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愈罵愈紅的現代貨幣理論

美眾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支持現代貨幣理論(圖:AFP)
美眾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支持現代貨幣理論(圖:AFP)

一套過去不算知名的理論,近期突然討論火熱,但它成為新聞焦點,則是因為眾多投資界、學術界的大佬齊聲砲轟。

這名主角是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 (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

在眾多的批評聲中,巴菲特 (Warren Buffet) 的措辭還相對溫和。他表示,自己從來不是 MMT 的粉絲,這套理論的赤字支出,可能導致通貨膨脹「螺旋上升」,「我們不需要進入危險區域,我們也不知道它們究竟在哪裡」。

DoubleLine Capital 聯合創辦人 Jeffrey Gundlach 在 webcast 批評,MMT 就是在胡說八道 (Complete Nonsense),只是用來合理化「大規模社會主義實驗」的說辭。

貝萊德執行長 Larry Fink 說得更直白:「那就是垃圾。我非常相信赤字關係重大,我非常相信赤字會使利率大幅上升,並將其推向不可持續的水準。」

聯準會主席鮑爾(圖:AFP)
聯準會主席鮑爾 (圖: AFP)

最近最受關注的評論來自聯準會主席鮑爾 (Jerome Powell)。鮑爾說,這個理論是錯誤的,「對於那些能以自己貨幣舉債的國家,赤字無關緊要的想法是錯的」。

MMT 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產生如此強烈的反應呢?

在資本主義世界傳統美國貨幣體系下,中央銀行是唯一有權發行國家法定貨幣的機構。它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不受政府的直接控制,否則將導致混亂。

MMT 認為應該跳出這個模式,政府應該能夠創造和發行自己的資金。MMT 背後的基本理念是,發行自己的資金的政府,不應被財政收入預算所限制。人民手上的現金,並不是什麼黃金資產創造的,而更類似政府與民眾之間的「借據」。

既有能力發行貨幣,政府就不會無法履行義務,因為無論所謂的義務是什麼—像是擴張軍備、全民健保等等,政府唯一要做的,就是印鈔來支付帳單,並妥善地分配資源。

如果這聽起來像量化寬鬆,因為其效果就是如此。根據其理論,政府可以避免 QE 所帶來的通膨壓力,因為政府可以透過稅收,來限制或放鬆貨幣供應,就像目前央行對利率的掌控。

根據 MMT 理論者的看法,政治人物根本痴迷於無關緊要的事,即平衡預算,卻因而忽略對國家至關重要的事不去做。

印鈔是萬靈丹?(圖:AFP)
印鈔是萬靈丹?(圖: AFP)

不過,在 MMT 明顯未考慮的情況是,過多的資金追逐太少的貨物,會導致通貨膨脹,然後抑制通膨壓力的唯一方法,是對已經變窮的納稅人徵稅。

這個看似瘋狂的想法,為何會流行呢?

民主黨參議員 Bernie Sanders 的經濟顧問 Stephanie Kelton 正是這派理論的支持者,她認為,現代貨幣理論的目標,是追求廣泛服務公共利益,同時也不會造成通貨膨脹。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等年輕民主黨議員,也支持這個想法,政府可以此為依據,為綠色新政 (Green New Deal) 和全民醫保 (Medicare) 等社會政策提供資金。

共和黨的川普政府,其實也表現出對 MMT 的支持,川普一再強調,美國赤字的規模是他最不擔心的。實務上,川普也在擴大預算赤字,實質上依循 MMT 運作。

美債規模擴大,但殖利率仍走低(圖表取自彭博)
美債規模擴大,但殖利率仍走低 (圖表取自彭博)

並非所有人都將 MMT 視為「邪魔外道」,前 PIMCO 首席經濟學家 Paul McCulley 表示,儘管他不是一位「現代貨幣理論派」學者,但這套理論讓他產生許多共鳴,當然,他並非全然接受。McCulley 認為,MMT 仍然為法定貨幣世界,提供了一套「健全的架構」。

然而,這套理論真的被實際運作過嗎?

前歐巴馬政府的經濟顧問、柯林頓總統時期財長 Larry Summers 認為,MMT 從未經過實際計算,而且只靠印鈔做為資金,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做法。

他表示,南美許多國家都這麼做過,並遭致災難性的後果,而 1980 年代初的法國、1990 年代末期的德國,也有過類似的嘗試,但都很快改變方向。

歐洲央行執委會成員 Benoit Coeure 則認為,MMT 是「財政支配理論」,與歐洲實行的「貨幣主導」方式背道而馳,他認為,這套理論充滿了「美國偏見」。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