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經濟前景轉佳 新興市場資金外流壓力增 基金經理點出兩大挑戰

隨著美國經濟前景迅速好轉,新興國家股匯債市面臨龐大的資金外流壓力。基金經理人指出,實質利率攀高和美元走強為新興市場必須面對的兩大挑戰。

FactSet 數據顯示,巴西 10 年期本幣債券殖利率周三自去年底的 6.96% 躍升至 9.65%,為去年 3 月市長劇烈震盪以來的最高水平。俄羅斯和墨西哥的債券殖利率近期也創 1 年新高。

國際金融協會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數據顯示,新興市場債在 2 月和 3 月出現疫情爆發以來最大淨流出,單月淨流出約 30 億美元,其中又以南非、印尼和印度拋售情況最慘烈。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基金經理自開發中國家股市的撤資規模也達 6.7 億美元

有投資人認為,美國經濟復甦前景帶動美元和美債殖利率相繼走高,同時也壓抑新興市場,對美國前景改善的樂觀情緒正在新興市場掀起一波撤資潮,迫使部分經濟仍疲軟的發展中國家必須上調利率。

Janus Henderson 多資產主管 Paul O’Connor 表示,全球流動性周期正在轉向,新興市場收益將遭遇很大阻力。他削減了新興市場股票持有部位,並對新興市場債持中立態度。

發展中國家面臨的主要挑戰為實質利率攀升以及美元走強。

首先,O’Connor 解釋,更高的實質利率促使投資人重新思考他們為新興市場債券承擔的額外風險是否值得。他認為新興市場是疫情下的贏家。「當經濟脆弱、實質利率低落時,他們是贏家。然而隨著實質利率回復,投資人轉抱其他市場是很正常的事。」

其次,美元走強使發展中國家必須償還的外幣債務成本增加,對商品價格構成壓力,從而減少了生產者的進口出口收入。

今年以來,資本外流已衝擊不少新興市場貨幣,舉例來說,巴西雷亞爾兌美元匯率迄今已跌 8%。為了因應貨幣貶值和通膨上升,並重拾海外投資人青睞,巴西、俄羅斯和土耳其央行上月紛紛調升利率,投資人認為此舉可能進一步限制部分國家的經濟復甦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