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黃金牛市二戰來僅有兩次 新一輪即將出現?

主流黃金牛市二戰來僅有兩次 新一輪即將出現?(圖:AFP)
主流黃金牛市二戰來僅有兩次 新一輪即將出現?(圖:AFP)

今年來黃金一直炙手可熱,部分投資人認為黃金即將出現二戰以來只出現過兩次的局面:進入主流牛市。

黃金自 2013 年以來首次突破每盎司 1400 美元,今年以來漲幅超過 12%。與 2015 年底跌破每盎司 1100 美元比較,這也代表了超過 35% 的反彈。

從最嚴格的意義上講,牛市被定義為從最近低點上揚 20% 以上。但是這一波的強勁走勢並不被大多數投資人認為是真正的牛市,而只是周期性上漲。相反地,他們希望看到一個持續多年並且回報率更高的反彈。

由於聯準會 (Fed) 將降低利率、美國經濟活動放緩以及貿易緊張局勢依然存在,黃金可能會在近期這些利多的基礎上繼續上漲。就歷史上看,Fed 降息時黃金就會大漲,因為降息壓低債券殖利率和美元。在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下,黃金也被投資人視為交易的避風港。

Alpine Macro 首席全球策略師陳釗表示,「如果我們的判斷正確,美國經濟正在走軟,通貨膨脹將繼續下降,殖利率將保持低位很長一段時間,這些都是黃金的利多。」

投資人認為 Fed 將在 7 月 30 日至 31 日的政策會議上降息。根據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集團 (CME Group) 的 FedWatch 工具,市場預期調降 25 個基點的機率為 58.9%,調降 50 個基點的機率為 41.1%。

降息往往在政策制訂者和投資人擔憂美國經濟的時候出現。Fed 主席鮑爾 7 月 10 日表示,美國近期的商業投資放緩,因為正在進行的美中貿易戰和「海外經濟成長放緩」的「亂流」抑制了美國經濟前景。與此同時,通膨仍頑固地低於 Fed 2% 的目標。

中國和美國已經進行了一年多的貿易戰,兩國上月底同意重啟貿易談判。但川普總統週二 (16 日) 表示,雙方達成協議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根據 IHS Markit 的數據,歐洲上月製造業活動萎縮。由於貿易緊張局勢和「政治不確定性」,該地區製造業活動受到「充滿挑戰的經濟環境」打擊。這樣的數據讓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為該地區推出更多刺激措施鋪平了道路。

這種寬鬆貨幣政策的環境給了黃金的最佳表現空間。

MRB Partners 創始合夥人 Phillip Colmar 在本月稍早的報告中表示,「黃金通常被認為是通膨對沖,但這兩者在過去 20 年中沒有相關性。」「相反地,在政策制訂者故意並持續保持政策利率和債券殖利率低於名目 GDP 成長率,也就是透過寬鬆政策推動成長和通貨膨脹的情況下,黃金蓬勃發展並且核心消費者物價通膨趨於上升,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時就是如此。」

Colmar 補充說,他不會「追逐」當前水平的金價,指「狀況已呈超買」。然而,「我們認為近期黃金價格上漲是市場訊號,央行正在透過降低利率和債券殖利率提供比支持目前全球經濟所需更多的通貨膨脹。」

黃金的最後一個主流牛市從 1990 年代後期持續到 2011 年,再之前一次是在 1960 年代末到 1980 年之間。黃金在這兩個期間內都受惠 Fed 的降低利率,以協助刺激通貨膨脹。

可以肯定的是,股票也受到寬鬆貨幣政策的推動。事實上,史上新低的利率一直是當前股市的最大催化劑之一,這是史上​來最長的牛市。這些措施允許企業以更低的價格借錢,以便發展業務或回購股票。

但全球最大對沖基金 Bridgewater Associates 創始人 Ray Dalio 認為,現在可能該投資黃金而不是股票,並表示央行即將在這輪貨幣寬鬆政策中引發投資的「典型轉變」。

他在一篇 LinkedIn 貼文中表示,像股票這樣的資產「不太可能成為真正的實際回報投資,最有可能表現最好的資產將是在貨幣價值貶值且國內和國際衝突顯著時的投資,比如黃金。」

他說,「此外,大多數投資人在這些資產中的配置不足,這意味著如果只是想擁有一個更好的平衡投資組合以降低風險,就應該擁有更多這類資產。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考慮在投資組合中增加黃金將會降低風險並增加回報。」

黃金期貨走勢
黃金期貨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