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COVID-19如何改變世界主權財富基金

據牛津商業集團 (Oxford Business Group) 近期撰文指出,今年受疫情影響,給主權財富基金帶來了嚴峻的挑戰,促使其角色改變,並使人們更加認識到,主權財富基金並非獨立機構,而是完全融入各國總體經濟管理的財政政策工具。

依 IMF(國際貨幣基金) 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將收縮 4.9%,低於 2019 年的成長 2.9%,而世界銀行則預測將下降 5.2%,為二戰以來最嚴重的收縮。

由於收入減少,許多政府一直在利用主權財富基金來幫助平衡預算,並為企業或家庭提供刺激。

目前主權財富基金在全球範圍內的資產,合計達約 6 兆美元。在疫情之前,這些資金被視為負債有限或完全沒有負債。但是,受疫情打擊,人們見證了主權財富基金被要求承擔與經濟衝擊相關的隱性責任。

拋售資產

疫情迫使許多流動性較差的主權財富基金轉移資產來產生現金。預計這種趨勢在嚴重依賴石油收入的國家中尤其普遍。

例如,在挪威,挪威政府預計今年石油活動的淨現金流量將下降 62%,至 1999 年以來最低,挪威打算從其主權財富基金中,撤出約 370 億美元的資產,是過去在 2016 年所創紀錄 97 億美元的 4 倍左右。

預計這一發展也將影響中東國家,中東將需要資金來彌補財政赤字。根據信評機構惠譽 (Fitch) 預計,中東今年的財政赤字將占 GDP 的 10%-20%。

摩根大通估計,中東和北非地區的主權財富基金今年可能賣掉高達 2250 億美元的股票,以取回資金。

除此之外,一些主權財富基金被迫注資企業,避免引發企業危機。例如,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今年 6 月以 15 億美元的價格,注資國內造船和維修企業集團勝科海事,在此此前,也向新加坡航空注入 130 億美元

自疫情以來,主權財富基金愈加看重本國市場,原因也是如此。主權財富基金國際論壇 (IFSWF) 數據顯示,2019 年國內交易占主權財富基金投資總額的 21%,在過去 6 個月,這一比例正加速上升。

亂世中的機遇

儘管有些基金試圖出售資產,但另一些基金則希望在疫情期間買進便宜股票。

其中,沙烏地阿拉伯的公共投資基金 (PIF) 動作積極,4 月份,他們收購挪威的 Equinor,還買入歐洲能源巨頭皇家荷蘭殼牌 (Royal Dutch Shell)、義大利 Eni 集團和法國 Tota,總價值約 10 億美元的股份。

PIF 還收購了受疫情影響的其他行業公司股份,包括美國遊輪運營商嘉年華 (Carnival)8.2%的股份,價值 3.69 億美元,以及對 Live Nation 的 3 億美元投資。

PIF 並不是主權財富基金中,唯一的活躍投資者。根據 PitchBook 數據,主權財富基金在今年上半年向風險投資公司投入 170 億美元,超過了 2019 年全年的總和。

在 8 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主權投資實驗室的 Bernardo Bortolotti 和 Veljko Fotak 以及倫敦經濟學院的 Chloe Hogg 宣稱,「主權財富基金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他們認為,油價下跌、日益升高的貿易保護主義、以及對國際資本流動的障礙不斷增加,阻止了過去 20 年來主權財富基金的驚人崛起。3 人認為,COVID-19 衝擊和新的總體經濟現實的雙重打擊,對這一行業帶來了典型挑戰。

3 人也強調,「不過,主權財富基金管理著 6 兆美元,仍然是全球金融的主要參與者,有潛力減輕當前危機帶來的一些最嚴重的金融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