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倫暗示:阻止中國貨幣操縱難度比美方想像的還大

葉倫週二警示:貨幣操控/貨幣工具難以界定。(圖:AFP)
葉倫週二警示:貨幣操控/貨幣工具難以界定。(圖:AFP)

《彭博社》週二 (19 日) 報導,美國和中國在華盛頓展開新一輪談判,市場消息人士表示,兩國官員正在討論如何在「諒解備忘錄」中解決貨幣政策問題,本輪談判美國代表要求中國保持人民幣幣值穩定。聯準會前主席葉倫暗示,阻止中國操縱匯率的難度可能比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認為的要大。

此消息傳出後,美元指數跌至 0.3% 至單日低點,離岸人民幣升至盤中高點,6.75 人民幣兌 1 美元;與中國經濟緊密相關的澳幣美元上漲 0.6%。

美元指數走勢圖。(圖:investing)
美元指數走勢圖。(圖:investing)

週二 (19 日) 美國和中國在華府開始啟動新一輪談判且週四 (21) 起,美中雙方將展開新一輪部長級貿易談判,主要目的是達成必要的中國結構性改革,人民幣穩定議題也將再度擺上談判桌。

美中貿易戰開打後,人民幣在 2018 年貶值超過 5%,引發了外界的猜測,認為中國是在故意壓低人民幣匯率,以抵消關稅的影響。人民幣美元匯率在 10 月底跌至 10 年低點後,今年以來反彈近 2%。

近幾個月來,美中已在多輪談判中討論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承諾,雙方已初步同意,這將是任何最終協議框架的一部分。

據兩名消息人士透露,美對中談判過程中已明確表示,任何讓人民幣貶值的企圖,都將面臨更多或更高的美國關稅。

川普在 2016 年競選期間誓言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 (Steven Mnuchin) 在執位兩年後尚未找到這樣做的理由,但他繼續密切關注人民幣匯率。

截稿前,負責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言人並未對此立即回應評論。

葉倫週二 (19 日) 在布魯金斯學會 (Brookings Institution) 發表談話時表示,當一個國家通過操縱貨幣來獲得貿易優勢時,這很難界定到底是貨幣工具還是貨幣操控。但葉倫並沒有具體評論目前美中之間的談判。

葉倫指出,美國自身也面臨著引發貨幣戰爭的指責,尤其是在經濟大蕭條後進行大規模資產購買時。量化寬鬆 (QE) 政策旨在降低利率,但這也導致美元兌新興市場貨幣貶值。

葉倫稱:「貨幣政策確實對一個國家的匯率產生了系統性的影響,不過我認為,市場普遍認為,應該把貨幣政策用於國內 (美國)。因此,我們希望謹慎行事,莫讓國內政策工具定義為匯率操縱。」

本週市場密切關注,聯準會將於美東時間週三 (20 日) 公布其近期會議紀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