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波音會是下個GM嗎?

回首 2008 年秋天的金融風暴,可稱為美國象徵的 GM(通用汽車) 在隔年破產。這家歷史超過百年的老店,在當年依美國聯邦破產法第 11 條申請破產,在來自美國政府等公家機關的援助下勉強保住一絲氣息。

2020 年,武漢肺炎 (COVID-19) 全球大流行重創全世界經濟,另一家美國代表性企業的波音公司也岌岌可危。在接二連三的厄運下,也令人憂心波音是否會重蹈 GM 的覆轍。

自從波音的 737MAX 在 2018 年 10 月與 2019 年 3 月發生死亡空難以來,該型飛機就一直停飛到現在。加上武漢肺炎於全球蔓延,旅遊需求的急凍更是重創航空業。就算 737MAX 在這時能夠重回天際,波音業績恐怕也難以出現起色。

至今無法重回天際的大量737MAX (圖片:AFP)
至今仍無法重回天際的大量 737MAX (圖片:AFP)

對於飛機製造商而言,飛航安全的確保絕對是最重要的使命。為何波音會發生如此嚴重的致命失誤,美國眾院運輸與基礎建設委員會 (U.S. House Committee on Transportation and Infrastructure) 於今年 3 月的中間報告作出整理,指出了五大重點。

首先,他們認為波音在面臨競爭對手空中巴士 A320 所帶來的重壓下,而趕著研發生產 737MAX。紐約時報也在去年 3 月 23 日的報導中提到,737MAX 的設計步調是以往 2 倍,在如此急行軍作法與成本降低的要求下,也可能與空難事故的發生有所關聯。

再來,稱為 MCAS 的操控特性增益系統的軟體設計疏失,也可能是墜機事故的最主要直接原因。

還有波音的企業文化採秘密主義,有許多事情都對客戶的航空公司與飛安當局有所隱瞞。例如前述的 MCAS,就不知在什麼原因下沒有告知航空公司們該系統的存在。

最後的兩個問題,則出在美國聯邦航空總署 (FAA) 與波音公司之間的關係上。扮演監督角色的 FAA,竟然將確認工作委由波音員工代理。兩者間的角色錯亂,FAA 可說是任由波音公司擺佈。像是在落雷相關的安全技術方面,過去就曾發生 FAA 的專家與波音發生意見衝突時,最後 FAA 高層選擇向波音公司靠攏的案例。

光是在美國國內,波音就有超過 10 萬名以上的員工。除了客機之外,波音還跨足軍機、飛彈,以及太空科技等。波音公司家大業大,未來公司命運大概也只能交給市場決定,當局也似乎無力插手。

雖然美國總統川普在 3 月 17 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波音不救不行」,還有波音也要求當局及金融機構對該公司與供應鏈廠商們提供 600 億美元規模的資金援助。但是波音大手筆買回庫藏股,作法傾向維護股東權益,以美國民主黨為首的反對聲浪,也因而反對動用公家資源來進行救援。持續迷航的波音公司,市場也只能雙手合十來為他的前途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