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陸員工大會筆錄外洩 吳忌寒道盡心酸:曾以為撐不過去年冬天

礦商巨頭比特大陸(Bitmain)本週稍早實行工商變更,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團變更為吳忌寒,此外,吳忌寒還接替了詹克團執行董事一職。

近日,再有比特幣大陸員工大會的會議記錄遭外洩,由此得知吳忌寒曾在會議上向公司全體員工坦承,「我們的礦機業務市場份額不斷下滑,礦池業務的主導地位也在下滑」,接著開始評論比特大陸另一位創始人詹克團稱,「公司裡有人說,我管理業務,他(詹克團)管理技術。我想問,他和我中間,誰真正熱愛技術?詹克團不愛技術,他愛滿足自己的權力慾望。他不愛技術,他愛慕虛榮。我們沒有選擇,只能把他趕出公司。」

其實,在所有可查的過往報導中,描述都是吳忌寒想成立比特大陸,希望詹克團能加入共同創造豐功偉績,詹克團花了點時間了解比特幣後決定加入,兩人隨後搭檔其他 3 位創始成員在 2013 年共同創立比特大陸,然而,在大多數人的印像中,吳忌寒等同於比特大陸。

吳忌寒就在當天的員工大會上,述說了兩人之間自 2015 年開始鬧分歧、緊張局勢在去年底達到巔峰,並表示「詹克團的分歧不僅止於普通的公司業務決策,而是已經升級到權力鬥爭的程度」。

吳忌寒表示,去年底為了挽救公司,他當時連同比特大陸其他 3 位創始成員,試圖說服詹克團就裁員一事達成一致決定,但卻遭詹克團反對,他甚至還不服氣,續而召集其他高級、中層管理人員反對裁員計劃,最終卻發現大部分公司管理人員都讚同裁員。

區塊客今年 1 月報導:比特大陸員工公開回應網友提問稱,這是肯定的。裁員將在下週(12 月 24 日)開始,牽涉到公司全員 50% 以上。」另一名經過網站認證的比特大陸員工則表示,「有些部門必須完全捨棄。」

他接著在員工大會上說,「大家都知道,公司 2018 年在研發項目上花費了很多不必要、倉促的投資,毫不猶豫就僱傭了數十萬人。每個人都支持裁員。」

儘管如此,詹克團還是在 12 月 17 日下令召開第二次會議,辯稱他應該是「公司唯一的執行長」,並揚言威脅如有員工不支持他,便要剝削他們的股票期權激勵措施。吳極寒說,最後,詹克團的二次嘗試失敗了,但隨著聯席執行長和比特大陸繼續進行裁員,兩人達成了退任的協議。吳忌寒說,「我知道詹克團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可能會很痛苦。我選擇了後退一步,讓他擔任董事長的榮耀。」

區塊客去年 11 月報導:11 月 7 日,就在比特大陸發布 Antminer S15 的前一天,趙肇豐、葛越晟、周鋒等人均「退出董事會」;企業法人詹克團由「董事長與經理」變為「兼任執行董事和經理」;吳忌寒則由「執行董事變為監事」。值得注意的是,《三言財經》甚至提到吳忌寒「再無權參與運營」及「退出比特大陸董事會」等消息。

然而,根據吳忌寒的說法,當時加密貨幣市場處於底部,市場動盪導致公司內部嚴重分歧,並使 Bitmain 的貿易夥伴受到驚嚇。「就在那天,我們有供應商打電話給我們,要求清算應付帳款。北京銀行已經同意給我們信貸額度,但是第二天就被削減了」,「如果不是後來幾個月比特幣價格的反彈…. 比特大陸可能無法撐過去年冬天。」

區塊客去年 11 月 報導:比特大陸共需支付台積電 10 億美元,但償還能力僅有 7 億美元,無法支付剩餘的 3 億美元

儘管 2019 年幣市回溫,比特大陸也並未因此抓緊良機。他說,「我們挖礦設備的市場份額正在下降」,「我們礦池的主導地位也在下降」。實際上在這段期間,比特大陸在礦機方面的競爭對手包含嘉楠耘智、WhatsMiner 和 InnoSilicon 都已乘機提高銷售量。

與此同時,比特大陸的旗艦礦池 Antpool 也失去了長期的主導地位,截止發稿時間還仍然落後於 Poolin、BTC.com 和 F2Pool。

截至截稿時間,詹克團並未回應置評請求,比特大陸發言人不予置評。《騰訊新聞》昨報導稱,詹克團已經開始與律師接觸,打算對比特大陸提起訴訟。

這篇文章 比特大陸員工大會筆錄外洩!吳忌寒道盡心酸:曾以為撐不過去年冬天 最早出現於 區塊客。

 

『新聞來源/區塊客 https://blockcast.it/


相關個股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