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債市場危機:油商860億美元債務將到期 油價又暴跌

武漢肺炎 (COVID-19) 危機正衝擊各產業,其中,對石油工業的影響可能更大。

由於航班取消、工廠關閉和出遊下降導致需求破壞,油價已跌至另一個熊市,天然氣接近 4 年低點。

大宗商品的崩盤將加劇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面臨的財務壓力,這些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大量舉債以開發頁岩氣賺錢。

能源股本來就已是過去 10 年美股最大的輸家,如今更遭落井下石。埃克森美孚 (XOM-US) 和雪佛龍 (CVX-US) 這兩家最能抗拒油價弱勢的能源巨頭,股價今年以來均下跌超過 20%。

《彭博資訊》(Bloomberg Intelligence) 信用分析師 Spencer Cutter 說:「這讓本來就很糟的情況更加惡化。」

對獨立勘探和生產商而言,這種痛苦更為嚴重,其中部分公司的槓桿率很高。今年以來,馬拉松石油 (Marathon Oil) (MRO-US)、德文能源 (Devon Energy) (DVN-US) 和來寶能源 (Noble Energy) (NBL-US) 的市值都流失了三分之一。

這種動盪更深深衝擊垃圾債券市場。令人震驚的是,自 2016 年油價跌至每桶 26 美元以來,高收益能源債券與超安全政府債券之間的差距已經飆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這些能源公司被降至垃圾評級不是新鮮事,但對其財務狀況的擔憂反而是新聞。

Cutter 發現,彭博 / 巴克萊高收益能源指數中約有三分之一的垃圾債券交易處於不良水平,目前約比指標美國國債高出約 10 個百分點,而高信用評級的公司通常只有 1 個百分點,其中包括 Chesapeake Energy (CHK-US)、Whiting Petroleum (WLL-US),California Resources (CRC-US) 和 Range Resources (RRC-US) 等公司的債券。

由於處於這種水平,高槓桿率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商實際上正被排除在垃圾債券市場之外,為了籌集現金,這些企業將被迫削減成本、出售資產,接受對沖基金苛刻的借款條件或透過合併尋求財務生存。

但部分陷入困境的石油公司根本無法生存。Cutter 說:「接下來可能會出現一波破產潮。」

未來幾年,巨額債務面臨到期壓力。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 (Moody's Investors Services) 統計,到 2024 年,北美勘探和生產商的到期債務總額約為 860 億美元,其中有半數以上 (62%) 是垃圾債券。穆迪指出,即使即將到期的投資級債券也「高度集中」在垃圾級前一級的最低評級水平。

武漢肺炎危機加劇了石油行業的厄運和陰霾。多年來,該產業一直飽受產量過剩的壓制,從而限制了價格並引發了周期性的商品崩盤。擔心氣候變遷的投資人也越來越避開化石燃料,轉而使用太陽能、風能和其他潔淨能源解決方案。

BP Capital Advisors 投資組合經理 Ben Cook 說:「這種趨勢感覺絕對讓心害怕,而肺炎疫情此刻的出現更是落井下石。」

埃克森美孚股價走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