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Fed鴿中帶鷹—油價升來還降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董事、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在個人部落格發文,認為沙國石油設施遇襲、聯準會降息及中國取消農業州訪問,是上週主導風險市場的 3 件大事,不過他認為,明年美國的貨幣政策動作,應該比 Fed 暗示的來得更多。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三件大事在上週主導了風險資產市場的走勢和資金情緒的起落。沙特石油設施遭遇恐怖襲擊,超過五百萬桶的日產能受到影響,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一度暴漲,但是隨著產能修復期望變得樂觀,石油和能源價格回落。美國聯儲如料下調政策利率 25 點,並有過半數委員表示今年有第三次降息,國債市場上揚,十年期國債利率回軟到 1.72% 。第三件大事發生在周五,特朗普表示貿易協定可能要到選舉後才有結果,中國代表團取消了對兩個農業州的訪問提早回國,美股聞訊下跌,錄得本月第一個星期的跌市。除此之外,還有兩件不太小的小事情發生了。歐盟主席容克指出英國脫歐仍有可能達成協議,英鎊繼續反彈。美國資金市場爆流動性危機,隔夜 repo 利率一度升到 10% ,紐約聯儲連續三天向市場注入資金,資金市場有驚無險地度過了離奇的一周。

美國聯邦儲備局一如市場預料減息 25 點,但是這是公開市場委員會最扭曲的一次降息決定。其中三位委員反對利率決策,兩位反對降息,一位要求降息兩碼。負責提供前瞻性指引的點陣圖顯示委員平均認為今年應該降息兩次(即今年不再有另一次降息),但是其中七位委員(過半數)認為還要降息一次,五位似乎反對本次降息。點陣圖顯示明年不降息,不過鮑威爾在記者會上提到最多降息一次。調低利率的同時,貨幣當局上調了 2019 年的 GDP 預測。鷹派降息已經不足以描述聯儲的政策意圖了,鮑威爾領導的公開市場委員會出現了巨大的意見分歧,他的局面控制能力出現了問題,而此可能成為新的市場不確定因素。對此筆者的解讀是,1 )聯儲這次降息的本土經濟邏輯並不清晰,決策受到白宮的政治壓力和華爾街的市場壓力。2 )聯儲目前降息的一個重大原因是全球貿易環境不確定性,對此目前無法量化,但又不得不防,決策者對此的認知存在分歧。3 )通貨膨脹乍現、經濟前景不明朗,消費強勁、投資信心不足兩組數據相互矛盾,令決策者在時機與力度拿捏上缺少共識。4 )歐洲央行率先重返 QE 後,央行之間的競爭性放水和資金流向的變化,應該給聯儲的政策制定帶來壓力。筆者認為,鮑威爾 “依據數據決策” 的表態,符合他對政策獨立性的追求,恐怕也是在目前經濟環境下的不得已作法,更是各國央行之間政策博弈之必須。筆者估計明年美國的貨幣政策動作,應該會比現在聯儲承諾的更多。

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設施,在 9 月 14 日受到無人機和導彈的襲擊,油價在第一天開市飆升了 15% ,為三十年來最大的單日昇幅,之後迅速回落。這是又一樁離奇公案,美沙指責伊朗發動襲擊,但是對攻擊發源地至今語焉不詳。以現代衛星技術,這本不是難事;沙特裝備全套美國空防武器,如果有跨越海灣的飛行器來襲,也難以想像毫無防範。筆者無意以陰謀論揣測,不過此事發生於 1 )美國調查沙特記者被虐殺調查結案之前,2 )美國試圖重啟與伊朗對話之時,3 )沙特石油公司再啟 IPO 程序之際。此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取決於產能恢復的時間。受影響產能達到每日 570 桶,超過伊朗革命時的 560 萬桶、石油禁運的 430 萬桶和伊拉克戰爭的 430 萬桶,位居歷史最多,不過目前並未出現地緣政治危機,一切取決於正常的搶修進程。如果設施能夠在三個月內恢復正常,相信現有的庫存足以應付。如果超過三個月,則油價有進一步上升的壓力。適值美國大選年份,估計華盛頓在動用國家儲備上不會手軟。沙特稱已經有 25% 的受影響設施可以恢復生產,目前估計其它設施在數個星期內恢復。如果屬實,全球增長可能受到的影響不會超過 0.1 個百分點。

本週重要數據不多,關注美國核心 CPI 和歐洲 PMI 。

本週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