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變形記:從圖書巨頭到數字先鋒

導語:美國科技博客The Verge今天撰文稱,雖然亞馬遜靠圖書銷售起家,但在這項業務增速大幅放緩之際,該公司非但沒有迴避,反而重點突出這一數據。它的真實意圖在於強調其數字業務的蓬勃發展。在這一過程中,亞馬遜也逐漸從昔日的圖書零售巨頭,成長為數字時代的先鋒企業。

以下為文章全文:

亞馬遜几乎從不提供不帶美元符號的數字。它從未向記者或投資者透露Kindle的銷量,也沒有透露過內部運營狀況的太多數據。“Kindle Fire的銷量高於/低於Nexus 7!”是外界渴求的一個答案,但卻並不是亞馬遜看重的。

耐人尋味的是,亞馬遜在最新季報中特意強調,該公司的實體書銷量增長開始趨於平緩。這可不是隨便一說,而是出自該公司創始人兼CEO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之口:“我們的實體書12月的增長經歷了我們17年圖書銷售歷史上最慢的增速,僅同比增長5%。”這是亞馬遜的老本行。多年以來,正是在該公司的打壓下,全美各地的實體書店紛紛關門大吉。既然如此,亞馬遜難道會對區區5%的增長感到滿意?

貝佐斯之所以強調這個數據,是為了突出該公司在電子書市場的主導地位。貝佐斯稱,亞馬遜的電子書銷量同比增長70%,成為了一項數十億美元的業務。“我們現在正在目睹我們預料之中的轉變。”貝佐斯寫道。亞馬遜和他的用戶都在向純數字方向轉型。

了解一些背景信息同樣有所幫助。2011年,亞馬遜發展電子書已經四年,雖然仍然相對年輕,但卻已經非常成熟,因為亞馬遜已經成為無可爭議的市場領導者。2011年的電子讀器銷量達到歷史峰值,而亞馬遜在其中佔據了可觀的份額。這些電子讀器帶來了大量電子書銷量。對亞馬遜而言,在2012年實現70%的同比增長堪稱一項非凡成就。這表明電子書作為一種媒介不僅已經到來,而且仍有很大的增長潛力。而亞馬遜在開闢新市場的過程中仍有可能繼續成為全球領導者。

以前,亞馬遜的電子書銷量完全源自該公司的Kindle電子讀器。但現在已經不再如此。據市場研究公司IHS和iSuppli測算,2012年的專用電子讀器銷量驟降到1500萬(iSuppli數據)至2000萬(IHS數據)台。與此同時,IDC估計2012年的全球平板電腦銷量為1.223億台,其中部分為亞馬遜Kindle Fire。不僅如此,亞馬遜還針對iPad和其他Android平板電腦開發了Kindle應用,而且兼容各大智能手機和案頭平台。Kindle電子書平台的規模已經遠超Kindle電子讀器。

電子書的增長也幫助亞馬遜改善了其他數字媒體業務。雖然該公司並未披露任何數據或百分比,但卻用“進展很好”來評價非電子書業務。亞馬遜金牌會員“同比大幅增長”,金牌會員在Instant Video中觀看的電影和電視節目同樣增速很快。金牌用戶還購買了更多電影,這意味亞馬遜Instant Video不僅在蠶食Netflix的業務,也在蠶食蘋果iTunes的市場。

不過,亞馬遜還是在財報電話會議上駁斥了“電子讀器走向衰亡”的觀點。該公司表示,其新一代Kindle Paperwhite電子讀器已經供不應求,倘若供應充足,購物季期間本應賣出更多Paperwhite。但很顯然,新Kindle的短缺以及數字視頻選擇余地的爆炸式增長並未阻止人們購買電子書。市面上已經有很多電子讀器,新一代平板電腦也在不斷湧現,既然如此,也就沒有多少理由走出家門專程購買印刷書籍了——即使是從亞馬遜網站上。(鼎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