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信觀點】新冠病毒期間的 5 個投資準則

※來源:萬寶投顧
重點摘要

1. 危機是金融市場中不可或缺的要素,雖然危機百百種,但我們能從中發現一些共同線索。

2. 從過去的危機中獲取教訓,包括確保您了解自己的投資組合,並避免去猜測市場的底部。

3. 其他經驗包括剩餘投資,尋找優質企業(會強勁復甦的)以及尋找墮落天使。


危機是金融市場中不可或缺的要素。過去 30 年中,我們見證了 1990 年代初期的衰退,1997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長期資本管理公司的崩潰、2008-2009 年的全 球金融危機、以及 2011-2012 年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等。每個危機都不盡相同, 但我們能從中發現一些共同線索。作為投資人,我們可以從先前的經驗中學到什麼來幫助我們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

當前形勢格外具有挑戰性,因為這不僅是經濟危機,還是健康和福利危機,政府在避免經濟崩潰,和試圖防止醫療系統超出負荷中取得平衡。這場危機十分罕見, 因為它來得速度之快且劇烈:從標準普爾 500 的歷史高點到熊市,這種下跌極度迅速和慘烈。令情況進一步複雜化的是,冠狀病毒已經對需求和供應方面造成了巨大,但無法量化的雙重衝擊,一方面是勞動力和醫療供應短缺,另一方面是石油供應過剩,顯然,現在為令人擔憂的時刻。

從歷史中學習

在當前危機中,我們可以看到哪些先前危機的共同線索? 首先,去風險的過程 中不計代價地拋售、無序市場、預期資產和相關資產的價格崩潰(例如,黃金現在不應上漲嗎?)。在個別股票中,預期風險係數 (beta) 變得不可預測,就像先前危機那樣(換句話說,價格發現的機制已失效)。這使投資人感到沮喪(他們無法理解自己的錯誤),也為定價錯誤帶來了真正的機會。最重要的是,上述的跡象提醒,熊市正在消耗殆盡我們的理智和情感。

考慮到上述條件,以下五個建議可幫助您在這個非常困難的時期,生存下來並恢復成長:

保持耐心
 
不要試圖一次解決全世界的問題。在上述提到的市場危機中,自然而然會立即查看整個投資組合或覆蓋範圍列表,且思考如何正確預測市場方向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即認為基本面的證券分析是沒有意義的,但這是不正確的。對公司的了解越多,對口袋名單的投資就會越有信心。當我們走到最後,這些分析最終會得到回報,保持專注並將投資流程分解為可管理的環節。

避免預測 

沒有辦法找到市場的最低點,又何必要為做這些預測而努力呢?樂觀地開始新的一天很容易,但在午後陷入市場情緒總是顯得愚蠢。無論別人聲稱什麼,沒有人擁有預知的能力,因此請避免沉迷於此。

持續投資 

承擔風險並持續配置資產。當反轉到來時(在這裡不稱為底部),我們認為這將是有威力的,大部分潛在的上漲,將在有限的幾個交易日中進行,因此會很容易錯失投資機會。在我之前提到的所有熊市週期中,轉折點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得明顯,而底部出現時的鐘聲從來沒有響過。

監控品質 

不要陷入價格下跌的困境。在證券選擇上,我們總是做一個相對的賭注,但回想起 2009 年,反彈最大的是 "優質股"(我知道這是一個主觀的詞)。優質股票現在具有足夠的潛在上漲空間,無需承擔現有資產負債表槓桿的風險。從 2008 年至 2009 年的模式可以看出,一旦資本重組,股票就可能成為多頭股,但增資對現有股東的稀釋卻是痛苦的。

注意墮落天使 

對於那些操作以小型股或高收益債券為主的人來說,我記得 2008-2009 年危 機中的另一種模式是經濟規模較大和 / 或評級較高的公司,其市值(或評級) 被壓縮為小型股或垃圾債。這些公司在可以提供機會,但同時也是指標下跌的風險來源。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其中許多公司很快恢復了中型甚至大型股的地位。到目前為止戰術是這樣。但是,策略意義也很重要。新的週期正在形成,將會有新的趨勢和新的市場領導者出現。在這一點上,不可能判斷所有趨勢,但至少我們正處於財政擴張的新時代。在美國,迄今宣布的財政刺激措施約佔 GDP 的 7%,並且還在上升;在英國,英國預算責任辦公室主席 Robert Chote 最近表示:「現在不是對公共部門的財務感到困惑的時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們連續 5 年的預算赤字超過 GDP 的 20%,這是正確的做法。」出於這些原因,我要冒險猜測超低利率時代即將結束。

最後,我要強調的是,真正優質的公司很稀少。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 Hendrik Bessembinder 在 2016 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例如從 1926 年到 2015 年,在接受調查的 26,000 檔股票中,其中 86 檔股票報酬占全市場總報酬的 50%。頂尖的前 1000 家公司(不到總數的 4%)在這段時間內創造了 100%的收益,以好價格購買到好公司的機會更加罕見,我們目前正處於這個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