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湧入新興市場債市 尋找這二種投資機會

美國總統川普引發「政盪」後,市場恐慌情緒急遽攀升,但相較美國政治面紛擾,許多新興國家政治穩定、且朝改革開放的方向邁進,因此新興市場投資機會愈來愈獲得投資人重視,尋找其高息和匯兌雙重機會,特別是對具備高殖利率優勢的新興國家當地債市,偏好度大增。

依據摩根大通於 4 月投資人研討會所進行的調查顯示,受訪者預期今年剩餘時間表現會最好的資產類別依序為新興國家當地債 (看好比重 30%)、新興股市 (23%)、國際股市 (歐日,19%) 和新興國家強勢貨幣債 (11%)。

全球投資人對於新興市場債市的偏好也直接反應於資金流向上,根據 EPFR 統計,今年以來截至 5 月 10 日當周,資金已連續 15 周湧進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且過去 10 周中有 7 周單周淨流入金額逾 20 億美元。

另一方面,由國際金融協會 (IIF,5/1) 統計,外資 4 月流入新興國家債市資金達 138 億美元,已連續 3 個月是逾百億的流入規模。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副總經理羅尤美指出,今年以來資金已重返許多評價面便宜的新興市場債匯市,主要著眼點在於許多有利於新興市場正面發展的趨勢產生,評估目前資金回流尚在初步階段,以過去幾年新興債匯市歷經修正後的廉價水準來看,顯示未來仍有很多的彈升空間。

然而,要注意的是,並非所有新興市場都具有同樣的基本面狀況,尤其今年國際變數仍多,加上美國聯準會除了繼續升息路徑,也將有縮減資產負債表的緊縮政策,新興國家唯憑藉當地政治和經濟改革契機或是評價面便宜者,才較具有防禦外在衝擊的能力。

在各新興市場中,拉丁美洲的投資機會是最大亮點,主因是巴西和阿根廷已自民粹政策回歸於正統政策,採行正統政策的拉美國家,將可享受資產的風險溢酬降低、資本利得增加的機會,再加上通膨下降,財政狀況改善環境等等基本面趨勢轉折,此皆有利於後續債市與匯市表現。

至於墨西哥貨幣披索則是最被低估的金融商品,市場擔心美墨兩國經貿關係恐不利披索走勢。然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也許僅某些條件重談或修改不符時宜的條款,預期美墨貿易不會終止,美國的出口需要自墨西哥的進口,兩國貿易存有龐大利益,墨西哥披索顯然遭過度賣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