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金融裁罰 保險業苦吞一億多罰金

文●梁惠閔

二○一九年金融業裁罰統計出爐!去年金管會收進的罰鍰金額達三億一百八十二萬元,比原訂的年度目標二億六百萬元,多了九千五百八十二萬元。這驚人的罰鍰數字,顯示監理單位貫徹整頓金融業的決心,並非只是口號。

罰鍰較目標超收近億元 預算達成率一四六%
自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上任以來,便強力整頓金融業法遵及內控稽核,同時強調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近年陸續修法,銀行業罰鍰上限由一千萬提高到五千萬,保險業罰鍰上限由一千五百萬提高到三千萬,使去年金融罰鍰總金額累計達歷史紀錄。

據金管會罰款預算收入,二○一八年目標為一.九八億元,實際罰鍰收入高達二.六億元,預算達成率一三一%。去年原訂罰款目標是二億六百萬元,實際達成金額為三億一百八十二萬元,預算達成率一四七%。

去年一整年,銀行局、保險局、證期局共開出三七六張罰單,累計罰鍰為三億一八二萬元。其中保險業以累計罰鍰一億三六二○萬元居冠,其次為銀行業八四三○萬元,證期業八一三二萬元居後。在件數方面,則以證期業二八六件最多,保險業六十七件其次,銀行業為二十三件最少。

壽險業罰鍰增加近一倍 六大公司四家上榜
全台二十二家壽險公司,去年共有十三家公司因違反規定而遭到金管會開罰;臺銀、台壽與國泰三家公司,僅有糾正,未遭罰鍰;保德信、元大、第一金、康健、法國巴黎與安達六家公司,未受任何裁處。

以總金額來看,去年被罰最多的是南山,總金額為四千八百六十萬元,其次是遠雄一千零七十萬元。總保費收入六大壽險公司除了前述的南山之外,富邦、新光與中國,也遭罰一百五十萬元到九百六十萬元不等,台壽與國泰未被罰款。

以單筆罰鍰來看,去年最大一筆罰單,是九月時南山人壽因境界系統之亂,遭金管會重罰三千萬元,並勒令停止杜英宗董事長職務二年。因保單銷售缺失,另外開罰一百八十萬元,且停止銷售投資型保單,直到系統完善為止。這也是《保險法》修法提高罰度之後,最重的一次裁罰案。

去年罰鍰金額次高和第三高的罰單,也是由南山吃下,分別是五月時因葉姓經理人炒股案,遭罰共計六百六十萬元,以及四月時因之前裁撤收費員影響保戶權益,罰鍰六百萬元,總經理許妙靜遭停職六個月。這幾張罰單重創南山,加上停止銷售投資型保單的處分,使中華信評於九月時宣布將南山人壽與南山產物列入信用觀察負向名單。

以挨罰金額來看,去年裁罰金額次高的是遠雄,罰鍰共計一千零七十萬元,三張罰單都與投資有關,特別在投資不動產部分,雖僅被開兩張罰單,總罰鍰卻高達九百五十萬。再加上二○一八年同樣因不動產投資遭罰,短短一年半內就因不動產投資不當,罰鍰累計二千三百九十萬元。

此外,去年壽險公司重大違規事件,尚有富邦因不肖業務員在二○一六至二○一八年間非法透過人力仲介平台取得個資,公司因內部控管缺失遭罰一百八十萬元。像這種因未妥善保護客戶資料,或不當獲取個資,也是金管會重點管理項目。

金管會對壽險公司開罰的另外一大重點,在於壽險業投資的風險控管。如前面提到遠雄投資不動產缺失遭罰外,宏泰、全球等公司,也曾因投資不動產未同時符合「即時利用」與「有效收益」兩項而遭罰。此外,若是投資股票或債券,未作好風險評估,也會開罰。

產險業近半未違規 罰鍰累計增加幅度大
相較於壽險業,產險公司的表現平穩。二○一九年有十一家產險公司遭罰,罰鍰累計二五二○萬元,較二○一八年的一六五○萬元,增加了五成三,可見在這波嚴格監理風潮下,產險業也被揪出不少違規。

產險業單筆罰鍰金額最高的是南山,在九月南山人壽因境界系統遭罰三千萬的同時,南山因為「董事會通過自母公司承受移轉系統建置合約」,同時遭到金管會罰六百萬元,這也是近兩年來產險業接到金額最高的罰單。

次高的罰單則是由國泰世紀吞下,原因是在辦理兩千多張汽車強制險時,因費率問題,向保戶多收保費,加上其他三項缺失,總共被罰三百六十萬元。

往年產險業殺價競爭的陋習,都是金管會監理重點,每年都有產險公司因此而受罰。二○一九年雖還有產險公司因此吃上罰單,但如富邦、和泰等數家因商業火險削價競爭而各受罰六十萬元,無論在件數或者裁罰金額都較往年下降。

整體看來,十九家產險公司有十一家遭到罰鍰或糾正,華南、安達僅遭糾正沒有罰鍰。兆豐、新光、台壽保、科法斯、法國巴黎、裕利安宜六家公司全部未被裁處,尤其是科法斯、法國巴黎與二○一七年剛設立的裕利安宜,近三年來都沒有違規。

 

來源:《現代保險雜誌》 374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現代保險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