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忘記降息吧!中國人行的文章或別有深意

圖片來源:afp
圖片來源:afp

即使中國未能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那些認為中國會降息的人可能也會失望。

在最新的政策執行季度報告中,中國人民銀行暗示會繼續運用更多定向政策工具來促進信貸,例如存款準備金率和中期借貸便利。

剖析中國人民銀行的報告就像閱讀聯準會的聲明,許多精心起草的含糊措辭可以按照讀者的喜好進行解讀。更有意思的是人行旗下刊物《金融時報》本周也發表了四篇研究文章。人行的研究部門在其中一篇文章中表示,基準貸款利率已經「低於中性」水平。

以下是該部門的計算結果:新興市場國家中性利率約低於 GDP 成長率 4 個百分點。按中國 6.9% 的 GDP 成長率推算,中性利率約為 2.9%,加 2% 的通膨,名義中性利率為 4.9%。中國人行目前的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為 4.35%。

該研究部門提出,即使你不認同中國人行對實際 GDP 成長率的看法,中國公司也沒有支付更高的境內融資成本。境外一年期美元票據的平均融資利率在 2.9% 以上,若再考慮鎖匯和交易成本,境外融資成本在 4.35% 以上。

中國人行的觀點不無道理。自去年 9 月以來,中國 12 萬億美元的債券市場一直在上演牛市行情。融資成本,假設你能夠進入市場,已經大幅下滑。

有趣的是,中國人民銀行承認中國可能存在「資金窪地」,資金過剩而融資成本較低的地區,同時利率差異可能會持續存在。研究人員表示,北京、上海和深圳這三個一線城市的融資成本比中國其他地區低 20 至 80 個基點。

造成中國信貸緊張的真正原因不是更高的利率,而是資金的可獲得性。國有部門可以輕鬆獲得貸款,並且正在從中國人民銀行的流動性寬鬆措施中受益。另一方面,民營企業獲得信貸的能力仍然非常有限。由於無法獲得銀行貸款或在境內發債,高收益開發商還是會去境外籌集資金。

是否下調一年期利率已經成為人行一個有爭議的話題。2014 年末的上次降息可能是第二年股市大起大落的一個推動因素。

降息將無助於打通民營企業的信貸渠道,這是中國決策者面臨的更棘手挑戰,正如人行研究人員懊惱地指出的那樣,資金具有「嫌貧愛富」的逐利本性。

Shuli Ren 是彭博專欄作者,重點關注亞洲市場。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