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拜登該拿川普對中國課徵的關稅怎麼辦?

拜登該拿川普對中國課徵的關稅怎麼辦? (圖片:AFP)
拜登該拿川普對中國課徵的關稅怎麼辦? (圖片:AFP)

當拜登政府擬定更廣泛的中國戰略時,面臨一個緊迫的問題:面對自稱「關稅人」的川普對中國商品課徵範圍廣泛的關稅,拜登該怎麼做?

實際在繳納這些關稅的美國進口商當然希望取消,美國的中國鷹派和談判代表表示,應維持不變,可作為迫使北京取消其不公平貿易做法的籌碼。

雙方都有言之成理之處,然而,拜登政府無需兩者擇一,取消關稅不應該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主張。

支持課徵關稅的陣營有一點說得對:採取行動解決中國的貿易扭曲做法既屬必要,也是正當。川普政府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解決了其中一些問題,包括知識產權盜竊和強迫技術轉讓。

但是該協議沒有解決美國其他長期以來的抱怨,包括中國足以扭曲市場的補貼以及國有企業的反競爭行為,中國繼續實行此類做法,關稅就會是為其帶來成本的一種方式。

同時,正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曾經說過,重要的是,關稅「對我們構成的傷害不會大於遭到課稅的國家」。這些關稅,加上中國對美國進口產品徵收的報復性關稅,已經危及了美國的就業機會、提高了企業成本,消費者價格上漲,並阻礙美國取得疫情期間急需的醫療產品。

政府的目標應該是使美國工人、企業和消費者的成本降到最低,同時繼續對中國施壓以使其改變,這將需要仔細挑選並選擇取消哪些關稅以及如何取消。

例如,美國可以考慮縮小關稅的範圍。雙方可能先同意取消特定關鍵性公共產品的關稅,包括與新冠病毒相關的醫療用品,設備和藥品。適用於這些產品的臨時豁免權即將到期;永久性取消其關稅將有助於美國遏制疫情。

另一個潛在目標可能是有助於應對氣候變化的「綠色」商品和技術,這是這任政府的優先事項。

白宮還可以尋求互惠式地削減關稅的適用範圍,例如減少兩國應課關稅的進口商品總值 10%。這至少可以改善進一步談判的氣氛。

或者,美國和中國可以降低所有產品或經由選定的產品之關稅稅率。在價值 3,700 億美元受制於美國第 301 條款的中國商品中,大多數現在面臨 25% 的關稅。將該稅率降低至 20%,可以緩解對美國公司和工人的壓力,又不會過度地獎勵中國。

最後,無論中國做什麼或不做什麼,拜登團隊都應緊急恢復一項機制,美國公司可藉此尋求暫時豁免關稅。該機制於去年年底到期,結果反讓美國公司和工人承擔這些關稅的所有成本。

為此,政府還需要使該機制對美國企業更加透明、公平、一致且有所回應。雖然只是暫時性質,但這是一種能夠最大限度地減輕美國工人、公司和消費者關稅負擔的重要方法。

過去三年已經證明,開徵關稅比取消關稅要容易得多。但是,只要有一點創意,拜登政府就能夠減輕美國公司和工人的負擔,同時又不犧牲其對中國的籌碼。在兩敗俱傷的貿易戰中,這就可以算是一場勝利了。

(Wendy Cutler 是亞洲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副總裁、前代理副美國貿易代表,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本文不開放合作媒體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