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終於結束8年財政援助 卻不代表危機解除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圖:AFP)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圖:AFP)

星期一對希臘來說是歷史性的一天,因為歷時 8 年的外部財政援助即將結束,他們終於可以財政自主,不必再接受歐洲債權人的「指揮」,希臘的主權債務危機終於象徵性地告一段落。

不過,許多分析師認為,這僅僅是個象徵性的時刻。要改善希臘經濟,還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研究公司 TS Lombard 的歐洲分析師 Constantine Fraser 表示,歐盟及希臘都試圖賦予許多正面意義,但其實這沒什麼好慶祝的。

結束救助計畫意味著什麼?

截至 8 月 20 日星期一,希臘將成為一個自籌資金的國家,不需要接受歐洲債權人財務上的定期考查。因此,只要雅典認為合適,希臘就能夠利用金融市場籌措資金,就像其他處於相對健康經濟狀況的國家一樣。

它為什麼這麼重要?

希臘第一次尋求經濟援助是在 2010 年,當時希臘公共債務過高,投資者不再願意繼續為雅典融資。自此之後,希臘就倚賴歐洲債權人及 IMF 的援助,來維持財政。伴隨一些政治事件,讓希臘財務危機與歐洲國家的爭吵中持續,樽節措施也引發國內許多不滿。

經過 8 年的經濟動盪,希臘終於可以獲得經濟獨立,歐洲大陸也樂見希臘成為葡萄牙、愛爾蘭和西班牙之後,最後一個終止財政援助的國家。

市場會如何反應?

TS Lombard 的 Fraser 認為,希臘債券市場週一可能出現一些積極走勢,回應良好的氣氛。10 年期希臘債券殖利率目前約 4.3%,為這個地區最高。

不過分析師指出,希臘以「大規模現金緩衝」,結束最後一輪救助。緩衝的金額為 241 億歐元 (274 億美元),預計涵蓋未來 22 個月的需求,因此,除非希臘認為能獲得有利條件,不然至少 1 年半他們不需要進場融資。

歐洲經濟學家 Carsten Hesse 表示,希臘已經建立了一個巨大的現金緩衝區,因此理論上,他們大約需要兩年才會進入債券市場。如此,援助計畫結束不應對債券殖利率產生影響。

儘管如此,他認為,一些來自其他市場的蔓延風險,還是可能影響週一希臘債券的表現。

對希臘的未來有何影響?

瑞銀首席歐元區經濟學家 Ricardo Garcia 認為,這對希臘來說是個歷史性的日子,可能會被現任政府聯盟大量使用,以期在 2019 年的選舉發揮影響力。在近期的民調中,齊普拉斯所屬的 Syriza 政黨,落後給反對黨新民主黨,他希望能有所改變。

Garcia 表示,結束救助也應該能夠加強商業和消費者對希臘的信心,並吸引更多的外國直接投資

雅典經過近 10 年的艱難困頓,似乎正慢慢恢復成長,去年的經濟成長為正 0.2%, 一改 2016 年的收縮 0.2%。而根據歐盟執委會預測,2018 年希臘有望成長 1.9%,明年再見 2.3% 的成長。

不過,Garcia 及其他分析師認為,希臘仍有很多事必須做,特別是維持財政紀錄,以及經濟改革。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