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馬利歐」主導全球市場基調 影響力超過葉倫
※來源:彭博資訊

馬利歐.德拉吉      (圖:AFP)
馬利歐.德拉吉 (圖:AFP)

歐洲央行總裁馬里奧 · 德拉吉(Mario Draghi)已經成為全球中央銀行家中最核心的人物。

最近的全球債券市場下跌或許有聯儲會 6 月加息的原因,但實際上在德拉吉表示歐洲通貨再膨脹力量復甦之後跌勢才開始加劇,因為這一表態導致投資者懷疑,他將很快縮減債券收購規模,並在某個時候提高基準利率。

貝萊德表示,現在德拉吉的話比聯儲會主席珍妮特 · 耶倫更有份量。高盛資產管理公司則指出,德拉吉才是引發債券市場潰敗的真正罪魁禍首。互換利率、殖利率曲線、匯率表現和投機性倉位數據,也都說明歐洲央行在全球貨幣政策緊縮行動中的重要角色

「過去兩周,我們看到市場心態發生了切實的轉變,而且你可以說,德拉吉第一次談到以某種方式退出寬鬆政策的必要性引發了這種轉變,」高盛資產管理的歐洲、中東和非洲執行長 Andrew Wilson 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表示。

(圖取自彭博)
(圖取自彭博)

根據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總回報指數,債券投資者上周遭受 6810 億美元損失,是唐納德 · 川普大選勝出之後 11 月中旬以來的最大單周跌幅。大部分的跌幅是德拉吉態度變化、進而法國國債拍賣結果疲軟引發德國國債暴跌所導致的。

事實上,一段時間以來,債券市場已經發出信號,表明歐洲已經走到確定市場基調的最前沿。今年 5 月份,德國殖利率曲線趨陡並超越了美國國債殖利率曲線,為 2012 年以來首次。

(圖取自彭博)
(圖取自彭博)

也許最戲劇化的轉變是,自從德拉吉講話以來,遠期交易顯示市場預計歐洲央行明年將把存款利率上調兩次,每次 10 個基點,而直到 6 月中旬之前,市場還預計沒有加息可能性。

歐洲央行從現在到今年年底之間的行動,將會比聯儲會產生更大的影響,」貝萊德的亞洲信貸負責人 Neeraj Seth 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表示。

(圖取自彭博)
(圖取自彭博)

至於聯儲會,市場定價表明在未來一年有一到兩次加息,比 12 月以來的節奏有所放緩,也不及聯儲會自己的預期。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