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企業、國安都靠他解危 危機隊長邱強的「零錯誤」祕訣

※來源:遠見雜誌
全球企業、國安都靠他解危 危機隊長邱強的「零錯誤」祕訣。(圖片:遠見雜誌)
全球企業、國安都靠他解危 危機隊長邱強的「零錯誤」祕訣。(圖片:遠見雜誌)

文 / 張彥文   攝影 / 賴永祥

出身台灣的邱強,長年旅居美國,是世界級的國際危機處理與零錯誤大師。美國贏得 1991 波灣戰爭的背後有他的協助。美國 500 大企業,從沃爾瑪到麥當勞遇到危機,有八成公司會找上他。誰是邱強?

說到「台灣之光」,你會想起誰?在美國警界闖出名號的神探李昌鈺、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李安、世界麵包冠軍吳寶春,還是首位獲得米其林名廚江振誠?

其實多年來台灣還有一位「隱藏版」的台灣之光。

他,只花 8 個月,24 歲就拿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機械及核能工程博士學位。

核災、戰爭、空難調查 國際重大危機都少不了他

他,曾讓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親自派飛機接送。

1999 年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為了美式足球賽即將開打,預備進行一年一度的營火晚會,但五層樓高的營火堆卻突然倒塌,58 名學生被壓在柴堆中,生死未卜,時任德州州長的小布希,派了專機接他。他的團隊迅速地研究營火堆的結構,避免造成大規模倒塌造成更大傷亡,成功地救出多數學生。

他,更曾主導過無數的國際重大災難調查,包括美國三哩島核能災變、太空梭挑戰者號爆炸、俄國車諾比核能電廠事故等。日本福島核災後,美國政府聘請他,帶領團隊去日本協助。

這位「隱藏版」的台灣之光,就是邱強,今年 67 歲,長期居住美國,是「零錯誤」公司(Error-Free)創辦人,過去 30 多年來,創造出一種特殊的行業:風險和危機管理。

不少接觸過他的人形容,邱強在危機處理領域的地位,可以比喻為「危機隊長」(Captain Crisis),就如同電影裡的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已經超脫能力的象徵,成為一種精神上的代表。

台灣出生長大,清華大學核工系畢業後赴美攻讀博士的邱強,雖長居美國,但在 20 年前,一度被台灣政府注意,聘請他回台。

20 年前,國安會舉辦了一場極機密的內部演講,講題是「台海危機處理及危機化解」,當時國安會祕書長莊銘耀及兩位副祕書長,再加上國防部參謀本部的高階將領,都在台下專心聆聽。台上侃侃而談的正是邱強。

當年回台,邱強同時受經濟部委託,協助調查 1999 年的 729 大停電發生原因,並在台灣發表了一本中文著作《危機處理聖經》,銷售超過 5 萬冊,闡述他獨特的專長—分析風險與化解危機。

不過,在國安會發表演說時,台下將領真正認得邱強的人並不多,多數人也不知道,這個身高不到 160 公分的「邱博士」,當年已經在十幾個國家,處理超過 1600 項危機。

靠「解危」成就億萬身價 聽他一場演講要 4000 美元

他最經典代表作之一是 1991 年協助美國政府在代號為「沙漠風暴」的波斯灣戰爭中,研擬伊拉克可能對阿拉伯或美國發動戰爭的 128 種狀況,進行沙盤推演。後來美國大獲全勝,就是因為預先進行危機數據分析及破解。

除了處理國家級危機,邱強更擅長協助企業找出問題。目前「零錯誤」公司的客戶,80%是財星 500 大企業。包括沃爾瑪、迪士尼、微軟、麥當勞等,碰到流程問題,都會找他幫忙。

邱強倚仗他分析風險和化解危機的專業能力,成就億萬身價。他的演講入場費是每人 4000 美元起跳。

不過,20 年前回台演講、出書後,邱強就很少回台灣。直到今年,他的身影又悄悄出現。他定居台灣的母親,今年過 100 歲生日,回台祝壽之餘,他再度發表新書《零錯誤—全球頂尖企業都採用的科技策略》,將他 30 多年來處理大大小小危機的心得,融會成一套心法。

他從吊車尾到第一名 美國 MIT 慧眼識英雄

在台灣出生成長的邱強,24 歲取得 MIT 博士,可能會讓人感覺是個天才,但其實他是進了大學後才開竅的。

泰國環亞工程顧問董事長,也是泰國台商界意見領袖邱燁,是邱強的胞兄,在泰國事業有成,但談到弟弟,總與有榮焉的說:「我的成就,不及我弟弟的百分之一。真的,我不是謙虛!」

邱燁回憶,邱強上了建中後,迷上樂團,下課後天天抱著電吉他,玩到連教科書都搞丟了。直到高三最後一學期,專挑容易得分的科目猛 K,才以最後一名考上清大核工系。

當時清大校長徐賢修在開學典禮,還特別提及兩位「榮譽級」的大一新生,一是當年的狀元;其次是三民主義考滿分的邱強。

令人意外的是,進大學後,他卻轉性發奮讀書。「高中玩太多了,進大學就專心念書,不能再玩了,」邱強說。他竟然以第 1 名成績畢業。

從最後 1 名到第 1 名,成為他申請 MIT 的優勢。到了美國後,他從系主任口中得知,MIT 錄取他,就是因為看到他具有潛力。

於是邱強拿著父親當了一輩子公務員的退休金 19 萬元台幣,當做第一年的盤纏,進入 MIT 核子工程研究所。

邱強的父親邱楠是文壇名人。15 歲時就在北京(時為北平)世界日報發表短篇小說,後來赴日留學,也曾就讀美國波士頓大學和哈佛大學。隨國民政府來台後,歷任中廣節目部主任、新聞局副局長、《中國時報》主筆、《時報周刊》海外版發行人等重要職務。

邱強當年拿著父親退休金出國念書,原很擔心父母生活無著,但當時邱楠卻安慰兒子:「我有一支筆,只要靠這支筆寫文章,生活不會有問題。」邱楠身故後,邱強就珍藏父親的這支筆,做為永遠的思念。

由核工領域跨界危機處理 他用科學方法助人「除錯」

令人好奇的是,從大學、碩士到博士念的都是核子工程,邱強怎會成為危機處理專家?其實他是受到兩大觀念啟蒙。

第一個觀念是 17 世紀法國思想家笛卡兒的《方法論》,強調思考得從簡單到複雜,且必須將每個問題分拆處理。第二個觀念是不斷循環的歷史法則。人類總是一再犯相同的錯誤。

他更發現,科技愈進步,人們犯錯誤更快、影響更大,致使他希望以科學的方法來協助人類免於重蹈覆轍。

引導他創業的重要關鍵時刻,是 1987 年 9 月 3 日那一晚。

那天,邱強和四位 MIT 的教授,聚在一起為 MIT 教授拉斯穆森(Norman Rasmussen)慶生。拉斯穆森被譽為核能安全之父,美國一至三代的核電廠設計,全都採用他的方法。

晚餐時,大家閒聊著自己處理過的各種事故,大家都同意所有事故跟人為錯誤有關,但人類卻缺乏對人為錯誤進行系統化的分析。

5 個頂尖科學人才就這樣興奮而熱烈地討論到凌晨 4 點,最後的結論是共同成立第一家專門研究人為錯誤的公司:國際績效改進公司 PII(Performance Improvement International)。就是「零錯誤」公司的前身。

國際績效改進公司成立後,邱強不斷精進危機分析與處理技術,最高境界是邁向危機預防的零錯誤,目前已發展到第三代,並向第四代邁進。

第一代的零錯誤技術,是找出人為錯誤的來源,並發展出預防的方法,是以個人的角度來預防錯誤;第二代則於 2002 年推出,納入企業互動流程的考量,了解企業會犯下哪些錯誤,以解決決策和操作面的問題。

2011 年起的第三代技術,則是運用人工智慧和大數據,開發出以軟體為中心的系統和 30 多門專業課程,這個系統涵括了各種危機事件的來由及相關的研發成果。

目前研發的第四代技術,目標是全程的人工智慧,在錯誤發生前就能及時提醒、及時解決。

他從武王伐紂開始研究 建立古今中外龐大資料庫

為了研究人類的錯誤歷史,邱強團隊耗費 30 多年,從中國第一個有文字記載的戰爭武王伐紂、從未打過敗仗的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各大戰役,到 20 世紀初的兩次世界大戰,建立了古今中外重大歷史事件的龐大資料庫。

邱強指出,人類幾千年來,總是犯同樣的錯誤。例如 2400 年前,雅典與斯巴達的第二次伯羅奔尼撒戰爭,就與美國 2003 年的伊拉克戰爭,有著相同的錯誤:都被假訊息騙了。

西元前 415 年,當時的雅典與斯巴達聯邦是死對頭,斯巴達於是煽動聯邦中的成員斯格斯塔(Segesta)向雅典求助,表示受到斯巴達的威脅,希望雅典能出兵救援,並承諾戰勝後,給予雅典大量的黃金做為報酬。

為取得雅典的信任,斯格斯塔邀請雅典大使到訪,還特意讓百姓身上掛滿金飾、換上絲綢的衣服,使雅典認定斯格斯塔是富庶之國,最後毅然出兵。

但斯格斯塔位在現今義大利的西西里島上,從雅典到西西里的海上航行距離很長,後勤補給超乎了雅典的能力,結果潰不成軍,人員死傷無數,甚而讓希臘文明自此由盛轉衰。

「伊拉克戰爭儼然是伯羅奔尼撒戰爭的翻版!」邱強分析,當年美國也認定伊拉克擁有大規模的毀滅性武器而出兵,後來雖然推翻了海珊政權,但是卻沒有找到任何毀滅性武器,而美國卻就此捲入了一場難以脫身的消耗戰。

邱強強調,人類的歷史一再重演,不管是恐懼或貪婪,當人對某件事有了強烈的意念或想望時,很容易輕信訊息。

他精進危機管理系統 「化繁為簡」是避禍關鍵

PII 從 1987 年創立至今,成果豐碩,已歸納出了八萬多項的錯誤模組,更從包括財星 500 大企業在內的各項合作及委託案中,累積近 800 件的研究案例。

而此套危機管理系統,幾經進化,更已邁入 3.0 版,無論是人的決策抑或設備的 bug,已能運用 AI,快速解構再結構,除了提醒錯誤,更能提出解方。

邱強認為,高風險的企業,像是軍隊、核電廠、藥廠等,最需要導入這套系統。

一如製藥公司,新藥的開發往往得耗時 30 個月,但只要一個人為錯誤,恐招致所有成果報廢,造成上億美元損失。

他簡化公務、改善生活品質 把自身「家庭危機」也化解

由於邱強提供的服務十分獨門,且對企業組織極具價值,PII 的年營業額很快就超過 3000 萬美元(10 億台幣)。

但 2002 年時,邱強將危機處理部門出售,只留下危機預防的業務,也就是現在的「零錯誤」公司。目前員工大多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和學生,絕大多數都是博士。

這個轉變,是因為邱強對於事業和人生,有了新體悟。

邱強表示,年輕時為了工作,長年不在家。有一次他從外地出差回家時,他的第一任妻子將他關在門外,要求離婚,讓他深刻反省。後來他將事業聚焦在危機預防,讓離家時間減半,才改善了家庭生活。

同時為尋求更好的生活品質,邱強也從他口中「下雨就一塌糊塗,下雪就凍得半死」的波士頓,搬到加州聖地牙哥的高級住宅區拉霍亞(La Jolla)。

當地是一個山海交錯、景色優美的小鎮;不只是旅遊聖地,也是美國最貴的住宅區之一。平均氣溫攝氏 20 度,冷熱正負差在 10 度以內,冬暖夏涼,鮮少下雨,環境宜居,難怪連阿里巴巴的創辦人馬雲和執行副主席蔡崇信都在當地置產。

投入危機管理事業 30 餘年,邱強一直將「成功在於轉機,失敗在於危機」奉為圭臬,強調成功雖然難以複製,失敗卻是可以避免的。他致力於危機預防,就是希望從源頭做起,協助國家與企業擴展成功的機會。

 

來源:《遠見雜誌》 2019 年 11 月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遠見雜誌》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