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財政赤字、償債能力成隱憂 新興貨幣跌幅5年最高

政府財政赤字、償債能力成隱憂 新興貨幣跌幅5年最高  (圖:AFP)
政府財政赤字、償債能力成隱憂 新興貨幣跌幅5年最高 (圖:AFP)

儘管在美國、日本和歐洲央行為市場挹注大量流動性後,金融市場似乎相形穩定,不過今年以來新興貨幣市場跌幅仍創下 2015 年以來最高水平,這讓人們開始擔心,新興經濟體的不穩定性將成為新一波引爆點。

今年第一季,追蹤新興市場貨幣整體走勢的 MSCI 新興市場貨幣指數下跌 6%,創下 2015 年以來最大單季跌幅,其中又以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匯率跌勢最為明顯,根據統計,與去年 12 月相比,南非蘭特和土耳其里拉分別下跌 26%和 15%,目前兩國外匯儲備皆低於 IMF 設定的適足水平,成為市場拋售主要目標。

(圖:日經亞洲評論)
(圖:日經亞洲評論)

此外,印尼盾和巴西雷亞爾也下跌 7% 和 25%,新興市場貨幣跌勢反映出投資人對其財政前景的擔憂與日俱增。

政府財政可持續性、償債能力令人擔憂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多國紛紛祭出社交距離措施來防堵疫情,此舉導致經濟停擺並衝擊政府稅收,與此同時,政府還需提升財政支出來刺激經濟活動,導致國家財政緊張,成為貨幣重貶的主要因素之一。

IMF 預計,今年全球新興經濟體的財政赤字將達 GDP 比重的 8.9%,並特別指出印尼和南非的赤字比率將創下歷史新高,至於巴西和墨西哥等產油國則將持續受低油亞所擾,新興經濟體債務水平飆升再為全球經濟前景蒙上陰影。

(圖:日經亞洲評論)
(圖:日經亞洲評論)

今年 1 月以來,由於財務狀況不佳,美國信評機構標普全球評級 (S&P Global Rating) 已下調 15 個新興經濟體信用評級,且尚有 10 個國家面臨降評風險,預計到 2020 年,遭降評的國家數量可能創下 2011 年歐債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

若國家信用評級遭下調,信譽損害意味著債務償還能力將受到質疑,通常可能導致利率進一步上升和政府公債貶值。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 (IIF) 數據,截至去年 12 月,新興市場債務餘額已激增至 71 兆美元以上,創下歷史新高,IIF 預計新興經濟體必須在今年底前為 7300 億美元外幣債務進行再融資。

(圖:日經亞洲評論)
(圖:日經亞洲評論)

儘管全球央行為緩解疫情做出不少努力,使得金融市場能夠暫時喘口氣,不過對於新興市場來說,目前仍有許多風險尚未排除,除了必須擔憂第二波疫情高峰外,第二波市場動蕩也是一大隱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