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外國廠商想跑 日經:中國企業也醞釀出走潮

不只外國廠商想跑 日經:中國企業也醞釀出走潮  (圖片:AFP)
不只外國廠商想跑 日經:中國企業也醞釀出走潮 (圖片:AFP)

不僅在中國投資的外資正因美中貿易戰撤離中國,中國企業也正在醞釀出走潮,並尋找其他的替代生產基地,以減輕長期貿易戰帶來的負面影響。

根據日經亞洲評論 (Nikkei Asian Review) 彙編的數據顯示,自去年 6 月以來,已有 33 家陸股上市公司告知上海、深圳 2 間交易所,有計劃在海外設廠或擴大生產。

與其他外國製造商一樣,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商品徵收多輪關稅,加上工資和其他成本上漲的考量,促使中國企業遷離中國。

上述 33 家公司中有近 70% 將越南列為首選標的,其餘則選擇柬埔寨、印度、馬來西亞、墨西哥、塞爾維亞和泰國。

如中國橡膠產品製造商金華春光,該公司於 7 月 19 日宣布投資 435 萬美元於越南建立生產基地,該公司總部位於浙江省,表示該投資是對「國際環境變化」的因應,也是全球擴張計劃的一部分。

金華春光製造用於真空吸塵器的軟管,這是川普總統在 2018 年下半年針對價值 2000 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的第三輪懲罰性進口關稅的名單之一。

浙江恒林椅業也在尋求移往越南的機會,並在當地投資了 4800 萬美元,一部分用於收購了越南一家台資工廠,以加速擴張。

「我們將在今年下半年開始生產」該公司的一位高級主管在安吉縣的工廠告訴日經。瑞典家具製造商 Ikea 和日本的宜得利 Nittori 皆是恒林的客戶。

紡織品製造商也決定增加越南的產出

華孚時尚去年 12 月宣布投資 25 億元人民幣 (3.62 億美元) 在越南建廠。這家紡織紗線製造商表示,在越南建立一家製造工廠將使他們得以採購更便宜的原料,在降低勞動成本的同時還能躲避關稅壁壘。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截至 2017 年的五年間,中國的名目工資每月增長 44% 至 6,193 元。與越南 30% 的漲幅,馬來西亞的 28% 和墨西哥的 11% 相比非差距不小。

分析師表示,成本上升驅使企業在貿易戰之前轉移到海外。 事實上,自 2001 年以來,中國已採取「走出去」的政策鼓勵此舉,但由於內需市場龐大,很少公司認為他們迫切需要採取此措施。

「美中貿易戰短期內加速了此一趨勢,並讓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等國家藉此獲益」惠譽風險分析師 Darren Tay 表示。

有競爭力的工資不僅吸引外國投資者進入這些國家。新加坡經濟學家 Rajiv Biswas 表示:「技術熟練,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動力,良好的基礎設施和強大的自由貿易協定網路,例如這些國家為東協自由貿易區和歐盟 - 越南自由貿易區的成員也是因素之一」

雖然大多數國家都像其他人一樣歡迎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但他們也須提高警覺以避免成為川普懲罰性關稅的另類受害者,因美國總統最近威脅從 9 月 1 日起要對中國進口的 3000 億美元的進口產品徵收 10% 的關稅。

越南紡織服裝協會主席 Vu Duc Giang 在接受採訪時說:「當局必須制定措施,防止中國產品洗產地,將中國廠商製造之產品被重新標記為從越南境內運往美國的產品。」

江蘇新泉汽車飾件於 5 月宣佈在馬來西亞投資 6440 萬令吉 (1500 萬美元)。 該投資將支援新泉的主要客戶浙江吉利控股,該公司與馬來西亞國家汽車製造商寶騰控股公司合作生產汽車,並在東南亞市場銷售。

「馬來西亞歡迎中國投資,包括技術轉讓,當地人才的使用,而絕非中國勞工的大規模移民。」馬來西亞貿易辦公室的一位官員說。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 (Mahathir Mohamad) 對前任馬國首相批准的中國投資持批評態度。馬哈地去年 8 月在北京告訴中國總理李克強,馬來西亞不會允許「新版殖民主義」,指的是中國公司在他的國家開展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

這些項目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該倡議因幾個發展中國家深陷債務困難而受到批評。 參與馬來西亞項目的一些公司透過從中國進口設備和勞動力,而非使用當地的勞動力和資源,引起了馬哈地的不悅。

IHS 分析師 Biswas 表示,中國投資從資源和基礎設施轉向製造業將受到許多發展中國家歡迎。

Biswas 說道:「許多發展中國家仍依賴商品出口,政府高度重視建立製造業,以實現經濟多元化,並創造新的就業機會。」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