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中國的野望將把世界帶往何處?

關於「一帶一路」,中國應該思考的更微觀一些。(圖片來源:AFP)
關於「一帶一路」,中國應該思考的更微觀一些。(圖片來源:AFP)

關於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一切都很大 - 從投資規模到參與峰會的嘉賓名單皆然。為了提高成功的可能性,中國應該思考的更微觀一些。

誠然,增加從亞洲到歐洲的能源建設和交通基礎設施的這一設想,的確是有其必要。在「一帶一路」計劃中所經過的沿線國家大多都處於貧困的處境,而且極需現代化的道路,鐵路,港口和發電廠。同時,中國對於未來能源取得的道路,以及過剩的產能皆讓此計劃帶有濃厚的地緣政治考量。

對於中國,以及各參與國家的風險在於,膨脹的野心可能會削弱計劃成功的機會。阻礙亞洲的基礎設施發展的原因並不是缺乏資金,而是缺乏可行的項目。不可避免地,正如在中國內部一樣,基於政治動機的貸款將會產生更多的「大象」,使地主國負擔不起負債,而被債務一腳踩垮。

一些策略家可能會將這些損失歸結為中國為了穩定,以及拉攏週邊國家所付出的成本。但這些費用可能會是中國的不可承受之重。惠譽評級 (Fitch Ratings) 已經警告銀行資產負債表的風險不低。

不過,中國希望藉由大量的商品出口和投資重大發展的模式緩解國營企業效能低下的壓力,以改革和減少產能過剩。然而中國為了阻止資本流出和持有儲備以加強人民幣資本,因此對於中國來說,沒有任何的銀彈可以浪費。

而且,也沒有可靠的理由認為建設更多的道路和管線將達到中國的遠大目標,即促進經濟增長,從而促進政治穩定。然而,對於開發地的人民來說,這些建設將讓他們被遷離家園,生態環境被破壞,畢竟大部份的東南亞與中亞國家之法治基礎並不健全,對於財富重分配與貪汙管制的法律觀念還未形成共識,貧富懸殊加深,這將燃起當地民眾的反華情緒,導致當地的破壞攻擊。

中國在處理問題時有一種歷史性的偏好,這習慣源遠流長,很少提出關於治理的問題,而是直接要求對方接受,不過,這可能導致當地公民的憤慨,用這種方式處理問題,未來的問題恐怕將會更棘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