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選牽動油價?德黑蘭市長退選 拱拉伊西挑戰魯哈尼

德黑蘭市長加利巴夫周一宣布退選,支持保守派候選人拉伊西挑戰角逐連任的改革派總統魯哈尼。  (圖:AFP)
德黑蘭市長加利巴夫周一宣布退選,支持保守派候選人拉伊西挑戰角逐連任的改革派總統魯哈尼。 (圖:AFP)

伊朗總統選舉即將於周五 (19 日) 舉行,德黑蘭市長加利巴夫 (Mohammad Bagher Ghalibaf) 周一 (15 日) 突然宣布退選,讓強硬派選民集中支持具影響力的保守派候選人拉伊西 (Ebrahim Raisi),挑戰角逐連任的改革派總統魯哈尼 (Hassan Rouhani)。

《星島日報》報導,加利巴夫在聲明中稱,為增加拉伊西的支持率,他退出總統選舉。加利巴夫過去兩度競選總統,均告落敗。拉伊西則被視為很有機會接替哈梅內伊 (Grand Ayatollah Seyyed AliKhamenei) 擔任伊朗最高領袖。如果他成功當選總統,接掌伊朗最高領袖之位的機會將大增;如果敗選,機會可能變渺茫。

加利巴夫表示,現在最重要的是必須維護人民、國家及革命的利益,要達到此目標,便要改變目前形勢。他說:「我們應該作出關鍵決定,團結革命陣線,我要求全國各地所有我的支持者,支持我尊敬的兄弟拉伊西,讓他得以成立一個有作為、有尊嚴的政府。」

由於伊朗缺乏可信的民調機制,加上拉伊西過去未角逐過總統,因此難以估計他的支持度。但根據海峽網報導,目前民調顯示,在 5 月 19 日的首輪投票中,魯哈尼仍將贏得 42% 的票數領先出線,而拉伊西則將以 27% 的得票率緊隨其後。

如果不出意外,雙方將進入第二輪一對一決勝選舉。而拉伊西能否最終挑戰成功,取決於他屆時能否把分散的保守派選票再重新聚集到手。

稍早,兩奪奧斯卡金像獎的伊朗導演阿斯加法哈迪 (Asghar Farhadi),周日宣布支持魯哈尼角逐總統連任。他說:「我會投票給魯哈尼。」

魯哈尼試圖重建與西方之間的關係獲得廣泛支持,尤其與世界強權達成核協議,解除眾多制裁,但許多伊朗人對他未能重振經濟大失所望。

伊朗選舉受到嚴格控制,在登記的 1630 人中,憲法監護委員會只准許 6 人參選總統,沒有女性。由於加利巴夫退選,現時只剩 5 五名總統候選人。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大選進入關鍵衝刺期,該國面臨的微妙外交與經濟局面,也會反過來對其內政產生影響。

上周三 (5 月 10 日),哈梅內伊在罕見地露面發表講話中警告,在即將舉行的大選中,要警惕外部敵對勢力干擾大選,製造不穩定。弦外之音,意指除了美國之外,就是其在中東地區最重要的盟友沙烏地阿拉伯。

5 月初,沙烏地實際掌權者薩爾曼王子 (King Salman) 公開抨擊伊朗,指伊朗在中東事務上野心太大,沙國在忍無可忍時,可能選擇採取「先發制人」的手段對伊朗進行打擊。

伊朗立刻回擊,稱一旦沙國輕舉妄動,伊朗除了麥加和麥迪那「兩聖地」之外的各處都會淪為火海。

鑒於此後的石油輸出國組織 (OPEC) 例行會議將會在伊朗兩輪大選之間的間隔期召開,伊朗代表屆時的表態也會變得更加微妙。

而目前沙烏地阿拉伯及俄羅斯或已點頭,同意延長 OPEC 的原油減產協議至 2018 年,那麼伊朗是尚未同意支持減產,油價週一 (15 日) 出現大幅走高,終場大漲 2.11% 以 48.85 美元作收,創下近兩週以來新高。

紐約輕原油 (WTI) 日線走勢圖 (今年以來表現)
紐約輕原油 (WTI) 日線走勢圖 (今年以來表現)

這次大選,如果強硬派在首輪選舉中得勢,那麼美伊、沙伊的前景將更加難以預估,在此狀況下,伊朗就更不願意慷自身之慨來為宿敵謀利,迫使該國放棄「豁免權」加入減產大軍,可能難於登天。

而主打經濟牌的挑戰者拉伊西,也可能會在此後效仿哈梅內伊,把更多的問題推到外部世界,尤其是美國和沙國的「陰謀」之上,以贏取更多在低油價壓力下生計日蹙的民眾的共鳴。

若伊朗和沙烏地等國在短期內的分歧更大,則在減產協議事實破產的狀況下,國際油價將繼續承壓。但如果伊朗強硬派新政府上任後與美歐的關係再度惡化,令制裁禁運行動重啟,那麼油價就將掉頭扶搖之上。

伊朗總統選舉定於 2017 年 5 月 19 日舉行。得票超過 50% 的候選人將當選總統。若候選人得票率均未超過 50%,則將進行第二輪選舉。

(圖:AFP)
(圖:AFP)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