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年節后用工荒:半截子城市化之憂

※來源:財匯資訊,摘自:第一財經日報

[如果不能夠實現真正的市民化,如果在住房、子女就學等方面得不到合適的安排,僅僅一張城市戶口證并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春節后再度出現的“用工荒”并不讓人感到意外。自2003年用工荒首次出現,近年來有愈演愈烈之勢。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科學研究所一位專家表示,造成用工荒的原因很多,其中半截子城市化導致的農民工就業高脆弱性是重要原因。

為什么會荒?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等人的研究證明,中國勞動力無限供應的時代早已過去。自2004年以來,中國每年新增就業人口的凈增長量都低于新增加的勞動力需求量,隨著時間的推移,兩者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步擴大。

據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目前出現的用工荒是這個大背景之下勞動力供求結構性矛盾的集中顯現。

上述專家告訴《第一財經日報》,2012年中國總體經濟將呈下行態勢,在這種情況下依然出現用工荒,說明中國的勞動力供求結構性問題已經非常突出。

“政府和企業應該采取措施,使農民工的就業能夠相對穩定,改變現在的高流動性、高脆弱性。”這位專家表示。

本報記者在調查中也發現,農民工的流動性確實非常大,跳槽的頻率非常高。許多農民工干幾個月就會跳槽。而追求高工資是他們跳槽的最主要原因。

來自黑龍江的物業維修工趙忠偉來北京打工不到兩年,已經換了三個單位。他告訴本報,單位既沒給自己買社保,也沒有什么獎金,憑自己的手藝,每月2400元的工資實在干得沒意思。只要有其他單位多給兩三百元,他就毫不猶豫地辭職另謀職位。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學者章崢的研究表明,由于考慮到外出打工的成本收益,一般35歲以上的農民工在外出打工時往往會有所顧慮。中年以上的農民工不愿意離鄉打工,也是導致勞動力供應減少的一個原因。

過去由于勞動力供應相對充足,導致企業招工中往往設置了較為苛刻的年齡限制。許多東南沿海的制造企業,為了保證較高的勞動生產率,在招聘信息中往往要求年齡18到25歲,一般最高不超過30歲。

記者注意到,今年春節之后的招聘信息中,年齡有不少放寬到35歲,部分保潔、保安等工種則放寬到45歲甚至更高。

由于農民工就業的高流動性,導致他們難以進行必要的職業培訓,技能成長較慢,因而導致了職業需要與人員技能的不匹配,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有崗無人上,有人無崗上”的供需錯位。

北京師范大學收入分配與貧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實表示,目前的城鎮化是不徹底的,農民工并沒有完全融入城市,這導致農民工在城市成為邊緣人,不僅扭曲了就業市場的供需,也不利于整個社會的和諧發展。

理性看待用工荒

在用工荒出現的第十個年頭,有必要理性地看待這個與整體就業難并存的特殊問題。

社科院勞動與人力資本研究室研究員都陽認為,農村轉移勞動力就業的脆弱性對社會保護提出特別要求。他同時提出,要改變農民工與城市的割裂,必須采取措施讓農民工平等地享有各項公共服務。

根據國家統計局及全國總工會等所做的統計,目前農民工整體來說社會保障相當不健全,各項社保的參保率都大大低于城鎮職工。

全國總工會去年公布的《2010年企業新生代農民工狀況調查及對策建議》在提出了新生代農民工面臨的整體收入較低、工作不穩定、社保參與率等問題之后,建議“十二五”期間,全國每年至少解決400萬新生代農民工進城落戶問題,并確保他們享有與當地市民平等的待遇。

章崢表示如果不能夠實現真正的市民化,如果在住房、子女就學等方面得不到合適的安排,僅僅一張城市戶口證并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盡管去年全國各個省都陸續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但是許多企業在招工時往往就按照最低工資標準給薪,同時還想方設法增加工作時間和勞動強度,以期降低成本。

而由于各省的勞動監察隊伍普遍不足,監察力度不夠,對于損害農民工利益的不法行為,難以起到監督和糾正的作用。

至于企業反映的由于用工成本上升帶來的壓力,這位專家表示,目前中國企業整體稅負過高,政府應該想辦法積極采取各種減稅措施,減輕企業負擔,做到讓利于民。

“用工荒是多種因素造成的,要多方面采取措施來應對。政府、企業以及民工自身,都有要承擔的責任,這個誰都不要逃避。”上述專家說。

用工荒帶給企業的不僅僅只是負面作用。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研究員周世儉在走訪了東南沿海部分城市后發現,用工荒正在倒逼中國加工企業進行產業轉移和技術改造,或是將企業轉移到中西部勞動力供應地,或者改進技術,減少用工數量。他認為,長遠來看,這將促動中國經濟發展。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