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永慶房屋、Klook:過去我做的很low value 周永明攜手中華電、Line老將 要做社交VR生態圈

文●黃靖萱

周永明(中)找了擅長社群操作的陶韻智(左),及手機時代老戰友高通劉思泰(右),一起打造他口中史上最好的 VR 體驗。(攝影者.楊文財)

當你踩著運動健身車,踩著踩著慢慢沉入海底,身邊有海豚、熱帶魚成群穿梭,沉浸在海底美景,忘了自己正喘噓噓地踩著健身車。

像電影《一級玩家》,人們躲入虛擬實境(VR)創造的世界,戴上頭盔,可以在裡面交朋友、擁抱,在城市裡冒險。

宏達電前執行長周永明創業了,從空中英語教室、數位宅妝、Klook、永慶房屋等,都是他第一波合作夥伴,上述場景,是他即將提供的服務。

「這是我打造出最好的產品,」他說:「不像以前我做的是硬體,把別人的東西放進來,很 low value(低價值)。」

周永明在宏達電,早於蘋果推出第一支智慧型手機,成就曾市值第二大手機廠,1 年賺回 7 個資本額,現在他卻說,過去打造的手機價值不高?

故事,從 2013 年,宏達電遭遇激烈競爭,虧損 13 億元開始。

2015 年,周永明卸下執行長一職,轉而負責創新產品的設計研發。當時,他全心投入的新產品,就是虛擬實境。

3 年前,周永明年過 60 歲再創業成立 XRSpace,一改過去日思夜想要把產品做得更酷、更炫的執著,轉而投入建立平台,試圖打造出如 iOS 或 Android 一樣的生態圈。

Line 前台灣舵手建言

要人天天用,要加社交功能

不能單純靠硬體打仗,是他先前宏達電用超過百億元買到的教訓。台大國企所前教授湯明哲曾指出宏達電的敗因:聲勢如日中天時,未布局平台、技術與內容。當智慧型手機不能再靠著「比功能」創造差異化時,自然失去優勢。

這次周永明找了夥伴,拼起他的虛擬實境地圖。比如,Line 前台灣總經理陶韻智。

虛擬實境分商用及一般消費者兩個市場,前者多為教育訓練;後者,則幾乎是遊戲的天下,但周永明強調虛擬實境的經營,若要讓消費者真的天天都想用,就必須有社交溝通功能。

陶韻智舉例,他在 Line 時,一年會收到數百個保留過世親人帳號訊息的要求。「人們在意的是情感的交流、情緒的交換。」所以他們要打造的虛擬實境,也要能有情感連結。

然而,若要做到周永明的期望,在虛擬實境裡當你伸出手,對方立即回應,這些即時互動,需要龐大的運算效能。「只要卡卡或延遲,情感就不會投入,」周永明說。

偕高通戰友、醫師好友

催生全球平台和場景服務

這得要整合 5G 環境與 AI 深度學習技術,才可能做到。

關鍵角色包括周永明在手機時代的老戰友高通。

「Peter(周永明)有經驗,我們知道他不是幻想,」高通台灣香港暨東南亞總裁劉思泰說。即使 XRSpace 是新創,高通還是動用台灣、印度、聖地牙哥 3 地的工程團隊,為他們修改晶片架構,加入更多功能。

周永明還找中華電信前董事長呂學錦擔任董事。兩人討論電信商在 5G 發展的可能技術。「手機之後的行動商務,台灣都錯過了,尤其是平台,肯做全球平台的,我看到只有這個(XRSpace)。」呂學錦說。

他還和醫師背景的好友鄭慧正,一起成立內容公司。

3 月初,周永明和鄭慧正家人去太魯閣,看到美景,他們當下突發其想「如果可以常在這裡騎車、打太極有多好!」於是兩人創辦 MagicLOHAS,透過虛擬實境沉浸的技術,讓用戶能與親人在美景下散步、做瑜伽、打太極,後來還發展出物理治療等內容。

從場景去思考消費者怎麼用,而不是只想規格,是這段日子周永明的轉變。「他如果還在 HTC,沒有跳出原來的位置,也許還是會以一個工程師角度來做產品。」鄭慧正說。

然而,周永明看到創業機會雖誘人,但這條路確實遠比他當年研發手機更困難。

一位宏達電前高階主管說,宏達電也在打造平台,但,VR 和手機不同,光是要戴著頭盔這件事,就很難讓人玩到廢寢忘食,「這是很小眾的市場。」

一位 XRSpace 合作夥伴的執行長也認為,全球已有臉書、Google 等大平台,對內容開發商來說,每一個平台,他們都得配合寫程式套件,才能上架。誰能把生態圈做大,吸引最多第三方內容商加入,才有機會生存,這對小公司挑戰很大。

但周永明卻拋出另一個思考。「我們是新創,就是要把產品做起來,我當初做智慧型手機時也沒人看好啊。」

周永明印象很深,當年曾有一位大老說,「那種東西(智慧型手機)沒什麼未來,有未來我們就會去做。」他嘴角一撇,自信的說:「因為市場還沒起來,他們看不到,這很正常。但,有些人就是會讓它發生。」

台灣真的不能在 5G 時代做出自己的平台,一個產業的生態圈真的只能被歐美大廠主導?周永明不相信,而且這次,他就是要試給大家看。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99 期。

來源:《商業周刊》 1699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