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負利率效果有限 聯合國:預估今年全球GDP成長降至2.3%

QE、負利率效果有限 聯合國:預估今年全球GDP成長降至2.3% (圖片:AFP)
QE、負利率效果有限 聯合國:預估今年全球GDP成長降至2.3% (圖片:AFP)

今 (26) 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 (UNCTAD) 公布「2019 年貿易和發展報告」,內容顯示,即使「忽略」最壞的經濟下滑風險,2019 年全球經濟增長率也會從 2018 年的 3% 降至 2.3%。

(資料來源: trade and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資料來源: trade and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報告指出,隨著全球需求疲軟、美中貿易摩擦持續、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英國脫歐,及美國的關稅保護主義,使今年全球貿易成長將嚴重減緩。去年貿易成長率已降至 2.8%,今年可能進一步降至 2%。

此外,全球經濟衰退可能導致部分開發中國家陷入債務困境,截至 2017 年,開發中國家的債務總額已達到歷史新高,達為國內 GDP 總值的 190%。

儘管各國採取一系列量化寬鬆、降息、甚至負利率等非常規貨幣政策,但新一波的寬鬆政策能否提振整體需求並不確定。一些大型新興經濟體已經陷入衰退,而一些已開發國家經濟情況距離衰退僅一步之遙。

(資料來源: trade and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資料來源: trade and development report 2019)

同時,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已開發國家經濟成長減緩,已證明依賴寬鬆的貨幣政策和資產價格上漲所帶動的需求持續性不足,對企業和富人減稅未能刺激生產性投資。
 
不過即使非常規貨幣措施—負利率和量化寬鬆,自金融海嘯以來效果不彰,但非常規貨幣政策和進一步的貿易自由化仍然是因應全球經濟疲軟的首選。只是市場越來越擔心,即使是新一波的量化寬鬆也無法提振整體需求。

報告中認為全球經濟還有四大總體結構性挑戰,即經濟利益中分配給勞動的比重下降、公共支出減少、生產性投資減弱,及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持續增加。

為此,報告呼籲透過由政府主導的「全球綠色新政」促進公共投資的同時避免環境破壞,推動工資主導型增長而不是金融主導型增長,促進生產性貿易也遏制掠奪性金融。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