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16國告過,張金鈺在最慘反傾銷戰場存活 拒西進拚到亞洲最大!不銹鋼管王的員工開超跑哲學

※來源:商業周刊

文字 • 黃靖萱 攝影 • 楊文財

允強董事長張金鈺(左)隨時都帶著兒子張博凱(右)在旁見習,他說要給兒子做榜樣,早上 7 點半就來上班。

約好採訪這一天,到彰化高鐵站接我們的,居然是一輛灰色的保時捷。「後面那台奧迪 A6,是我們另一個經理的,他來接客戶,」灰色保時捷的主人、允強副總經理詹烈麟說。

業務經理,由公司配車市價超過 250 萬元的奧迪 A6?

不西進,只在台擴廠:

我 1.5 代,是拿刀殺出來的

原本,我們好奇一家數十年來堅持在台灣擴建,從不西進中國的傳統鋼廠,居然會成為台灣第一家大舉在土耳其投資的製造業。此刻,我們更好奇,這家低調公司的老闆,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允強,去年營收 191 億元,是全球第 4、亞洲第一大不銹鋼管廠,排在它前面的,第 1、3 名都是義大利大廠,而第二名則是專門生產汽車排氣管的德國 Fischer。舉凡在六輕等化學工廠看到的彎彎曲曲管線,或直徑 2 公尺的輸水大管,又或是廚房隨處可見的不銹鋼管,都是允強的主力產品。

「他們都超低調的,幾乎找不到人耶,」長年研究不銹鋼產業的金屬工業研究中心研究員林偉凱說。如此低調,公司裡的幹部,開的車卻一個比一個高調,在彰化的鄉間道路上,更顯突兀。我們才到達允強門口,大門正緩緩拉開,駛出一輛要價千萬元的賓利,原來是創辦人張清課正要離開。85 歲的他,每天還是會進公司巡巡看看。

張清課早就已經交棒給兒子、現任允強董事長張金鈺。張金鈺自 20 年前接任總經理以來,允強從鋼管跨入鋼板,在台灣從一個廠擴大為 4 個廠,更跨出國門赴土耳其設廠。

「我不是接(班)啦!我是 1.5 代,不是二代。我也是拿刀殺出來的,」談到當年的擴張,張金鈺瞪大眼強調,「我爸做鋼管時,(1 個月做)1000 多噸,我接了之後做到 1 萬多噸,還做到鋼板。」

「我爸說,你會做(鋼板)嗎?就是不會做才要做啊。很少遇到像我爸這麼看衰我的,可是我就不服輸啦!」他說。

就是這種又衝又反骨的個性,允強才有今天的規模。

鋼鐵可以說是全球反傾銷戰爭中,打得最激烈的產業,「允強的鋼管,被 16 個國家告過,總之,每次被告都有我們家,」張金鈺說。當年,面對層出不窮的反傾銷調查及禁令,他決定擴大產品項目,跨入鋼板,用規模分散風險。比起鋼管,鋼板產品製程少,需求量也大,是最快擴大規模的方式。

做鋼板,被同業長輩罵:

賠錢賣就對了,我故意的

但 15 年前,允強的鋼板產品都還沒出來,父執輩的同業就打電話來罵他搶市場,反而激起張金鈺的鬥志。原本計畫跟鋼管一樣,主打外銷的鋼板產品,他卻用低於市場價格在國內賣。

「我就是要展現實力給你看,賠錢賣就對了,我故意的。」他就這樣殺了 2 個月,因為初期允強的產能少,虧損不如鋼板大廠嚴重,但卻殺出知名度,還讓他得到虎豹小霸王的稱號。「前輩我非常尊重,但做生意沒有什麼大小漢(台語:大哥小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一位不銹鋼上游高層觀察,允強和彰源是台灣前 2 大鋼管廠,由於後者仍是創業者掌舵,保守經營下,2 家從早年幾乎平起平坐,慢慢營業規模差距越拉越大。「但是允強父子也是很多衝突,老一輩的都不想擴張太快。」

直到今天,張清課仍不時會對兒子說,「夠吃就好了,不要做這麼大。」就連土耳其的土地尋找了 1 年,總算買成,董事會也已決議投資 20 億元後,張清課還是常忍不住問他:「一定要去嗎?」

「我不是要夠吃就好,允強要繼續走的,有機會為什麼不去投資呢?」張金鈺說。

林偉凱分析,除了反傾銷稅的障礙外,歐洲對鋼品的進口也存在配額限制,允強選擇到土耳其設廠,一來除了該國鋼品進口量大外,還有它的樞紐位置,「允強意在歐洲市場,要做長做久做大,不得不到當地設廠。」

公開不給陸廠看的產線:

就是要二流機器做一流產品

鮮少受訪的張金鈺口才極佳,他罕見的敞開工廠大門,為我們解說他曾多次拒絕中國廠商來參訪的獨門產線。

工廠裡,一條像看不見盡頭、長達 40 公尺的製程,裡頭正以 1 萬度高溫,將已捲成管狀的不銹鋼焊接起來,從這裡焊完的鋼管,可做到完全無縫。這條製程裡,結合德國來的雷射焊接,也有義大利的切割機、刨光機等,將過去每段各自獨立的製程,組裝成可連續生產。

過去的製程是,焊接好長達 6 公尺的鋼管,必須再搬到工廠的另一頭做刨光,而且,切割差也沒關係,可在刨光的製程補救。

而這條連續產線,是張金鈺搬張椅子坐在產線邊上,盯著員工花了 3 個月打造成的。它難的是必須在所有製程都完成後,才能做最後切割,必須確保切割的品質,不能在已刨光完成的鋼管上留下痕跡。更難的是,只要有其中一段製程出狀況,就得整條停線。

「我們製造業,能贏人家的是什麼,就是縮短製程、縮短製程、縮短製程。」張金鈺強調,每少一個製程,就是節省幾塊錢成本。「允強就是要二流、三流的機器,能做出一流的產品,如果買一流機器做一流的產品,允強完蛋了,鐵定關門的,因為(成本)無法和人家拚嘛!」

「給越多,賺越多」

18%獲利分員工還配高級車

對每一道製程都斤斤計較,但當我們走出廠房,卻見到停車場裡一字排開賓士、奧迪等名車。

允強不只是將獲利的 18%都分給員工,而且,眼前這些車都是給副理以上,尤其是負責國貿業務的員工配車,或是公司補助員工購買的車。「車都我選的,不然他們(員工)不可能敢選這麼好啦!」張金鈺說。

「張董跟我說,買好車,保護員工一家的生命,花再多錢都值得。」奧迪中區的經銷商和順汽車董事長廖祿彰說。他透露有次,允強員工的新車才剛買就出車禍,車全毀,但當員工說抱歉時,張金鈺回應:「我再換一台更好的給你。」

「我覺得就是要多給一點,我給越多,賺越多!這幾年我沒有因此賺少。」張金鈺說。由於中美貿易戰爆發,各國競築貿易壁壘,允強於是減少過於競爭且低毛利的鋼板裁剪業務,這也是他們雖營收衰退,但獲利水準仍能維持的主因。

雖在外人眼中,張金鈺是接班富二代,但他當時接下的其實是負債、有財務壓力的公司。那時,包括張清課在內的員林幫,在股市小有名氣,張清課還曾為了做股票,不斷買進生產 PU 皮的普大,沒想到買成最大股東,一度積壓太多資金,無法脫手,造成財務困難。

張金鈺從此告訴自己,絕對不玩股票。「就算你在這裡贏錢,這種錢也來得太快,(導致)一塊一塊賺的製造業,你一定會做不下去。」詹烈麟也說,張金鈺甚至不准公司的財務人員操作期貨及衍生性金融商品。

近來,不銹鋼的重要原料鎳價上漲,不銹鋼價也跟著水漲船高,有人認為可因此享受存貨價值上漲利益。但張金鈺立刻正色指出,「千萬不要去玩庫存,玩庫存的最後都會輸到脫褲。」因為早年是賣方市場,中、下游公司的規模,全賴能拿到多少上游原料,當時張清課等老一輩鋼鐵人,都會庫存大量原料,但當鎳價下跌,他們也曾因此受到重傷。

即將啟程到土耳其視察允強第一間海外工廠,張金鈺笑說自己比以前更認真了。另一個原因是,他要為已進入公司的兒子張博凱做榜樣。「我以前 8 點上班,現在都要在他之前上班,7 點多就到。」這次採訪,張金鈺也是全程把兒子帶在身邊,不時就要他回答問題。

不甘於「夠吃就好」,張金鈺要打造更國際級的企業。「你看我們難道像是鐵工廠?雖然做傳產,但我就不要讓人家看衰小(台語:衰、倒楣)。」年近 60 歲的他,不減虎豹小霸王的豪氣。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61 期。

來源:《商業周刊》 1661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