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順環球因子投資調查》

採用因子策略投資股票及固定收益持續增加
  • 59% 的現有因子投資者計劃增加配置,採用因子投資策略的投資人持續穩定提高

  • 亞太區受訪者報告顯示,因子策略的整體表現較環球投資者更加理想

  • 固定收益因子投資已逐漸獲市場接受,34% 的受訪者已增加該資產類別的配置

  • 股票策略顯著調整:動能 (+16%)、品質面 (+15%)、低波動性 (+6%)、價值 (-9%)

  • 79% 的亞太區投資者及 84% 的環球投資者一般認為可以透過因子投資涉獵企業社會責任 (ESG)

景順集團連續第四年發表《景順環球因子投資調查》,該報告顯示運用因子策略的投資者繼續增加因子配置,代表在挑戰更加嚴峻的一年裡,投資者對因子投資持長線眼光,並對策略抱持信心。

今年的調查在同類調查中規模最大,面對面採訪了 241 名機構投資者及中介(wholesale)因子投資者,涉及的資產管理總值逾 25 兆美元

在參與調查的投資者中,近半數 (45%) 於 2018 年增加因子配置,59% 計劃於未來三年增加其配置。因此,從 2018 年至 2019 年,機構投資者(從 16% 增加至 18%)及中介投資者 (wholesale investor 從 11% 增加至 14%)的因子投資策略平均配置水準雙雙增加。同時,逾 69% 的環球受訪者稱其因子投資表現達到或超出預期。

景順因子投資環球總監 Stephen Quance 表示:「我們繼續看到產業內發生結構性變化,在多個市場周期中,因子投資的接受度不斷上升。投資者正有策略地配置因子策略,並且對多元化收益的理解愈加濃厚。這種接受能力將推動產業不斷演變,向市場提供更加多樣化的因子產品。」

雖然亞太區投資者的因子配置水平略低,但表現更理想

在這次調查中,55% 的亞太區受訪者表示,他們有意在未來三年增加因子配置,略低於環球水準 59%,但與環球因子策略配置增加的趨勢一致。這些配置很可能主要來自傳統主動式投資(78%)及市值加權策略 (42%)。

報告顯示亞太區受訪者的因子策略中的整體表現較環球投資者更加理想:77% 的亞太區投資者表示,相較傳統主動式投資,因子策略表現優於預期或與預期相符,而環球僅為 69%。相較於市值加權策略配置,75% 的亞太區投資者表示,報酬表現優於預期或與預期相符,而環球僅為 68%。  

儘管報酬很可能優於其他地區投資者,但亞太區投資者將因子策略的投資表現列為與因子投資相關的最大挑戰,略高於環球投資者,後者認為首要挑戰為決定是否在投資組合中加碼或減碼因子。

在主動與被動投資實踐方面,68% 的亞太區受訪者偏好主動式投資,略低於環球水準 76%。投資者對主動式投資因子策略的配置預期將進一步增加,47% 的亞太區投資者計劃在未來三年增加主動式投資因子策略配置,而 29% 的受訪者計劃增加被動式投資策略。  

Stephen Quance 評論稱:「基於傳統主動式投資仍是大部分亞洲市場的主流投資策略,我們預期亞洲投資者會根據他們對主動式管理的預期衡量因子配置,而這些投資者通常會偏好更加靈活的因子投資方式,而非被動指數型投資方式。最終,因子策略仍需要解決亞洲投資者所擔心的表現問題。」

對固定收益因子產品的需求加速成長

所有地區的受訪者均日益增加對因子投資策略在固定收益中的應用。亞太區約有 76% 的機構投資者及 75% 的中介投資者認為,因子投資可應用於固定收益資產類別,這數字高於環球機構投資者平均水準的 70%。去年,該地區 32% 的機構投資者及 29% 的中介投資者增持固定收益因子,僅略微低於其他地區的投資者。

從環球角度看,投資者認為收益率/利差因子與固定收益的相關度最高,隨後是流動性、價值及品質面因子。亞太區方面,調查結果亦相近,但相較於環球平均水準,對固定收益之收益率/利差、價值及低波動性因子的考慮更高。

雖然市場存在對固定收益運用因子策略的需求,但仍明顯缺乏合適的產品。十名受訪者當中有九名表示,當前因子產品沒有很好地涵蓋該資產類別(市面上產品的數量及品質均是如此)。由於市場上缺乏合適的固定收益因子產品,81% 的亞太區受訪者認為有必要進一步開發產品。

投資者部局「價值」以外的其他因子

這次調查發現,受訪者繼續增加因子的數量及結合多種因子策略的使用率。此外,受訪者在因子的採納或篩選方面變得更加平衡。其中一個調查結果對價值因子(投資者首選及採納最為廣泛的因子之一)的依賴程度有所下降,同時對動能、品質面及低波動性等其他因子的使用則有所上升。儘管近年價值因子的相對表現不理想,但依然是機構投資者 (86%) 及中介投資者 (91%) 最為採納的因子之一。 

環球而言,統計 2018 年 4 月自 2019 年 3 月止,多個因子策略(包括動能、低波動率及品質面)表現優於各個市值加權指數,而一些常用因子策略(包括價值)的表現則不如 MSCI 世界指數。這部分反映於受訪者的投資體驗上。在本年度的調查中,與去年相比,更多調查受訪者表示,表現落後於傳統主動式投資及市值加權配置。

ESG 能否作為因子仍有待討論

研究進一步顯示,大約 85% 受訪者正將企業社會責任(ESG)考慮整合到因子之中,而近半數受訪者認為 ESG 投資會進一步互補完善因子投資。   

隨著 ESG 從簡單地篩選證券,發展到包括量化評分,市場對 ESG 投資及因子投資是否可能產生綜效或衝突產生了疑問。在亞太地區,近半數(48%)投資者認為 ESG 考慮因子對因子策略表現具有互補作用,而 47% 的投資者認為 ESG 對策略沒有影響,只有 5% 的投資者認為 ESG 不利於因子投資實踐。

許多資產擁有人仍不確定 ESG 與因子投資之間的相互作用。逾四分之一(28%)的機構投資者認為 ESG 是一個獨立的因子,而 40% 的機構投資者則將 ESG 視為各種因子的組合。與其他地區的同類投資者相比,亞太地區的投資者(佔 41%)更傾向於將 ESG 視為品質面因子的特例。約 29% 的亞太地區投資者及 25% 的環球投資者將 ESG 視作獨立的投資因子。

有看法認同因子投資可能是實現 ESG 目標的一種方法。在環境方面尤其如此,79% 的亞太地區投資者及 84% 的環球投資者認為這可以透過因子投資進行整合。大部分亞太地區投資者亦認為 ESG 的社會(74%)及治理(70%)層面可透過因子框架進行整合,這數字均高於環球平均水準。

Stephen Quance 總結道:「該研究進一步帶出了市場愈來愈傾向於將因子策略應用於固定收益投資當中,投資者顯然將可以從更加廣泛的因子產品中受益,但市場在各種因子如何與 ESG 投資相互作用方面尚未達成共識。對因子投資者而言,就『什麼是 ESG 因子』達成一致共識將是未來一個討論重點,且將對 ESG 投資產生重大影響。」

附錄——樣本及研究方法

本研究的實地調查由 NMG 的策略諮詢實踐部門進行。景順集團選擇聘請專業獨立公司,確保得到優質的客觀結果。研究方法的關鍵組成部分包括:

  • 重點關注關鍵決策者,透過經驗豐富的顧問對他們進行訪問並提供市場見解。
  • 使用結構化問卷進行深度(通常 1 小時)的面對面訪問,以確保收集定量及定性分析。
  • 結果由在環球資產管理行業具有相關諮詢經驗的 NMG 策略團隊進行詮釋。

2019 年是本研究的第四年,我們對環球 241 間不同的退休基金、保險公司、主權投資者、資產顧問、財富管理公司和私人銀行進行了訪問。這些投資者資產管理總值達 25.1 兆美元(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

在今年的研究中,所有受訪者均為「因子使用者」,即在整個投資組合中投資於因子產品及/或使用因子監控風險。我們特意採訪了多個市場中不同類型的投資者,優先考慮規模更大、經驗更豐富的因子投資者。依投資者分部及地理區域劃分的 2019 年訪問樣本細分於報告的圖 6.1、6.2 及 6.3 中展示。景順與 NMG Consulting 並無關聯。

為專業客戶編製的《2019 景順環球因子投資調查》的全文可於以下網址下載:http://inves.co/igfis2019

除非另有說明,所有數據均來自景順及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本文件僅包含一般資料,並非認購基金股份的邀約,亦不應被視為建議購買或銷售任何金融工具。此外,本文件亦不構成個別投資者對任何投資策略的合適性的建議。雖然本公司已採取措施,確保文內資料準確無誤,但不擬就任何失誤、錯誤或遺漏,以及任何依賴本文件作出的行動承擔責任。本文件內的觀點及預測將不時轉變,而不會另行通知。投資涉及風險。過去績效並不代表未來績效表現。投資附帶風險,投資標的及投資地區可能之風險如市場(政治、經濟、社會變動、匯率、利率、股價、指數或其他標的資產之價格波動)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產業景氣循環變動、證券相關商品交易、法令、貨幣、流動性不足等風險。且基金交易係以長期投資為目的,不宜期待於短期內獲取高收益,投資人宜明辨風險,謹慎投資。詳情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績效,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Inv19-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