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油價重挫對全球經濟造成3衝擊 衰退機率已達50%

OPEC+ 減產談判失敗後,沙烏地阿拉伯立即調降官方原油售價,並計畫增產,導致 3 月 9 日 WTI 油價盤中一度重挫逾 30%,收盤則大跌 24.6%。

資料來源:investing.com
資料來源: investing.com

此外,歐美肺炎疫情持續擴散,油價大跌無疑對市場恐慌情緒雪上加霜,而歐美股市應聲重挫,美股甚至觸發熔斷機制,暫停交易,同時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更跌破 0.5%,30 年期公債殖利率則首度跌破 1%,雙創新低。 

資料來源:investing.com,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
資料來源: investing.com, 美國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
資料來源:investing.com,美國30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
資料來源: investing.com, 美國 30 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

而油價重挫對經濟層面將造成三大衝擊:

一.擴大金融市場的波動:

在金融海嘯後,全球寬鬆貨幣環境沒有太大改變,再加上美國頁岩油崛起,使得美國高收益債中能源企業債占有相當的比重。

2019 年美國最低等級 (CCC 級) 的高收益債中能源企業發行比重達 13%,油價大跌可能導致美國高收益債信用利差擴大,並引發信用違約風險。

同時,原油衍生品價格的劇烈波動也可能使部分法人持有部位強制平倉,並引發局部流動性風險。再者,近期受到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的影響,市場擔憂經濟週期性衝擊會引發金融市場結構性風險提升,導致投資人避險情緒增溫,風險資產價格勢必向下修正。

此外,油價大跌進一步加劇市場恐慌氣氛。油價下跌本身並不會引發金融業出現危機,因金融機構配置原物料商品的比例只有約 5%,與本世紀初的 20% 相比已大幅下降,但心理層面的恐慌拋售則可能造成連鎖反應,使得即使持有 5% 的重,但也可能造成金融業不少衝擊。

二.油價下跌可能引發通縮:

油價重挫直接影響是汽油價格,間接影響則是降低廠商生產成本,進而拉低 PPI 和核心 CPI。不過,油價對通膨影響的大小還是取決於貨幣政策,及石油在經濟生產中所占比重,比重越高影響物價越深。

三、油價大跌將導致全球收入的重分配:

收入可能從石油出口國移轉到石油進口國,對出口國而言 (原油生產國),油價下跌導致收入減少,外匯存底下滑,進而影響一般商品進口。

至於對原油需求國來說,在初期時收入將增加,國內生產成本下降,有利消費和經濟成長。但進入到中期後,石油出口國的收入下滑,將導致從其他國家的進口需求下降,使得商品出口國收入減少,外匯存底下滑,進而影響消費及經濟,開始進入惡性循環。

而油價大跌主要趨動的因素不同,持續的時間也會有差異,若是因為風險偏好主導油價走弱,那油價並不易出現較長期的跌勢。

但如果是基本面主導油價下跌,則會延續一段較長的跌勢。同時,供給主導的油價下跌對通膨的影響超過對經濟的影響,若是需求主導的油價下跌,則要留意出現通縮的可能性。

這次油價大跌,雖有 OPEC + 增產和肺炎疫情引發全球需求減緩的雙重影響,但跌幅之大,反映出市場恐慌情緒所導致的風險偏好快速下跌也是重要因素之一。中長期而言,以產油國平均成本判斷,油價並不易長期保持在低於每桶 40 美元,即便是金融海嘯時期,油價也只一次觸及每桶 30 美元後就迅速反彈。

過去 30 年內,油價共經歷七次大跌。1990 年波灣戰爭、2001 年網路泡沫破滅、2008 年金融海嘯,美國經濟均出現衰退。但 1986、1997、2014、2018 年油價大跌期間,美國經濟並未出現衰退,且 2014 年油價重挫是因為美國頁岩油增產,當時美國經濟成長反而到達波段高點。因此油價大跌並不必然伴隨著經濟衰退。

資料來源:wind
資料來源: wind

而這次油價下跌,政治層面的因素影響較大,反而肺炎疫情衝擊有限,因此在雙方取得到彼此都滿意的結果後,油價便有機會快速反彈。當然也不能排除疫情對於經濟的影響,只是這是需要較長時間反應,並不會在極短期間內造成油價大幅波動。

若全球肺炎疫情可以在短期內受控,在政治層面因素消退後,油價有機會反彈至起跌點,但若不幸肺炎疫情持續擴大,需要等到一年後疫苗推出時疫情才受控,即使已經沒有政治層面因素,到時油價反彈幅度將受限,甚至不排除再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