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者:誰能破譯美國印鈔局的最高級機密


摘自《無現金時代的經濟學》 作者:戴維-沃爾曼 出版社: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新版的百元美鈔是如何防偽的?

為了解開這個謎團,在新版美鈔揭幕活動後的兩個月,我在東京一棟摩天大樓18層的會議室里,采訪了大日本印刷公司 (Dai NipponPrinting) 的一個全像攝影小組和安全文件專家,該公司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印刷企業之一。一位名叫田賢治一的男子隔着會議桌遞給我一張禮品卡,這張卡是該公司幾個月前為一家主要的百貨連鎖店設計制作的,圖像是藍色的五大洲輪廓,中間點綴着粉紅色、黃色和銀色的新月。

當我左右傾斜或者上下傾斜這張卡時,看起來好像藍色的3D球體在大洲內移動。雖然我的大腦很清楚這是一個2D圖像,但仍然會產生3D圖像的錯覺。這張卡是用被稱為「透鏡列陣」的技術印制的,而不是新美鈔中的移動鍾和數字100的微陣列芯片,但二者有些相似。日本的專家說,這正是問題所在。

田賢直截了當地說:「你可以把它傳遞給別人。」他用的是警察圈子里的行話。在酒吧、賭場或者出租車這樣亮度不佳的環境里,很難區分這種視覺變化和新版百元美鈔所運用的技術之間的區別,這意味着造假者可能利用「透鏡列陣」來模仿新版鈔票,造假者很有可能已經掌握了這項技術。

日本國家印刷局(National Printing Bureau),地位相當於美國的印鈔局,在這里,我再次詢問了有關新版百元美鈔和「迄今為止人類所知的最先進的防偽技術」的問題。這次,又有一位工程師從桌子那頭畢恭畢敬地遞給我一張卡片,它看起來像一張名片。這是一張藍白相間帶圓點花紋的透鏡紙,當傾斜時,呈現出新版美元鈔票的3D效果。

聯邦儲備券是美國政府發行的唯一的合法貨幣。聯邦儲備券最初面額是在5元到10元范圍內發行,1963年增加1元,1976年增加2元。從1946年起最大面額的紙幣為100元券。

他在一家文具店買到了這張卡片。他說:「造假者肯定會利用它,這看起來和美鈔的最新技術不相上下。」也許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破譯隱藏在偉大的美國3D安全條中的納米技術,哪怕外星人也沒法破譯。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他們不會模仿。記住,造假者並不是要做得跟真鈔一模一樣,只要他們的假幣在流通中不被人識破,這就夠了。

即使造假者偽造不了新版的100美元,他們也有其他面值的貨幣可以偽造,比如老版的100美元。得益於彩色印刷技術的進步,造假者現在有能力用現成的插圖軟件制造高品質的假幣,而不需要經過插頁印刷和光刻技術的專門培訓。1995到2002年間,在美國繳獲的所有假幣中,數字化生產的假幣份額從1%上升到了40%,到2009年,美國流通的假幣中,超過60%都是國內某些人使用彩色印刷技術制造出來的。有消息顯示,如果我們不再使用現金,那麼,特勤局的大多數案件都會消失,因為現在該機構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追蹤和拘捕那些使用噴墨打印機制造假幣的小人物上。

紙幣制造商和中央銀行,已經試圖采取措施打擊用噴墨打印機進行的造假活動了,比如規定不得公開出售變色印墨;另一種方法是「歐元星座」(EURion constellation)技術的應用,這是一種反打印技術,它由小標記或者類似的設計元素組成,以一定的距離進行排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一般的圖形處理軟件本質上處理的是數學圖片,因此,無論圖片是掃描的還是復印的,都可以通過對軟件進行編程發現這些特定的模式。

如果檢測到了歐元星座,軟件會自動中止運行,並且在屏幕上顯示出有關造假法律的警告。試着打印一下帶歐元星座的維基百科頁面,你就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這似乎是紙幣監護人的勝利,但是你要記住,互聯網上到處都是熱衷於解決難題的人和黑客。一旦檢測到歐元星座,喜歡「自己動手」的人就會開始尋找方法來破解它。系統確實阻止了很多技術不精的造假者,但它卻難以抵御更嚴謹的、技術更嫻熟的造假者。

未來十年里,我們一定會看到更多的創新,它們與最新的鈔票防偽技術密切相關,並且會切中要害。我采訪的一位工程師想讓鈔票具備「一擦即閃」的功能,即在擦過鈔票的瞬間會產生一道光芒,就如同在黑暗中脫毛衣時產生的小火花一樣。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如火如荼的公眾宣傳畫面,他們會用這樣的廣告語:「光芒點亮真理」,或者「錢不發光,切勿接受」。大日本印刷公司的科學家正在對看起來像直接從3D電影中剪輯出來的仿真圖進行研究。其他研究者已經找到了模仿蝴蝶翅膀上的熒光色彩模式的方法,而且產生了將這種創新運用到防偽印刷的念頭。

對技術的探索必定是工程師們的樂趣,但我覺得遺憾的是,警察和央行行長不得不為了自己的職業生涯說一些與事實不相符的話語,使我們不得不同時對假幣和他們的無知保持警惕。總而言之,假幣的威脅時時存在,雖然它尚不足以威脅到我們的經濟。我們的貨幣是完全值得信賴的。

普通民眾對造假威脅漠不關心,這對經濟體而言是好事,這也意味着你從來不會仔細檢查別人交給你的現金是真還是假。從許多方面來看,美元紙幣被大眾廣泛接受是防偽工作有效和經濟相對穩定的明證。信心是會傳染的。

當我們收到美聯儲發行的鈔票時,我們對它的信任有多強?我們是否會用便攜式的紫外線燈作一番檢查?有幾次,我在燈光下舉着20美元的鈔票,想找出那條安全帶,我無法保持嚴肅的神情,我覺得自己正在拙劣地模仿電影中的場景。關於檢驗鈔票,還有不禮貌的一面,它意味着你不信任交給你鈔票的任何人。

特勤局的代理機構或歐洲刑警組織的貨幣打假部門並不希望市民們擔心美元歐元的真實性,然而,市民恰恰處在打擊假幣的第一線。警察想讓我們知道貨幣的安全防偽功能,畢竟為了這些功能,政府、央行和你我都付出了代價,但他們又希望我們從來沒有真正地發現這些功能。相信貨幣是好事,但過度相信會演變成自滿。如果在短短幾天或幾周的時間里,20美元假幣在市場上猛增而無人注意到,那麼,當假幣泛濫時,警察要找到它們的源頭將非常困難。

因為你很少懷疑,所以時時刻刻對假幣保持警覺是不可能實現的。當然,只要我們使用現金,這種不可調和的緊張就必然存在。當經濟體的監督員盡量使我們相信一切都沒有出錯、一切都是真的時,我們除了被迫習慣並眼睜睜地看着夸張的、巨大的支出外,別無選擇。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