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深滬股大長多是否才剛起步?!

壹、前言
(圖一:上證股價指數周K線圖,新浪網中國)
(圖一:上證股價指數周 K 線圖,新浪網中國)

2019 年初以來,大陸與台灣股市雙雙齊揚。中國上證股價指數於 2018 年 1 月 29 日,創下 3,597.03 高點之後,接近 11 個月時,多呈現空頭格局。趨勢在 2019 年 1 月 4 日,探底 2,440.91 點後發生改變,股價指數突然戛然而起。而且在跨過春節休市假期之後,還是持續向上奔馳;至 2 月元宵節當天,上證綜合股價指數已攻到 2,750.75 點。這一波大陸股市上揚原因為:一、在總體經濟與資金面方面,因 2018 年全年 GDP 成長率,仍然維持在 6.5% 以上;而且人民銀行自 2017 年底起,不斷推出多次權衡寬鬆貨幣政策。資金累積能量增高,但寬鬆情勢還是越來越顯著;這些資金原來在防範系統性風險,嚴防資產價格泡沫與企業債違約。股價指數過去一直不願意領情,看似無預期利多效果。但在多次的量化寬鬆後,終於突破瓶頸。

貳、深滬股市在中美貿易爭端的利空中打底!

尤其在中美貿易談判,不斷有信息浮現下;多頭一直持續被壓抑,目視焦點多聚集貿易糾紛。先是中國中興通訊,被美國政府禁售或裁罰;兩國政治情勢隨著貿易糾紛,緊張情勢箭在弦上。2018 年 10 月 3 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先生對中國,科技技術、智慧財產權、市場經濟結構全面公開指控。2018 年 12 月 1 日,中國華為通信公司執行長任正非的女兒;也是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女士。從香港搭飛往墨西哥班機;在加拿大溫哥華轉機時,被加拿大司法單位、以與美國司法互助為由逮捕。美國紐約司法單位,早於 2018 年 8 月 22 日,就簽署並發出逮捕孟晚舟拘捕令。拘捕孟女士之後,經過近兩個月折騰;2019 年 1 月 28 日,美國檢查總長、商務部長、國土安全局長、及聯邦調查局長合開聯合記者會;宣告 23 項罪名起訴華為公司,並要求引渡孟晚舟到美國接受司法審判。這項信息宣告當天,川普與習近平就在阿根廷見面會談。在阿根廷 G20 會議上,川普總統希望中國,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與管理;而習近平主席則希望,美中貿易歧見能透過,已經在進行中流程,以政治談判解決歧見。

(圖二:大陸股市個股,東方通信000776日K線圖,新浪網)
(圖二:大陸股市個股,東方通信 000776 日 K 線圖,新浪網)

但就在夾帶這些紛擾信息期間,依序有不少偏向、對股市利多政策持續出籠。一為人民銀行仍為舒緩、華人農曆春節、與節後開工季節性資金需求;在貨幣市場繼續推進權衡寬鬆貨幣政策;二為不管中美貿易談判。在 3 月 1 日是將如何劃下逗點或句點;股市似乎趨向以利多、或利空出盡之前反應。多頭似乎是不管未來如何,只要曾經擁有過就可以。也就是在這系統性風險期、股價緩緩上揚,反而像是沒利空、多頭氣勢如虹。這一種邏輯演變必然是,當決戰日來臨的 3 月初,可能會暫止漲勢;利空中上揚、利多釋出後停止,這通常是所有有價證券價差交易、反市場操作的慣用模式。

屆時不管中美兩國或言和、或是繼續僵持不下;反正漲高了的股價,只有回檔、或回跌;之後就是再進一步、端視未來事件了。在這一段期間當中,諸多股價揚升多有脈絡結構痕跡可循。例如兩岸股市主攻的類股,產業主流就是 5G。這被川普總統與當前美國政府視為國安問題,第五代的無線通信產業;目前歐洲國家禁用態度逐漸改變。以 5G 產業為主流類股攻堅情勢,在兩岸股市中豁然可見。大陸股市以 5G 產業為中心,內需及受益於貨幣政策、金融兩類股左右護衛;多頭行情一次拉高節節上揚。個股像是東方通信、中興通訊、格力電器、貴州茅台、中國平安保險等等,個股股價漲勢顯著。

叁、這是外資與人民銀行啟動的資金行情!

其實就在川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政治溝通過程中;國際投資研究引導趨勢就起了變化,這變化對中國股市有利。先是摩根公司調高部份 A 股指數權重,摩根宣告準備加持 A 股權重;該項目信息在 2018 年 9 月底,就已傳聞於國際資本市場。且全球第二大股價指數公司,富時指數也同時預擬將 A 股,納入「富時指數」(FTSE Russell indexes) 組成股中。倒是中國金融監理委員會認為,大陸股市本身資訊透明程度、規範內線交易、及信息宣告規範、公司財務報告可靠性等;多需要更進一步提升,目前還有很大改善空間。依據 MSCI 股票組成的檢驗行程,2019 年約會有兩次摩根公司,對中國 A 股權重實際加碼。

一次是 2019 年 5 月中、另一次則是今年 8 月,針對對象是大型權值股、總市值較高的股票。這也因此在春節前、股市就針對此一利多,展開預期性買進;羊群效應造成指數不斷上揚,而相關個股的股價一路扶搖直上。MSCI 明晟公司還要求各投資機構,在 2018 年 2 月中前就可提出對 A 股的 MSCI 建議。以上這一些政策與市場發展;欲對中國股市加碼的構想,觸動「效率市場理論」(EMH) 預期琴弦,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小型股與市值較大 A 股,聞訊後同步攻堅。可能是因為整個大盤指數跌太深,反彈的架式還是以小型股震撼;例如創業板股價指數,就從 2019 年 1 月 4 日的 1,201.8 點、上揚到 1,452.39 點;這的確是一口氣上揚,但未來是否還會持續攻堅?

(圖三:深圳創業板股價指數日K線圖,新浪網)
(圖三:深圳創業板股價指數日 K 線圖,新浪網)
肆、5G、IOT、AI 是股市主流、較不易受貿易爭端利空影響!

這就要從產業結構未來演變,做為股價的預期基礎。這一波陸股自 2019 年 1 月 4 日的攻堅,有些受惠於摩根將調高 A 股權重,如中興電訊等;部份類股則可能來自於季節性,內需市場消費行為需求,例如貴州茅台、或是格力電器等。但真正可以細水長流的,或許就是華為與中興等直攻的 5G 產業。5G 產業的格局隨著美國,科技政策心防漸漸鬆懈、可能成為 3 月之後真正主流產業。美國的認知是科技技術需要來自於自創,但是目前人類文明的進步,已經步入到網路運用時代;因此擋住 5G 便是擋住未來世界。

2019 年 2 月 25 到 28 日,在西班牙巴賽隆納有通訊展 MWC,中國廠商在廣東測試成功的 5G 手機,將要公開發表;目前在兩岸股市中,5G 的零組件股價非常活躍。5G 手機現形之後,是否會帶動全部的同業跟進?這一定是見仁見智未必完全被認同。但是 5G 產業帶動無線通訊,改變未來人類生活模式,這已經是時勢所趨;過去眾人琅琅上口的無人車,無人飛機、及 IOT 物聯網等,5G 產業供應鏈上游有晶圓代工、射頻電線、光通訊、晶片、濾波器、天線、系統組裝等等;小型基地台與網路交換器。而下游則有電信商、智慧型手機、虛擬 VR 與車聯網等等。以上類別的股價高低檔,多不是在同一個水準,而且因為財務結構、獲利能力、同業競爭力的差異,因此個別股價的表現時序,也不會齊漲齊跌;在產業積極發展下,各個公司價值的增長也因際遇而不同。以產業面的進展,隨時多會有個股表現機會。但目前仍然空手的多頭,是否還有價差獲利空間?這個問題的關鍵應該不在於,中美貿易的糾紛是否就在 3 月 1 日落幕?

而是在人民銀行的量化寬鬆,是會在川普放手之後就會結束?以大陸內需市場、及產業發展需要,在去槓桿、除泡沫、GDP 成長趨緩的趨勢中;維持適度的權衡寬鬆,對內外情勢多有利。對內可以扶貧、及對弱勢企業、農業扶持,對外可以維持貨幣匯率弱勢,抵擋可能繼續而來的,貿易保護明槍暗箭;美國 Fed 多可以多次 QE,其外溢效果橫掃全球新興市場,而身為第三大 SDR 貨幣的人民幣,為何不能行使鑄幣權利?因此以 QE 的觀點、見證到美國美元過去 2009 年 3 月後,股價指數違背灀項策略理論,多頭奔馳在上升軌道達近 9 年之久。如果這是人民銀行,為挽救中國資產泡沫的權衡寬鬆手段?那不倫 A 股或是總市值較高股票,在未來多年期間不斷奔放自如,那在此只因為中美貿易糾紛暫停,而賣出股票、繼續看長空的投資者,不是眼睜睜失去獲利大好機遇?夾帶 5G 與互聯網、AI 的股價多頭浪潮,在近一年多的蟄伏之後,宛如春雷乍響、類似美股 2009 年長多行情,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圖四:深成股價指數日K線圖,新浪網)
(圖四:深成股價指數日 K 線圖,新浪網)
伍、結論:空手者最大危機是:如果這是深滬股市大長多的開始?

回顧 Fed 三次 QE 多有宣告效果,而且 Fed 多是在前一次 QE;即將要結束之前,再進行下一次宣告。因此由股價指數檢視,多有階段性的喘息期間。而最令投資者愕然的是,2013 年 5 月、Fed 宣告 QE 將會退場,導致全球股債市大幅震盪;股市大跌與高收益債風暴。雖然多數的投資機構多認為,美中貿易談判不會只有一次。至少最快在上半年、美國商務部匯率調查報告、及 301 條款、智慧財產權保護條款,美國多有機會再要求中國讓步。但這畢竟是用外交與政治手段可解決,而且雙方也深知不能走入賽局「囚犯困境」,因此川普近日的推特文多指向「納許均衡」。這會不會是中國股市,最長期多頭走勢的開始??

(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