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負殖利率債券仍有人趨之若鶩 這裡有四個理由

為什麼負殖利率債券仍有人趨之若鶩 這裡有四個理由(圖:AFP)
為什麼負殖利率債券仍有人趨之若鶩 這裡有四個理由(圖:AFP)

在擔憂全球經濟和中央銀行更寬鬆的貨幣政策之際,美國投資人對全球近 17 兆美元的負收益債券持懷疑態度。

AlphaSimplex 投資組合經理 Kathryn Kaminski 表示,光靠教科書金融理論很難解釋為什麼投資人可能希望將資金投資於債券,在債券到期時拿回的資金將比投入的資金還少。

儘管如此,分析師表示,投資人和交易商還是有理由買進負殖利率債券。以下是其中一些:

債券持有人 (Bagholders)

買進負殖利率債券的投資人通常押注債券價值繼續上漲,實際上它們是在押注還有其他的「持有人」。

由於普遍預計歐洲央行 (ECB) 將重啟其資產購買計劃,歐洲債券購買者可能會依賴 ECB 來拉抬他們持有的負殖利率證券投資組合。

雖然購買低於零利率的債券投資人其實是為持有債券而付出代價,但如果債券價格上漲,那麼成本就能抵銷。

德國在 7 月拍賣 40 億歐元的 10 年期政府債券,得標殖利率為負 0.26%,但卻是以溢價 102.6 歐分售出。這個指標債券目前的交易價格為 106.9 歐分,這意味著在上月的拍賣中得標的投資人光靠價格上漲,就能獲得約 4% 的收益。

Bianco Research 創始人 Jim Bianco 表示,「每個人都瘋狂地買進這些東西,因為系統中有太多的資金從量化寬鬆和過多資金轉向政府債券。」

另一方面,市場參與者開始認為,買進固定收益證券以期待未來價格上漲,是否仍是長期不變的投資策略,界線越來越模糊。

安全資產

市場參與者表示,能夠抵禦美國經濟惡化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的避險選擇有限。當風險資產遭到拋售時,政府債券的負殖利率問題可能會因其在市場陷入困境時自我證實的反彈能力而掩蓋過去。

Neuberger Berman 全球投資級聯席負責人 Thanos Bardas 表示,「有關在固定收益投資組合中獲得高質量收益非常重要的認知,已經在市場中造成小小的恐慌。」他強調,截至上週,所有天期的德國國債均為負殖利率。

跨貨幣對沖

負殖利率並不意味著某些人的收入為負值。

與歐洲和日本投資人不同,美國投資人通常需要支付對沖外匯波動的費用,因為美國的利率遠高於歐洲和日本等其他發達市場。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基金經理人仍然可以透過持有負殖利率的歐洲政府債券賺錢。Wells Fargo 資產管理公司高級投資組合經理 Jens Vanbrabant 表示,貨幣對沖可以為美國投資人購買歐元計價債務提供額外 3% 的年化回報。

騎乘效果 (Roll down)

投資人可以從負利率獲益的另一種方式是利用殖利率曲線的斜率,即使對於德國和日本的負殖利率債券市場來說,這個斜率仍然很陡峭。

殖利率曲線代表短期殖利率與長期殖利率之間的差距,陡峭的曲線表明存在較大利差。

例如,交易者可能買進負殖利率的 3 年期債券並在一年後賣出。由於債券價格與殖利率相反,在其他條件相同下,3 年期債券的價值應該高於 2 年期債券。

法國興業銀行 (Société Générale) 利率策略師 Michael Chang 表示,只要短期債券的利率比長期債券的利率更趨負值,長期債券的價格通常會隨著接近到期而上漲。

但他提醒,透過「降低殖利率曲線」賺錢只是一種短期策略,而且交易者必須在到期前賣出債券,因為證券在到期時只會以票面利率交易。

Pimco 表示,全球債務投資人通常採用這種策略從日本獲利微薄的政府債券市場中賺錢。

10 年期美債殖利率走勢
10 年期美債殖利率走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