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政策立場轉變 顛覆華爾街的美元走軟預測

隨著全球央行官員將緊縮計畫束之高閣,美元可能會再次成為贏家。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並不是因為它特別有吸引力,而是因為事實被證明它是差中最優。

從澳洲到歐洲央行,官員們承認風險正在上升,並因此改變其貨幣政策前景。結果是,即使聯準會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暫停加息,外匯交易員日益認為在「鴿聲」在全球占上風之際,美元正守住其陣地。自上周聯準會立場轉變以來,美元已經上漲了 0.5%,超過了所有 G-10 貨幣。

美國是「差中最優」,安本標準投資管理駐倫敦的高級投資經理 James Athey 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表示。他指出美國經濟仍然處於上升軌道,但對於歐元區「這一說法根本不適用。」從結構和當前周期性角度來看,歐元區經濟的基本健康狀況要弱得多。

華爾街長久以來預計美元今年會下跌,主要原因是隨著美國經濟的優異表現相對世界其他地區有所減弱,貨幣政策開始趨同。然而,對外匯匯率而言,2019 年越來越像一場誰下跌的更快的競賽。各種看跌展望層出不窮。

澳大利亞央行行長 Philip Lowe 本周轉向中性政策立場,周三承認國內外經濟面臨更大挑戰,推動該國貨幣當日下跌近 1.8% 。而上個月,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承認隨著貿易緊張和政治問題可能會破壞該地區的成長,歐元區面臨的風險已經變為下行。大多數投資者和經濟學家現在預計歐洲央行最早加息時間可能會在 12 月,甚至可能更晚。

相比之下,美國經濟看起來相對強勁,政策制定者從防止經濟過熱轉為延續其擴張。

隨著近期美元交叉匯率上漲,交易員為未來幾個月看漲美元期權支付的成本已經開始高於看跌期權。與此同時,美國和德國 10 年期國債殖利率之差今年年初以來已擴大約 9 個基點,儘管美國國債殖利率 1 月觸及近一年的低點。

「這就是自相矛盾的情形所在,即使美國殖利率保持低位,美元仍在上漲,」Brown Brothers Harriman 的全球外匯策略主管 Win Thin 表示。如果市場開始在定價中反映今年晚些時候聯準會加息,並且 10 年期美國國債殖利率走高的話,「那將會是美元的下一輪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