困貸款或是公部門「安心即時上工」計畫,由勞動部媒合公部門超過 4 萬個打工機會,每月最多可獲得 12800 元的薪資。

台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祕書長謝毅弘提到,非典型勞工本身的勞動處境脆弱,若沒有現金援助,遭減班休息、解雇,恐怕難以度過難關。他認為,針對打工族或臨時工的紓困,應該直接由勞動部進行實質認定,只要申請人出具工時或薪水減少的證明,就給予相應的紓困補助。

第 2 類勞工則是受限於 2019 年所得限制。對許多小型攤販、商家或餐廳來說,因人數少於 5 人,而選擇自行向職業工會投保;但根據勞動部規定,若投保金額超過 2.4 萬元,2019 年個人所得必須低於 40.8 萬元才能申請 1 萬元補助,使得許多店主及自由工作者無法受惠。

「營業額從去年 3、4 月開始萎縮,收入一定比較少。」開設手搖杯加盟店的吳杰穎在工會投保,從去年到今年,營業額不僅受到疫情衝擊,又碰上手搖杯競爭加劇,去年收入比前年少了許多。

除了勞動部,農委會補助農漁民的排富條款,也以 2019 年的年所得為標準,王厚偉回應,2020 年報稅資料尚未完成,因此無法採計,仍須討論怎麼處理。

然而,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認為,這番回應只是便宜行事的作法,同樣是紓困,衛福部的「擴大急難救助」即是透過國發會平台比對 2020 年的資料審查,其他部會應比照辦理。

來源:《今周刊》 第 1277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