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處心積慮要TPP起死回生 為的是這4大原因…

安倍處心積慮想讓TPP起死回生。 (圖:AFP)
安倍處心積慮想讓TPP起死回生。 (圖:AFP)

在日本的主導下,除美國外的 11 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參加國 7 月 12-13 日在日本神奈川縣箱根町召開首席談判代表會議,探討美國退出後「復活」TPP 協定的問題。從會談情況來看,在缺少最大經濟體和最大消費市場美國的情況下,各國在協定內容修改上存在巨大意見分歧,日本想要讓 TPP 起死回生的前景相當暗淡。

中新網援引《法制日報》報導,TPP 生效條件為在 2018 年 2 月 3 日前 12 個 TPP 參加國中至少要有 6 個國家完成國內批准程式、且完成批准程式的國家 GDP 總量要占 12 個參加國的 85% 以上。因為美國占 TPP 參加國 GDP 的 60.3%,今年 1 月美國總統川普 (Donald Trump) 簽署總統令宣佈退出 TPP,等於判了 TPP 死刑。

在 TPP 胎死腹中的情況下,日本一直試圖將 TPP 復活。實際上,日本已做好了兩手準備,除通過各種途徑勸說美國重返 TPP 外,日本還做好了拉其他 TPP 參加國獨撐大局的準備。

日本對外界傳遞著一個強烈資訊,即 TPP 可以「死」,但日本企圖力推 TPP 所確立的高標準貿易規則作為今後國際社會構建自由貿易機制的準則會繼續存在。

2015年11月18日,TPP 12個成員國在馬尼拉舉行峰會。 (圖:AFP)
2015 年 11 月 18 日,TPP 12 個成員國在馬尼拉舉行峰會。 (圖:AFP)

日本這麼做不外乎幾個原因:

一、向國際社會標榜其是自由貿易的堅定擁護者,試圖在國際貿易秩序的構建中發揮主導作用。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 2016 年 12 月日本國會參議院批准 TPP 的全體會議召開前曾表示,雖然 TPP 生效的前景不明朗,但將構築公平經濟圈的戰略和經濟意義傳遞給全世界意義重大,顯示了日本想要在國際貿易秩序構建中發揮主導性作用的野心。

二、借 TPP 起死回生對抗美國川普政府與日本算的貿易戰。

高舉「美國第一」的川普上台後不僅批評日本在安保上搭便車,還將批評矛頭指向美日間存在的高額貿易赤字問題,要求美日談判簽署兩國間的貿易協定,以扭轉兩國貿易不均衡問題。

此前,日美間已經建立了由兩國「二把手」彭斯 (Mike Pence) 與麻生太郎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的對話機制,在正式進入談判前,日本先是與歐洲達成了「日歐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 協議,接著又拉其他 11 個 TPP 參加國到日本談「復活」TPP 問題,目的都是為即將打響的日美「貿易戰」準備彈藥。

三、發揮 TPP 在抗衡中國地區影響力上的剩餘價值。

TPP 在啟動之初即被作為美日掌控亞太地區經濟秩序、制衡中國經濟崛起的手段。在 TPP 失敗後,日本在另一重要地區貿易機制「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 的談判中完全不顧及各國國情的巨大差異性,不斷用 TPP 說事,並要求以 TPP 為範本打造 RCEP,這在很大程度上遲滯了 RCEP 的談判和亞洲經濟融合的進程。

最後,TPP 失敗給安倍政府的經濟、外交政策造成了巨大衝擊,安倍試圖借「復活」TPP 逃避批評。

安倍想借復活TPP抗衡川普的貿易戰。 (圖:AFP)
安倍想借復活 TPP 抗衡川普的貿易戰。 (圖:AFP)

自 2013 年正式宣佈加入 TPP 談判到 2016 年 12 月日本國會正式批准 TPP 協議,安倍政府在 TPP 問題上耗費了大量外交、政治資源,美國退出 TPP 使安倍政府的所有付出打了水漂。在此情況下,日本國內輿論重砲抨擊安倍缺乏戰略預測力。下一步,安倍政府「復活」TPP 即使失敗,至少可以起到緩和國內批評的作用。

日本共同社指出,在此次的首席談判代表會議上,澳洲、紐西蘭因瞄準 TPP 生效後擴大對亞洲農產品出口的動機而與日本立場一致,呼籲「最小限度修改條款」,特別是主張維持原有關稅減免水準,確保協定穩定,避免因修改意見不一而使得談判曠日持久。

但馬來西亞、越南等國原計劃借參加 TPP 進入美國市場而在關稅水準、外資限制等問題上作出了較大讓步,在美國宣佈不參加 TPP 的情況下,這些國家希望「收回」這些讓步,重新商談條件。

日本儘管是世界第 3 大經濟體,但無論是經濟體量還是國內市場規模都與美國存在很大差距,在接替美國擔綱領導 TPP 後,日本如何在協議修改中向上述國家提供實惠以展現 11 國 TPP 的吸引力,是 TPP 能否起死回生的關鍵。但從日本的實際經濟狀況看,其顯然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