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英倫脫歐延期—A股外資進場

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於個人部落格撰文表示,英國匯率可能已經見底,但是經濟才開始探底。圍繞英國如何甚至是否脫歐的爭論,估計起碼熙攘一年,不確定性並未消除。以下為部落格全文:

特朗普讓步了,歐洲央行改口了,英脫歐話事權轉手了,中美貿易談判看來有得談了,全球風險資產市場繼續增加風險權重,不過資金流入的速度進一步放緩。上星期幾件大事件似乎結局都不差,美國政府停擺了 35 天之後,從商店零售到機場安檢天怒人怨,總統特朗普被迫同意暫時開放政府三周的國會安排。歐洲央行例會沒有作出政策改變,但是德拉吉開始談論經濟下行風險,ECB 也暗示放鴿了。英國政府脫歐計畫闖關仍然不得要領,不過主導權轉向議會,推後實施里斯本 30 條款基本成為定局,英鎊美元升至 1.31。美國開始正面回應中方提出的削減貿易赤字的建議,部分緩解懲罰性關稅成為市場的預期。宏觀形勢改善了,投資情緒改善了,全球股市走好,不過離債進股的速度似乎放緩了。美元高收益債受到追捧,一級市場火爆。資金流入新興市場,新興市場貨幣走強。美元在週四走出高位之後回落,英鎊一馬當先,不過日本銀行大幅下調通脹預測,日元匯率走貶。委內瑞拉出現雙總統,美國公開支持反對派總統候選人,馬杜羅限令美國使領館人員七十二小時離境,石油市場擔心供應失調。美元弱勢令黃金價格一舉衝破 1300 大關。

梅政府在英國脫歐問題上進退失策已經不是新聞,上周的故事是議會通過議案,奪過了未來脫歐安排的主導權,這使得梅試圖利用硬脫歐的恐懼來硬銷自己脫歐方案的計畫落空。看來如果 3 月 27 日前未能對脫歐安排取得共識的話,英國延後脫歐時間點已經市場的共識,保守黨與工黨聯手推出第二次公投的機會越來越高。在 “硬脫歐” 和 “軟脫歐” 之外,“暫時不脫歐” 的選項正在凝聚共識,看來也成為市場的共識。梅向議會提出脫歐方案的時候,筆者指出英鎊在築底,如今反彈已經開始,不過離 1.4-1.45 的英鎊公允值還有一段距離。儘管短期硬脫歐風險得到舒緩,英國在歐盟中的地位依然妾身未明,企業出走仍在加速,英國經濟還會受到投資情緒低落的打擊。英國匯率可能已經見底,但是經濟才開始探底。圍繞英國如何甚至是否脫歐的爭論,估計起碼熙攘一年,不確定性並未消除。

外資大舉流入,在本輪 A 股行情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國內投資者觀望氣氛濃厚的時候,外資殺入的邏輯何在?筆者看來這是一輪美元驅動的新興市場行情。去年美元走強,新興國家爆發外資大舉離場,當地資本市場哀鴻遍野。今年聯儲改弦易轍,美國利率正在築頂,美元開始下貶。加碼新興市場成為今年年初資產配置的一大熱點,其中中國股票更屬熱門。中美貿易談判取得進展、中國財政貨幣政策雙放鬆、權重股估值便宜,成為基金高配考量中的三大理由。依筆者觀察,中國基金經理趴在地上用顯微鏡查看中國的問題,而海外基金經理從三萬米高度俯瞰中國宏觀形勢,是兩者觀感不同的主要原因。從未來消息流判斷,中國股市具有投機性看好的條件;從所見到的新政策看,則中國經濟仍然處在本週期的尾部。今年投資 A 股,務必要識進退。

在雷曼事件中靠沽空一戰成名的約翰保爾森,考慮將 Paulson & Company 轉型成家族辦公室。這家基金在 2011 年時候管理著 380 億美元的資產,如今規模只剩下 87 億了。近幾年對沖基金直至跑輸大市,無論看空還是做多,多數時候都是輸錢,資金贖回越來越嚴重。當年行業慣例的每年 2% 管理費早就不存在了,業績提成比例也不斷被壓低。同時監管成本日漸高漲,合規部門人手不斷增加。在彭博上掛了名的對沖基金中去年就有 580 家關門大吉,連續第三年,關門的多過開張的。對沖基金從九十年代起,全行業曾經有過輝煌的二十年,但是在 ETF 崛起、業績不佳等因素的影響下,一個剽悍的行業露出了蒼涼老暮的背影。

本周重要資料與事件在美國。聯儲會議應該不會加息,聲明中可能剔除 “繼續緩慢加息” 字眼,強調取決於最新資料。美國第四季度 GDP 增長預計放緩到 2.5%,vs 上季度 3.4%。非農就業預料增加 160K,時薪環比上漲 0.1%,失業率降到 4.0%。中國和歐洲的 PMI 數字也值得留意。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