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巴菲特的一場10年賭約... 輸了也值回票價

(圖:AFP)
(圖:AFP)

主動型的對沖基金和被動型的標普 500 指數基金的績效,到底孰優孰劣?過去 10 年來,已分出高下,在對手提前認輸下,巴菲特在這場 10 年賭約中,確定贏得百萬美元的賭注。

當年唯一接下巴菲特戰帖的是 Protégé Partners 創始人兼執行長 Jeff Tarrant,儘管派出代表 Ted Seides 輸了這場比賽,但 Tarrant 則認為,這場比賽實際上收穫可多了。

10 年前,巴菲特為了突顯對沖基金的收費過高,除了 2% 的管理費外,還加收 20% 的表現費,但在實際的績效上,卻無法長期戰勝標普 500 指數,於是公然向對沖基金下戰帖,一較高下。

Seides 接受了這項挑戰,選擇 5 檔基金,從 2008 年 1 月 1 日到 2017 年 12 月 31 日,和標普 500 指數的表現進行為期 10 年的競賽。

對沖基金的表現遜於許多指數
對沖基金過去 10 年的表現遜於許多指數。(圖:Bloomberg)

儘管 Seides 今年 5 月初已公開提前認輸,但截至 2016 年年底的 9 年當中,Protege Partners 的投資還是獲得了 22 萬美元收益,其指數基金更帶來了 85.4 萬美元收益。

更重要的是,在這 10 年中,Tarrant 成了巴菲特的「飯友」,多次共用午餐和晚餐。要知道,去年和巴菲特共進午餐在網路上標得的價碼是 346 萬美元,光是這點,就讓 Terrant 感覺大贏特贏了。   

此外,巴菲特和 Protégé 分別出資約 32 萬美元購買了合計 64 萬美元的零息美國國債,將在 10 年賭約到期後捐贈給慈善單位,期間抵押轉換成等值的股票後,目前這筆抵押資產已經升值超過 170 萬美元了   。

再說,就算代表對沖基金披戰袍而輸了這場打賭,再次讓巴菲特在今年股東會上抨擊對沖基金的高收費、低績效,但是那又如何?巴菲特還不是雇用了 2 位對沖基金經經理 Todd Combs 和 Ted Weschler 來管理公司,Tarrant 認為,這也就是間接認同了對沖基金的操作模式。


延伸閱讀