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撙節痛苦後重生 愛爾蘭不同情希臘

图片说明
愛爾蘭不同情希臘處境(圖:AFP)

希臘一直尋求歐盟及德國在債務協議上妥協,看在同樣面對債務危機的愛爾蘭官員眼中,相當不是滋味,周一歐盟財長會議在布魯塞爾舉行,討論是否該延長希臘 1720 億歐元的救助金,愛爾蘭財長似乎堅持希臘應該繼續緊縮。

《金融時報》報導,對於愛爾蘭的立場,Nevin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 所長 Tom Healy 形容,他們好像是說,「我們做了自己的功課,那很不容易,但這麼做才能讓德國人開心,希臘所想的過於不切實際。」

都柏林的基本看法,和西班牙與葡萄牙類似,認為歐盟該一視同仁,不應給予希臘特殊優惠。愛爾蘭財政部長 Michael Noonan 先前表示,愛爾蘭主權債務達到去年經濟產出的 110%,是可承受的。

這種態度受到一些評論家的批評,評論家認為,希臘應該得到更多歐洲盟友的支持,愛爾蘭不應該自己沒有得到優惠,就阻止歐盟提供給希臘。

反對黨財政發言人 Michael McGrath 表示,愛爾蘭對希臘的困境過於漠視,沒有提供任何幫忙。Limerick 大學經濟學家 Stephen Kinsella 指出,愛爾蘭反映出他們站在德國的立場,而且愛爾蘭及德國官方,也正在為愛爾蘭擺脫困境共同努力。

但 Kinsella 認為,不能因此阻止外界以更寬容的方式對待希臘。特別考慮到風險,希臘可能會被迫離開歐元區,這是個重大威脅,「愛爾蘭應該提出更建設性的聲音」。

不過愛爾蘭的考量有其合理性,在他們獲救助到期 1 年多之後,經濟正強勁增長,就業機會增加,也重新獲得國際資本市場認可。他們絕不想希臘危機威脅復甦,看到過去的錯誤重現。

只是希臘與愛爾蘭的仍有所不同。3  年前愛爾蘭得到 650 億歐元救助,然後靠減支、增稅重新站起,Kinsella 認為,愛爾蘭在許多支出項目,像是社會福利,並沒有大幅減少,同時雖然不平等上升,但加大稅收在這方面做得不錯,讓一些反撙節的左翼聯盟,像是希臘的 Syriza,或是西班牙的 Podemos,沒有在愛爾蘭坐大。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愛爾蘭明年即將大選,如果希臘的做法獲得同情,民意可能轉向,有些人認為,執政黨的支持基礎可能被動搖,畢竟愛爾蘭還是個高負債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