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通”真的來了 初期先開“北向通”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張壽林每經編輯賈運可

繼全國兩會期間李克強總理表態今年試行 “債券通” 後,日前這一計劃有了實質性進展。5 月 16 日,央行和香港金融管理局(以下簡稱香港金管局)聯合公告,同意開展 “債券通”,並公開了實施細節。其中,初期將先開通“北向通”,香港及國際投資者通過這一機制安排可投資於內地債券市場,未來將適時研究擴展至“南向通”。“北向通” 沒有投資額度限制。

華安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徐陽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放眼全球,美國、歐洲、英國、日本的國債收益率都處於低位,在高級別(信用等級)的國債當中,中國國債收益率應該是最高的。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國債最具投資價值,“債券通” 有利於吸引國際資本流入中國。

為 “南向通” 積累經驗

對於為何先開展 “北向通” 交易的問題,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債券通”是內地與香港兩個債券市場兩種交易結算制度的對接,涉及到兩地交易、結算等多家金融基礎設施平台,在技術和實施要求等方面存在一定的複雜性和挑戰。本著分步實施、穩妥推進的原則,紮實做好 “北向通”,可以為未來“雙向通” 積累經驗。

聯合公告顯示,“北向通” 遵守現行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對外開放政策框架,同時尊重國際慣例做法。“北向通” 投資者和交易工具範圍均與央行相關公告規定的範圍保持一致,通過兩地基礎設施機構之間合作互聯,境外投資者可以更加便捷地投資內地債券市場、配置人民幣資產和進行相關風險管理。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債券通”正式啟動時間目前尚未明確。對此,聯合公告稱,香港與內地基礎設施機構應當按照穩妥有序、風險可控的原則,積極推進 “債券通” 的各項準備工作,在完成相關規則和系統建設、回應市場參與者實際需求、獲得相關監管許可及其他所有必需的工作準備就緒後,正式啟動“債券通”。

對於推動 “債券通” 的意義,前述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

第一,有利於鞏固和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債券通” 以香港為節點,連接起中國內地與多個不同經濟體市場與投資者,可進一步強化香港在金融市場對外開放中的橋頭堡地位,有利於增強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中的競爭力,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第二,有利於加強內地和香港合作。“債券通” 的推出,將促進兩地在監管執法合作、投資者保護、金融市場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等方面緊密溝通、加強協調,實現雙贏甚至多贏效果。

第三,有利於我國金融市場擴大對外開放。債券市場開放是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重要內容。當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人民幣已進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 (SDR) 貨幣籃子,未來將有更多人民幣資產配置的需求。“債券通”將會進一步豐富境外投資者的投資渠道、增強投資者信心,有利於在開放環境下更好促進國際收支平衡。

儘管有如此多的好處,但央行相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實施 “債券通” 可能在跨境資金流動、投資者保護與市場透明度、基礎設施互聯、跨境監管執法等方面面臨一定風險與挑戰。為應對這些風險和挑戰,將主要採取三方面的應對措施:

一是分步實施。現階段實施 “北向通”,未來根據兩地金融合作總體安排適時開通 “南向通”,影響總體可控。

二是完善相關製度安排。初期擬採用成熟市場普遍採用的做市機構交易模式,可以有效降低境外投資者的交易對手方風險,在市場發生波動時亦可較好地吸收流動性衝擊、穩定市場。同時加強基礎設施管理,制定穩健合理的系統連接安排。

三是深化監管與執法合作。央行一直與香港金管局等監管部門保持緊密溝通,下一步擬簽署監管合作備忘錄,“債券通” 實施後兩地監管當局將在信息共享、聯合執法等方面進一步密切合作。

專家:有助於吸引國際資本

數據顯示,截至 2017 年 3 月末,我國債券市場託管量達到 65.9 萬億元,位居全球第三、亞洲第二,公司信用類債券餘額位居全球第二、亞洲第一。其中,銀行間債券市場產品序列完整、交易工具豐富,已成為我國債券市場乃至整個金融市場的主體。

我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程度也不斷加深。

2016 年央行發布 3 號公告,進一步拓寬了可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境外機構投資者類型和交易工具範圍,取消了投資額度限制,簡化了投資管理程序。截至目前,已有 473 家境外投資者入市,總投資餘額超過 8000 億元人民幣。與此同時,彭博、花旗等國際債券指數提供商先後宣布將把中國債券市場納入其旗下債券指數,表明國際投資者配置人民幣資產、投資內地債券市場的需求不斷增強。

對於內地為何選擇與香港聯合推動 “債券通”,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內地與香港金融市場始終保持良好互動,聯繫不斷深化,具備較好的合作基礎,目前已有近 200 家在港金融機構進入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投資。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擁有與國際接軌的金融基礎設施和市場體系,許多國際大型機構投資者已經接入香港交易結算系統。在此背景下,以兩地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實現內地與香港 “債券通”,是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發展、推動內地和香港金融合作的重要舉措。

“據我所知,很多國際資金都希望能夠投資中國債市,尤其是中國的國債。”徐陽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全球主流央行的貨幣政策來看,美聯儲連續加息,而且很可能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開始縮表;歐洲今年最大的政治不確定性已經消除,法國大選沒有飛出 “黑天鵝”,歐洲央行可能在不久的將來縮減國債規模,也就是進入緊縮週期。這將會加速資金回流發達經濟體,尤其是美國和歐洲。“債券通” 推出後,將會有效地分流那些流向美國和歐洲的資金。

相對而言,收益更高的應該是內地債市。但徐陽表示,香港的債市也具備配置價值,因為港幣緊盯美元,隨著美聯儲政策不斷收緊,美元指數還會走強,港幣的升值空間也是存在的,所以配置香港債市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投資者可以對 “南向通” 保持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