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現代重工大宇造船合併案 面臨重重反托拉斯挑戰

南韓現代重工大宇造船合併案 面臨反托拉斯擔憂(圖:AFP)
南韓現代重工大宇造船合併案 面臨反托拉斯擔憂(圖:AFP)

南韓正在規劃打造一個造船業的巨頭,控制全球約 20% 的市場,這引起了新加坡的反托拉斯擔憂,新加坡是有權批准這項合併案的眾多關係人之一。

首爾在 1 月宣布負債累累的現代重工 (009540-KR) 將與大宇造船與海洋工程公司 (042660-KR) 合併,但這件合併案需要日本、新加坡、中國、哈薩克和歐盟等監管機構的同意才能成功。

這些國家中部分成員的監管機構正在研究可能影響其造船廠的潛在問題,目前新船訂單正處於近 10 年來的最低水平。

新加坡監管機構表示,它們擔心此件合併案讓該船廠在生產液化天然氣 (LNG) 運輸輪產生獨占地位。這種船舶為生產商帶來高獲利,並且隨著能源市場轉向天然氣發展,需求量非常高。

新加坡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在週末的聲明中說:「雙方目前是全球 LNG 運輸輪、也可能是大型貨櫃輪和大型油輪供應的兩家最大供應商。」

聲明說:「我方擔心,規劃中的合併交易將消除這兩大供應商在這些商業船舶的競爭,從而損害新加坡的客戶。」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根據海洋數據提供商 VesselsValue 的數據,現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工程的 LNG 船舶全球訂單市佔率約 52%。這兩家造船公司還吸引了大約五分之一的訂單,用於其他類型的船,如油輪、貨櫃輪和乾散貨船。

到目前為止,只有哈薩克同意這項合併案。

近年來,隨著國際貿易量萎縮,造船業苦於產能過剩。由於銀行在疲弱的航運市場中限制放貸,船隻的融資採購也變得更加昂貴。船東減緩訂購新船,讓全球造船廠陷入嚴重虧損,並迫使造船廠先後合併。

一位直接參與這件合併案的人士說:「該計劃是打算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合作,但現在已延後到 2020 年第 1 季。」「新加坡和日本都提出競爭的疑問,還不知道其他監管機構有什麼意見。」

這位知情人士說,由於南韓最高法院裁定,日本企業必須賠償在 1910 至 1945 年日本佔領朝鮮半島期間,被迫為其工作的韓國工人的家庭,此事在過去一年中東京與首爾間貿易關係緊張,因此人們擔心合併案可能在日本面臨障礙。

中國的船舶建造數量超過任何其他國家,中國上週宣布合併了其最大的兩個船塢,即中國船舶集團 (China State Shipbuilding Corp.) 和中國船舶重工集團 (China Shipbuilding Industry Corp.)。

日本兩家最大造船企業日本海事聯合公司 (Japan Marine United Corp.) 和今治造船公司 (Imabari Shipbuilding Co.) 的合作也正在進行中;而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控股私人有限公司 (Temasek Holdings Pvt. Ltd.) 希望合併該國的兩個大型船廠,即 Keppel Corp. 和 Sembcorp MarineLtd。

參與南韓造船業合併案另一名人士指出,首爾方面會努力消除新加坡的擔憂。

現代重工股價走勢
現代重工股價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