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恭克專欄】歐、美武漢肺炎疫情近似失控或飆升 未緩和前忌提高持股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從 1 月下旬自中國爆開以來全球擴散,進入 3 月下旬仍沒有緩和跡象,疫情源頭中國雖宣稱新增確診案例大減,但除中共官方及中國媒體外,全球鮮少人相信。近期擴散最嚴重的是歐洲地區,義大利確診人數直線飆高,至 3 月 23 日中午止達 59,138 人確診,因染疫死亡人數高達 5,476 人,歐盟 3 月中旬緊急通過 30 天入境旅遊禁令。美國則在三周時間內從不到二百人,迅速飆高至 33,287 人,死亡人數達 430 例。台灣亦在境外移入案例增加下,3 月 23 日確診人數攀高至 195 人。全球因武漢肺炎自中國向全球擴散引爆的緊繃情緒,未見紓緩跡象。

道瓊指數自 2 月 12 日的歷史最高點 29,568 點,至 3 月 17 日止的最低點 18,917 點,跌點高達 10,651 點,跌幅達 36%,跌幅已遠超過所謂多空循環改變的 20% 跌幅標準。美國總統川普警告武漢肺炎疫情若延伸至八月,將導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持續長達 11 年的美國經濟擴張循環,將正式畫下終點。

美聯準會於 3 月 3 日降息兩碼,3 月 15 日美東時間周日下午再緊急宣布降息四碼,半個月間降息高達六碼,創歷史紀錄。美國聯準會短期迅速降息並宣布 7000 億美元購債計畫進行 QE 對市場大舉釋金,但美股仍跌跌不休。

隨武漢肺炎擴散致美股重挫,在美國聯準會大舉連續降息兩次後,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 3 月 9 日盤中創下 0.3598% 的歷史未見的新低,預告美國公債殖利率在 2020 年可能將出現零或負殖利率狀態。但隨著各大工業大國紛紛祭出緊急財政支出計畫,試圖緩和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但國際債市開始意識到各國政府財政勢必因為政府大量舉債而惡化,工業大國長年期公債殖利率開始觸底反彈,至 3 月 20 日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 0.94%。日本 10 年期公債為 0.104%、德國 -0.326%、法國 0.125%、英國 0.557%,台灣 0.528%,扣除物價指數年增率,則全數呈現負實質利率狀態。

武漢疫情從中國向全球蔓延已對全球經濟造成全面性重擊,除部分逆景氣循環相關產業,如醫藥、養生保健、網路電商、網路通訊設備、殯葬服務等等,鮮少能在經濟活動頓時停頓但卻復原無期之下突圍而出,企業盈餘負成長恐難避免。投資研調機構預測美國 2020 年第二季經濟成長率將衰退超過二成,失業率則從 50 年最低點 3.5% 將快速攀高至接近兩位數。

股價若以企業過去盈餘為本益比計算標準,美股或許已進入相對合理水準,至 3 月 21 日止,Facebook 約為 23.3 倍、蘋果約 18.1 倍、Google 約 21.8 倍、微軟約 23.9 倍、沃爾瑪 22 倍、英特爾約 9.7 倍、台積電 ADR 約 21.8 倍。但若以未來一年的企業預估盈餘為本益比估算標準,恐怕在武漢肺炎對全球經濟摧殘後,沒人敢做出企業盈餘成長的承諾,但只要對股市稍有一點概念的人都知道,股價除反映利率水準高低的大環境因素外,更重要因素其實是反映企業未來盈餘消長的預期,在全球疫情未見明顯緩和之際,對呈現空頭趨勢的股市進行低點預測,可以說都是瞎子摸象,不僅無法描繪完整全貌,更有高度風險。

 2020 年初以來原本因全球經濟展望趨緩而疲弱不堪的國際油價,在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更快速走跌,2 月以來更在以沙烏地阿拉伯為核心的 OPEC 油國組織,與俄羅斯因爭奪全球石油市場佔有率而談判破裂下,沙烏地阿拉伯揚言將大量增產石油至每日 1230 萬桶,然石油需求卻因全球經濟展望轉為保守而快速下降,國際油價 3 月初至 21 日止,北海布蘭特原油重挫 46.6%,最低下跌至每桶 24.52 美元,創 2003 年 5 月以來最低點,甚至低於金融海嘯期間的 36.2 美元。國際油價重挫必將對能源業者、石油產品替代型產業 (如太陽能、油電節能車) 產生負面衝擊,美國不少頁岩油業將可能產生財務危機。

國際油價重挫,加上全球原物料因總體經濟需求轉弱而走跌,商品期貨價格 CRB 指數至 3 月 20 日下跌至 123.88,亦為 2000 年以來未見的低點。顯見,2020 年 1 月下旬爆發的中國武漢肺炎,已為原本走弱的全球經濟敲下一記致命重擊,從國際原油價格及 CRB 走勢觀察,此次全球經濟收縮的深度,恐怕將超過 2008 年的金融海嘯期間。這是股市投資者不得不面對的事實。

芝加哥選擇權交易所 VIX 指數 (Volatility Index) 又稱波動指數或恐慌指數,武漢肺炎公開前的 1 月日僅 12.53,至台北時間 3 月 16 日急升至 72.63,甚至高於金融海嘯期間 2008 年 11 月最高點 67.95,VIX 指數至 3 月 20 日為 61.52 點,已自最高點稍微下降。

圖、道瓊指數周K線與VIX恐慌指數走勢對照圖(2013年10月至2020年3月)
圖、道瓊指數周 K 線與 VIX 恐慌指數走勢對照圖 (2013 年 10 月至 2020 年 3 月)

恐慌指數急升,是否足以判斷投資者應危機入市?吾等先看 2008 年金融海嘯前後情況。以周恐慌指數與美股道瓊指數周 K 線對照,2008 年 10 月 17 日當周恐慌指數最高點 63.25,創科技泡沫後最高點,道瓊指數當周收盤指數 8,852 點,隨後恐慌指數雖仍在 40 以上,但開始自高點下降,然而道瓊指數卻至 2009 年 3 月 6 日當周才出現金融海嘯後最低點 6,469 點,當周 VIX 為 46.65,離 VIX 最高點約下降 26%,若以次推估目前 VIX 水準,恐怕至少必須 VIX 指數下降至接近 50 甚至更低水準,才能是市場正常情緒回復的徵兆。

圖、道瓊指數周K線與VIX恐慌指數走勢對照圖(2006年5月至2010年8月)
圖、道瓊指數周 K 線與 VIX 恐慌指數走勢對照圖 (2006 年 5 月至 2010 年 8 月)

因此,以市場情緒高度恐慌飆高或 VIX 觸頂轉折下降初期,便以為可以入市提高多頭部位,是高度危險的投資行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境內疫情仍在飆升階段,歐洲地區疫情甚至近乎失控狀態,任意臆測股市變動,搶反彈追高或擴充財務槓桿提高持股都是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