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債息率破1% 日央行再注資2兆阻升 分析:歐債危機翻版

日本10年長期國債息率昨日出現劇烈動盪,一度觸及1%警戒線,創去年4月以來新高,並為日股昨(23)日暴瀉推波助瀾。日央行立即宣布下周入市買債遏止升勢。日債息上升之所以引起憂慮,是因為日本政府負債達GDP 200%以上,息口急升將令政府融資成本急升,衝擊首相安倍晉三刺激經濟增長的大計。市場分析人士表示,日債孳息上升顯示有資金從日債流出,若趨勢持續,最終會導致日本債務「爆煲」,重演歐債危機。

香港《明報》報導,日央行昨宣布,下周一(27日)再向金融市場注資2兆日元,為期1年,並宣布總值8100億日元的兩批購買短債計劃,明言此舉是為應付「長債息率波動程度不合理上升」。日央行上周五(17日)已向市場注資2.8兆日元。日債昨在央行出招及東京股市急瀉後重獲追捧,長債息率收報0.83厘,反而比上一個交易日跌5.5個基點。

「安倍經濟學」一大重點是透過央行大舉買債壓低利率,鼓勵商界和個人借貸消費,但這也造成債市劇烈波動。美聯社引述前高盛亞洲副主席柯凱思(Ken Courtis)稱,日債市目前波動史上最大,日政府單是還債息已佔支出1/4,「當債息上升而債務開始吞噬整個預算時,日本可以做什麼?」

日本國債佔GDP比例最新估計明年將突破230%,遠超深陷債務危機的歐洲國家(最高的希臘目前是160%左右),但日債多由本土大銀行和保險公司持有,故日本信貸評級仍保持穩定。柯凱思指出,日債息一旦上升,令債券價值跌得太低,日本的地方銀行將無力續持巨額國債。賓夕凡尼亞州大學學者艾倫(Franklin Allen)更估計,若日長債息率升到2.5-3%的水平,日本政府將面對金融動盪。

日債異常波動還與聯儲局未排除「收水」的消息有關。聯儲局主席伯南克周三(22日)出席國會聽證會暗示儲局或於未來數次議息會議期間,決定縮減每月買債850億美元的規模,但又警告不能過早調整政策。美國10年長債息率在一度高見2.07%的約兩個月新高。聯儲局公布的上一次議息會議紀錄顯示,部分成員希望最早於6月下輪會議時開始縮減買債規模,但「大部分成員表明須等待改善表現持續、前景信心增強或下行風險降低後才適合減少買債速度」。

香港《文匯報》報導,日股昨日急瀉1143點,跌幅達7.32%,創311大地震以來最大跌幅,恒生(0011-HK)投資首席分析員溫灼培表示,日債孳息上升顯示有資金從日債流出,若趨勢持續,最終會導致日本債務「爆煲」,重演歐債危機。

投資者昨日大量拋售日本國債,推高其10年期國債孳息率,較對上日急升超過11個基點,升至1%,是去年4月以來最高位。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昨日表示,日本央行會適當處理近期長息上升的問題。日央行宣布下周一向金融市場注資2兆日元,為期1年,以應對債市波動。

溫灼培認為,日債的息率一直超低,大約在0.8%的水平,手持日債的絕大多數是日本的長期退休基金。如今日債孳息上升,顯示該些基金為免日匯繼續大跌,影響其投資回報,近日已不斷減持日債,可謂是貶值貶出禍。而美國聯儲局主席伯南克稱,未來數次會議會商討減少買債議題,刺激美元急升,也觸發了手持日債的大型基金沽日債、買美債,以規避日匯下跌的風險。 (接下頁)

[NT:PAGE=$]

資金流出日債體系,會對日本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因為長期息率上升,將推高當地房貸及企業貸款利率,影響日本經濟復甦進度,也增加日本政府的借貸成本,以日本政府這樣高負債比率,日債隨時「爆煲」,重演歐債危機,這也是投資者選擇沽日股的原因之一。

至於日股的後市走勢,溫灼培表示短期難以看好,理由是日本上周公布其4月份出口數字按年只增加3.8%,但日匯在一年間已經貶值了3成,市場會質疑日元貶值的成效,由於日股半年來升幅高達60%,所以今次回調升幅的一半是很正常的。日股由去年不足9000點升至之前高位約16000點,累升7000點,回調一半將見12500點。

對於日元拆倉的影響,溫灼培指,日元長線還會向下走,但當中還是會有反彈的機會,由於大量資金借取日元,每當日元反彈自然會引致市場拆倉,拖累股市。事實上,聯儲局一旦「收水」,令美元回升,同樣會引導市場拆倉活動,故預期金融市場屆時將相當波動。

文匯報「拆局解碼」分析,日本經歷冰火兩重天,一邊日股暴跌逾7%,另一邊政府宣布向市場額外注資2萬億日元(約1529億港元),壓低債息。首相安倍晉三實施量化寬鬆(QE)「電擊療法」,欲令經濟起死回生,但只能治標,畢竟債務和財赤早已侵蝕經濟元氣,本身虛弱不堪,承受再多的「電擊」只會愈醫愈傷。

日本國債是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倍,不僅成為經濟長期隱患,也是QE副作用的根源。安倍仿傚美國大舉買債,藉此壓低債息,鼓勵民眾借貸和企業投資。可是,債息回升的噩夢揮之不去,10年期債息昨升穿1厘,是一年來首見,敲響警號。

倘安倍如願帶來通脹,可能須加息防止經濟過熱,並導致政府債息開支飆升,令赤字危機雪上加霜。由於日債一向被視為避險良港,大部分由日本各大銀行和保險公司等本地投資者持有,加息令債券價格下跌,企業無法繼續承接,持債的普羅大眾變相身家縮水,進而減少消費。

上季日本經濟出乎意料大增3.5%,市場唱好,不少西方主流傳媒跟風,認為安倍是「救星」。今次股災揭示經濟「好轉」背後,投資者信心仍如流沙,一有風吹草動就出現資金大逃亡。依賴圓匯下挫和股市炒上來營造虛假繁榮,只會造成惰性,缺乏動力推行最關鍵的經濟結構改革。

大跌市是投資者摑了安倍一把掌,經濟大臣甘利明卻將矛頭指向中國經濟數據低迷,這實是自欺欺人。日本經濟被安倍電了幾下,股市抽搐式反彈,但民眾和企業不肯打開慳囊、債務財赤拖後腿,談何真正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