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貿數據轉弱 增加與美達成協議的壓力

中國公布去年 12 月外貿數據,進出口下滑幅度均超乎預期。對於目前正進行的中美貿易協商來說,國內經濟局勢已帶來更大的談判壓力。

據《彭博》報導,中國去年 12 月按美國計算的出口額,較上年同期下降 4.4%,進口更是年減 7.6%,進出口額雙雙創下 2016 年以來最低,貿易順差為 571 億美元。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主要自 11 月開始下滑,說明之前的高順差為出口商在關稅提高前競相出貨的結果。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預計本月底,前往美國展開進一步談判,迄今為止,雙方在智財權及中國支持國有企業等爭議較大的領域,尚無具體進展。

中國進出口數據開始下滑(圖表取自彭博)
中國進出口數據開始下滑 (圖表取自彭博)

牛津經濟研究所首席亞洲經濟學家 Louis Kuijs 認為,糟糕的貿易數據很可能會增加中國達成協議的壓力,或至少需暫停美國繼續上調關稅。與此同時,美方似乎也有較大的壓力,以面對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局勢這幾個月以來的變化。

在中國進出口數據發布後,股市與澳元下挫,尤其港股跌勢更為明顯。隨著美歐期貨盤開盤下挫,1 月以來風險資產的反彈正在減弱。

野村控股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在數據發布前表示,市場應當重點關注出口數據,因為那與中國的工業產值、就業和 GDP 有直接關聯,出口大幅萎縮可能表明工業產值成長會弱得多,失業率也會快速上升。

德國商業銀行 (Commerzbank) 駐新加坡經濟學家 Zhou Hao,之前成功預測 12 月出口萎縮,他認為,這個明顯的下行趨勢,不僅僅與貿易戰及關稅相關,主要的阻力,還是來自全球需求的減緩。

雖然中國力圖減少對出口的依賴,但做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工業生產、利潤及就業,仍很大部分取決於海外需求。據領導階層對 2019 年所確定的目標,除了支持就業、投資和金融部門之外,穩定貿易也是重點之一。

彭博經濟學家 Chang Shu 和 David Qu 認為,上週在北京舉行的副部級談話後,雙方均顯得樂觀,給全球投資人帶來一些情緒上緩解。但 2019 年出口前景仍不樂觀,談判結果也不確定,外部放緩的程度,將是影響中國支持增長政策強度的重要因素。

少有經濟學家相信,中美可以在 3 月 1 日前找到徹底解決經濟對抗的方法。花旗集團經濟學家指出,基於巨大的不確定性和高基期的影響,中國明年貿易增長可能會顯著放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