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專欄】低油價、低利率對亞洲是喜還是憂?

【胡一帆專欄】低油價、低利率對亞洲是喜還是憂?(圖:AFP)
【胡一帆專欄】低油價、低利率對亞洲是喜還是憂?(圖:AFP)

自 OPEC 及其盟國 (OPEC+) 減產談判破裂、沙烏地阿拉伯大幅下調官方油價以來,油價已暴跌 35%。布蘭特原油價格現已跌至 30 美元 / 桶左右,隨著主要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增加供應,未來數週和數月內油價可能進一步下跌。我們預測油價到 6 月底為 30 美元 / 桶,較數週前的目標價 62 美元 / 桶大幅下挫。

沙烏地阿拉伯表示,4 月將提高原油供應至創紀錄的每日 1,230 萬桶,較目前水準高 25% 以上;俄羅斯能源部長也表示,俄石油公司可能將日產量提高 30 至 50 萬桶。因此,近期原油價格仍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俄羅斯和沙烏地阿拉伯恢復談判的速度,我們認為新一輪談判重啟的速度將取決於低油價對營收的衝擊以及基本面是否改善,即原油需求恢復,美國原油生產下降。

此外我們已下調對全球利率的預測值,主要由於新冠疫情大流行給發達市場帶來風險,再加上油價暴跌,疫情對發達市場活動的影響加劇,導致政策利率進一步下調。目前我們認為,美國聯準會將下調政策利率至零水準,並預計 10 年期美債收益率到 6 月底降至 0.75%,12 月底在 0.95%,兩者均遠低於一個月前預期的 1.7% 和 1.8%。

油價下跌通常對亞洲經濟有利,駕車人士的汽油費用支出減少,運輸成本也會下降,因此企業可能降低價格。財富從能源生產商向消費者轉移,往往會提振消費並抑制通脹,給央行帶來一些放鬆政策的空間,不過對那些以石油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國家則並非如此。

在新冠疫情重創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之際,目前的情況遠非正常,因此,典型的趨勢可能已不再適用,特別是在消費者信心低迷的情況下,刺激消費的傳統做法或許沒法奏效,此外,信貸壓力加劇和通貨膨脹下降可能會進一步壓低長期收益率,從而損及銀行的利潤率。

總體而言,我們認為油價和利率下降在中長期內對亞洲有利,但短期內則不然,因這可能引發違約擔憂。貿易赤字國(如印度和印尼)的股市將從油價下跌中最為受益,但其石油公司可能面臨壓力,而馬來西亞和泰國(主要是由於指數構成)的股市則最易受到衝擊。

從行業來看,油價下跌對上游石油勘探和石油服務公司不利,對下游石化和煉油公司的影響則各有不同(原料價格下降被短期庫存增加所抵消),航空公司將受益(為旅行需求減少帶來一些短期緩解),對公用事業和電子商務等消費行業也有利(包裝成本降低)。同時美國國債收益率走低對亞洲保險公司的影響應最大,尤其是那些以美元計價的保單業務。

亞洲石油公司對該地區整體盈利的貢獻已經下降,從 2000 年代的 10% 左右降至目前的 5%,因此,整體盈利受到的衝擊較為有限;由於油價下跌,我們已將該地區 2020 年盈利增長預測下調 0.5-1 個百分點。再加上降息的影響,我們預計盈利增長將受到 1-1.5 個百分點的衝擊,因此,我們將亞洲盈利增長(按美元計)下調至 9.4%,按本幣計下調至 7.6%。

油價下跌應有利於工業型市場(比如中國、台灣和韓國)和進口大國(比如中國,印度),以及部分航空公司和線上配送公司。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REITs)和股息收益率高且穩定的公司應會受益於低利率的環境。我們還看好受到震盪衝擊而超跌的科技股,並繼續看好黃金以對沖投資組合的波動。

專欄為個人立場,與鉅亨網無關


縱橫宏觀 瑞銀焦點 | 胡一帆

於2015年11月加入瑞銀,擔任財富管理大中華區首席投資總監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在加入瑞銀前,曾於海通國際擔任研究部主管及首席經濟學家,並於2013-2014年榮獲《機構投資者》中國「最佳研究鑽石獎」及「大中華區最佳經濟學家」。擁有美國喬治城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與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且為《中國經濟新格局:策略轉型及全球重組》(2014)一書作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