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2T到P-3C 反潛機的故事(下集)
※來源:中廣新聞網

繼續請聽記者李人岳製作的新聞專題:「從 S-2T 到 P-3C 反潛機的故事」(下集)

空軍 S-2T 型反潛巡邏機,披著特殊的藍綠相間海洋迷彩,加上機頭漆繪著鯊魚嘴,每次基地開放時,往往總是吸引民眾的目光。雖然有著特殊和古典的外型,不過 S-2T 的任務卻一點也不輕鬆,由於主要對手是躲在水下、來去無蹤的潛水艇,34 反潛中隊長方涵芝中校以「海底撈針」和「瞎子摸象」來形容反潛作戰的困難程度,空軍反潛作戰大隊大隊長徐善治強調,反潛任務就更著重前艙飛行員和後艙偵潛官的合作與默契。徐善治說,反潛機最主要的功能並不是在前艙的飛行,是在前後艙的組員協調:『包含大範圍用聲納浮標、用雷達來搜索,近距離用磁針儀 MAD 和主動聲納浮標的精準定位,這幾個裝備要由後艙做結合,後艙再與前艙連繫,然後由前艙主導整個戰術。』

方涵芝指出,反潛作戰要成功,首要就是必須蒐集週邊海域的完整水文資料。其次,來自國內外的各種情資,也十分重要。方涵芝形容:『如果沒有情資,我們就真的是瞎子摸象、海底撈針!因為我們沒有一個方向。可是我們還是有我們自己從以前到現在蒐集的一些資料,包含水文的資料、水深、台灣周遭的海底地形,我們自己可以研判潛艦最有可能出沒的地方和比較不可能出沒的地方在哪裡,我們依照從以前到現在獲得的一些資訊,不管是國際的、自己的、曾經發現的、自己判斷的,這些綜合起來,我們就可以自己去研判潛艦可能會出現在哪裡。』另一方面,反潛人員的專業訓練也不可少,徐善治形容,過去反潛機部隊的作風是「師父帶徒弟」,如今從美國接機的 P-3C,則有一整套 SOP。徐善治說:『S-2T 其實技令只有 1 本,也很簡單,所有的教學都是土法煉鋼,就是師父教徒弟,每個人學的方式都不太一樣。但現在的 P-3C 不是,現在的 P-3C 就是有程序、有規則、有操作方式,這些都是在一定規範和紀律下執行。』

相關官員舉例,S-2T 的副駕駛還必須兼任戰術協調官,負責蒐集後艙偵潛官來自各式偵潛裝備的資訊與研判建議,提供正駕駛下一步行動的參考,由機長作最後決策;P-3 則是在後艙就設有戰術協調官,蒐集種資訊後,指導前艙的機組員如何飛行。另一方面,由於 P-3C 的航程遠,巡邏範圍大,偵搜資訊量大,所需要的支援資料庫,和 S-2T 相比,都將不可同日而語。

徐善治說,比起 P-3C,雖然 S-2T 的座艙沒有空調,飛起來總是「冬涼夏暖」,機艙也總是擁擠狹窄,往往兩、三個小時飛行中不能上廁所,不過他還是對即將除役的老鯊依依不捨。徐善治回憶:『我唯一一次有很深的感觸,就是飛機在棚廠旁邊要被夾掉 (解體) 的時候,我站在旁邊看,我們看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感受特別深刻.... 然後我們在那邊大概站了 10 分鐘,轉頭就走.... 因為看不下去.... 你會覺得.... 以為沒有什麼寄託、沒什麼感情因素,但是當你在那個時刻的時候.... 你會覺得特別感傷.....』。方涵芝也說,從軍校畢業至今 20 年,飛的都是 S-2T,彷彿整個軍旅生涯都和這飛機在一起,這時的感受其實特別複雜。方涵芝說:『我高興的是我能陪她走到最後,然後也看到新飛機回來了,這也是我很高興的地方,可是我不捨的是,以後我看到她可能真的要到軍史館了.... 我只能說,要看到她這樣子汰除.... 但是時間到了、機齡老舊這都是事實..... 新飛機進來也是勢必一定會銜接的事情,只是時間早晚..... 這情緒其實是有點複雜....』

S-2 家族在中華民國服役整整 50 年,其實無論在空軍或海軍,都屬於 "少數民族",更由於反潛作戰的特性,這個機隊總是默默、低調的,為維護台海週邊的安全執行任務,如今即將交棒,仍然值得在空軍及海軍的歷史記上一頁。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